「哈哈哈哈,禹哥哥還會尿褲子啊,小軒都不會。」

「是啊,忒羞羞臉了,還是一次……」

……

等白墨禹逛了一圈回來,就見到一大一小兩個人正聊的起勁呢。

「唉」

白墨禹在心裡嘆了一口氣,心累,等這次回去,還是扔回給自己大舅吧。

他算是看出來了,他家表哥就這智商了。

也不知道他這算不算找到同伴了?

白墨禹在心裡忍不住地吐槽到。

「咳咳……你們倆在說什麼呢?」

白墨禹故意咳了一下,他怕他再不出聲,吳君瑞這小子會把他小時候穿開襠褲的事都要說出來了。

他就沒見過像他表哥這麼八卦的男人,整天帶著個鏡子不說,還特別愛穿那些鮮艷的衣服,要不是大舅怕他養歪了,也不會把他扔到自己的身邊,這次回去一定要扔回去。

兩人聽著聲,脖子一縮,都不敢再講下去了。

白墨禹看了看轉過頭來一臉驚恐的兩人,嘴角扯了扯,露出一個自認為很溫柔的笑容道:

「小軒,你知道怎麼出去嗎?」

他真的有點怕這個笑的怪怪的哥哥,往吳君瑞身邊縮了縮,才回答道:

「我也不知道。」

說完又縮了回去。

白墨禹聽了皺起了眉頭,想了會,似乎是明白了,所以低頭又看向小軒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要你姐不帶我們出去,那我們就得永遠呆在這個地方,對嗎?」

小軒有點聽糊塗了,但大概意思能明白,所以還是點了點頭道:

「嗯!我每次都這樣。」

白墨禹的眉頭一直沒有舒展開,他並不覺得丫頭會害他,但是他不放心丫頭一個人在外面,這麼冷的天,萬一要有個什麼事,他能幫忙的機會都沒有。

還有,他怕這膽大的丫頭趁一個人在,偷偷跑去找墨一他們。

這是他絕不允許發生的事。

抬頭瞪了吳君瑞一眼,都怪這傢伙沒事要洗什麼澡,不然丫頭也就不會一個人出去了。

被瞪得一臉懵逼的吳君瑞,看到他家表弟這個表情,覺得自己要涼涼。

所以趕緊拉著一臉茫然無措的小軒趕緊撤。

奔赴山野 再不撤,他怕自己屍骨無存。 林天成理都不理,靠在一棵大樹上面休息。

幸虧已經到了晚上,他還有6個電,能夠帶冉冬夜等人離開,否則的話,恐怕真要在陸影面前低頭。

畢竟,如果冉冬夜等人性命攸關,那麼就算林天成再不願意和陸影糾纏不清,也會做出讓步的。

看見林天成沒理會自己,陸影也知道她讓林天成傷心失望了,便用求助的目光去看其他女孩。

雖然冉冬夜心裏面略微有點不情願,但現在可不是講究那麼多的時候,她對林天成道,「教官,陸隊長已經知道錯了,如果方便的話,你就幫陸隊長提升一下實力吧。」

「不方便。」林天成斷然拒絕。

看著陸影自責的樣子,佟寶兒也於心不忍,「教官,陸隊長已經為她自己犯的錯誤付出了代價,你經常教導我們,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我相信陸隊長會吸取教訓的。」

林天成道,「不是我不幫助她提升,我已經給過她多次機會。你們都不要再說下去了,誰求情都沒有用。」

看見佟寶兒還要說什麼,林天成又道,「我也不是鐵打的,現在沒有那個精力。」

泥菩薩尚有幾分土性子,更何況是人。因為陸影一意孤行,導致穆紅妝幾人受傷,如果不是邪惡分子想要活口,恐怕『國刃』已經不復存在。

聽到林天成這麼說,大家就乖乖閉上嘴巴。

昨天白天,林天成都在旅途當中奔波,晚上也星夜兼程趕路,還不辭辛苦幫周雨萌和佟寶兒穩定修為,今天白天又經歷了一天苦戰,林天成現在的身體確實吃不消。

看見林天成一點機會都不給自己,陸影心中不甘。

都是因為她才導致現在這個地步,如果她再不能為大家做點什麼,她就算死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一咬牙,陸影隨手拔出佟寶兒身上的手槍,槍口指著林天成。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陸隊長。」

「陸隊長,你在幹什麼,快把槍放下……」

陸影沒有理會他人,只是看著林天成,「教官,對不住了,我知道你現在很辛苦,不過現在生死關頭,只能再辛苦你一下,只要能夠脫離危急,你可以親自送我上軍事法庭。」

林天成只是笑笑,不予理會。

別說他是所有人的主心骨,其他人還要靠他力挽狂瀾,就算不是,陸影也不至於開槍的。

陸影道,「教官,別逼我。我真的會開槍的。」

見林天成還是不理自己,陸影突然用槍指著自己的太陽穴,悲痛道,「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不相信教官,更不應該違抗軍令,造成這樣的後果我難辭其咎。既然我實力不濟,幫不上忙,我也不要成為你們的負擔。」

