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

聞言,青葉原本白暫的臉龐也是驟然一沉,如同死灰。

雖然對方依舊稱呼他為師兄,不過哪怕是個傻子都知道,其中的嘲諷之意不言而喻。

而他身為一介武師境五重高手,卻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一個剛剛晉陞外門弟子不久的新人打敗,而且還是一拳擊潰,比起先前蒙執敗給高雲深還要丟人。

畢竟前者還和高雲深大戰了一場,方才不敵慘敗,反觀自己對上費仁卻是毫無還手之力。

「唰!」

眼下丟人丟到家,青葉也是再也沒有顏面在此處挑戰場逗留,當即從靈戒中取出幾枚丹藥吞服而下,隨後轉身匆匆離開,模樣狼狽。

「看來外門要變天了….」

青葉倉皇離開之後,周圍觀戰的一眾外門弟子也是目光震撼,其中一部分人則是暗暗感慨,顯然都是被費仁的強大實力所折服。

「除了新人榜第一的高雲深,還有眼前這個費仁,同一天內竟然出現了兩個妖孽級別的天才….」

點了點頭,又有一名外門弟子接話道。

…..

數天之後,伴隨著蒙執和青葉落敗的消息傳開,費仁和高雲深也是在烈陽宗雙雙揚名,除了宗內一眾外門弟子之外,甚至就連一部分內門弟子都知曉了二人的事迹。

畢竟二人都是剛剛晉陞為外門弟子的新人,皆不過是武師境一重的元力修為。

以區區武師境一重的元力修為,竟然擊敗了戰力榜上留名,而且修為已至武師境五重的蒙執和青葉。

足以可見,費仁和高雲深的天賦實力有多強!

而如此恐怖的潛力,就連當今烈陽宗的宗主都難以淡定。

烈陽宗,天樞峰

這裡是烈陽宗的中心禁地,五大主峰之首,平日僅有宗主和高層長老方能踏入,而尋常弟子不得入內。

天樞峰之巔,烈陽大殿內

「宗主,有兩個外門的小娃娃最近在宗門內可是出盡了風頭,不知道您是否知曉。」

一名身著華服的鶴髮老者開口道,同時來到大殿中心,而在那大殿正中,此刻正靜靜屹立著一名黑髮白袍,劍眉星目的中年男子。

「費仁,還有那個高雲深