林天成知道陸影不會對他開槍,但今天陸影遭遇了很大的刺激,犯傻還是有可能的。

他站起身,低聲呵斥,「陸影,你這是幹什麼。你沒必要提升實力,我有把握帶你們離開。」

陸影搖了搖頭,臉上寫滿決絕,「如果教官不幫我提升實力,我就死在你面前。」

林天成是不是能夠平安帶大家離開,陸影不知道,但她一定要為『國刃』小隊盡自己的力量。

林天成沒想到陸影會這樣,「陸影,別衝動,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你放下槍,我可以答應你。」

陸影並不放下槍。如果她放下槍,以林天成的實力,想要制伏她輕而易舉。

她手指微微用力扣動扳機。

這下不要說其他人,就連林天成都格外緊張起來。

陸影現在的情緒相當激動,如果手輕輕抖動一下,後果不堪設想。就算他有360殺毒,也沒有辦法起死回生。

林天成急忙道,「我已經答應你了,只要你放下槍,我就幫你提升。」

陸影依舊用槍指著自己的腦袋,「萌萌,你幫我把教官困起來,放心,我不會傷害教官的。」

周雨萌猶豫著沒動身。

林天成道,「萌萌,還站在那裡幹什麼,按照她說的做。」

在陸影的吩咐下,周雨萌把林天成綁了個嚴嚴實實,並且把林天成帶到了一棵灌木的後面。

在周雨萌離開后,陸影放下槍,用充滿歉意的目光看著林天成,「教官,我知道我錯了,我也知道你現在很辛苦,希望你能原諒我的自私,等回到軍營,我任你處置。」

說完,陸影開始去解林天成的衣服。

林天成道,「陸影,你聽我說,就算你現在不提升實力,我也有把握帶你們離開的。你不能這樣對我,我可是你的教官。」

「教官。對不起!」

雖然邪惡分子應該是要留他們活口,但戰場上的事情瞬息萬變,陸影已經下定決心,不再遲疑。

在解開林天成的衣服后,她又解開自己的衣服,自己的身體主動朝林天成的手上靠,讓林天成給她按摩。

佟寶兒和周雨萌負責警戒。

穆紅妝奚文倩冉冬夜三人有傷在身,正在休息。

每個人都各懷心事。

約莫半小時后,聽到不遠處傳來陸影一聲痛呼,大家都知道,林天成已經被迫給陸影施針。

佟寶兒和冉冬夜是可以理解林天成的。

就算是周雨萌,穆紅妝,奚文倩三人,也覺得林天成今天是受了委屈,心中對林天成更加敬重起來。

灌木叢後面。

陸影已經主動讓林天成施針,雖然這還是她第一次接受這樣的施針,但擔心實力提升不夠,她還是忍痛咬牙,持續地讓林天成施針。

每當林天成不行了,陸影都會想辦法讓林天成繼續,足足一個多小時過去,直到她確定林天成短時間內再也無能為力,陸影這才放過了林天成。

陸影沒有急於幫林天成鬆綁,只是道,「教官,我知道我剛剛的行為對你很不尊重,也給你造成了很大的傷害,我再怎麼樣解釋道歉都沒有意義,如果能夠活著離開,只要你肯原諒我,你以後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林天成道,「你先放開我。」

陸影遲疑了下,一咬牙,「不行。你先休息一下,等下還要繼續幫我施針。」

…… 聽到陸拾川的話,陳念安盯着陸拾川看了足足五分鐘。

「你該不會又打了什麼奇奇怪怪的小算盤吧,難道是想藉著去電商部的機會,在我的朋友們面前故意毀我名譽?」

兩人互換已經不是第一天了,陳念安知道陸拾川私心裏對電商還是有很多偏見的。或許不能說是偏見,只是他站在決策者的角度思考慣了,根本無法同理基層電商的一些操作。這樣的人居然主動提出要回到電商組,不得不讓陳念安多心。

「抖動平台項目已經到了尾聲,不管蘇清再怎麼矯情對這部劇的進度都不會有太大影響,我已經完成了這一部分的工作。我仔細想了想你那天說的有道理,這是你的人生,我只是過客,理應配合你的生活節奏,這樣在未來換回來的時候,才能最低限度的減少彼此的麻煩。」

陸拾川說地正義凜然,聽的陳念安一愣一愣的,「你能有這樣的想法我自然是很開心,如果你真的想要配合我的生活節奏,不然考慮考慮先從我家搬出去?咱倆共處一室,已經給我帶來了很大的麻煩。」

「準確地說,那是我家。」

「以前是你家,現在是我家,我們也要適當尊重客觀事實規律。」

說完,陳念安轉了轉眼珠子,「如果你是在愁房租的事兒,我可以給你漲工資。」

幫現在的陸拾川漲工資,就是在幫未來的自己漲工資,陳念安覺得自己機靈極了。

最後,小算盤在陸故之直勾勾的眼神中敗下陣來,陳念安摸了摸無趣的鼻子,「你提的要求我已經知道了,等沈燃那邊的IP方案確定之後,我會慎重考慮將團隊給你,你協助配合的。」

「我並不打算接手沈燃的後續工作。」

「那你想幹什麼。」

陸故之想了片刻,「繼續擔任一組組長,並且可能需要重點帶一下貝兮兮。」

氣氛就是從這一刻開始變微妙起來的。

一時間,陳念安的腦海中湧現出千萬種猜測,看着陸拾川的眼神也發生了強烈的變化。千頭萬緒最後化成了一句,「沒看出來,你這人挺悶騷。」

陸拾川:「?」

「收起你腦子裏雜七雜八的想法,貝兮兮是唯一以吃播帶貨的主播,不跟同部門其餘類型的主播相比,與其他公司的吃播相比排名你自己心裏大概也有個數。最近一段時間貝兮兮的情緒並不高漲,我來之前看了她的直播數據,今天甚至只有58個人創了歷史新低。」

「58個人是什麼概念。」陸拾川往上抬了抬嘴角,「人緣稍微好一點的路人甲開個直播,都比這個流量大。我是商人,不是散財童子,在這樣的情況下,你覺得我會允許她仍舊在公司?」

「我前段時間一直去兮兮的直播間,給她帶了點流量,現在怎麼會只有58個人。」

陳念安掏出手機,翻找貝兮兮的直播想要看一下回放,「既然你已經萌生了辭退她的念頭,現在又為什麼來和我說自己要帶她。」

「因為她是你的朋友。」

陸拾川不想承認是那日陳念安的話影響到了自己,讓他萌生了真正走入陳念安世界的想法。

「你現在是總裁,我辭退貝兮兮必須要經得你的同意,既然這樣我又何必多此一舉。」

「瞧把你能耐的。」

陳念安點開直播視頻,皺眉看了幾分鐘,「兮兮狀態確實不對,我有點擔心她。我和兮兮玩得比較好,現在我的身份也確實不能表示過多的關心,那我就暫且拜託你幫忙了解一下情況。」

「你負責心靈spa就可以,直播就不用你負責了。」

倩冉 說完嘟囔了句,「對直播什麼都不懂的小白居然還大言不慚的說要帶別人,嘖。」

被耳尖的陸拾川聽到,冷笑,「敢不敢打個賭,如果我帶貝兮兮業績翻倍,你就答應我一個條件。反之,我答應你一個條件。」

陳念安耳朵立刻豎起來,「什麼條件都可以?」

「自然。」

這個便宜不佔白不佔。

「不過現在兮兮底數太差,翻倍也不過是從58漲到116,有什麼挑戰。」陳念安像只偷腥的貓眯起狡猾的雙眼,「給你一個月的時間,貝兮兮在這個期間的帶貨量如果能擠進部門的前十名,那麼我就答應你一個條件。」

貝兮兮子安在排名倒數,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能衝到前十位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吃播和其餘短平快的直播方式不同,它比較考驗主播的溝通能力,帶貨的方式也非常注重技巧。兮兮就是屬於那種雖然可愛,但是不太會跟粉絲交流互動的類型,大多數時間都是愉悅的用餐。

陳念安其實非常了解貝兮兮的個性,過去她也試着讓女孩改變風格,只是效果並不理想。後來忙於種草電商與三拾科技公司併購事宜,這件事就耽誤了下來。

她不相信自己沒能做成功的事,陸拾川能做到。

到時候她是讓陸拾川給自己升職加薪好呢,還是讓對方跟自己做一個月的小跟班叫她爸爸好呢,想到那時候陸拾川的表情她就覺得萬分期待,嘴角不由露出了癲狂的笑容,見陳念安看着自己又趕緊收斂,裝模作樣地說了句「你放心,我也會盡量幫你,用我優越的直播賬戶去為兮兮拉票」。

Leave a Comment

https://linkmycontent.com/wp-content/uploads/situs-judi-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threeguru.com/wp-content/uploads/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www.padslakecounty.org/wp-content/uploads/rekomendasi-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sandpointmedspa.com/wp-content/uploads/bocoran-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ihmcathedral.com/wp-includes/daftar-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irisprojects.com/daftar-judi-slot-online-jackpot-terbesar/

www.techeasypay.com/slot-gacor-online-gampang-menang

https://www.clinicavalparaiso.cl/kumpulan-situs-slot-gacor-terbaik-gampang-menang-resmi/

https://www.forumartcentre.com/wp-includes/slot-gacor/

https://lawschoolsecretstosuccess.com/wp-includes/slot-gacor/

http://threeguru.com/wp-includes/link-situs-slot-gacor/

https://volpeuomo.it/wp-includes/slot-gacor/

Slot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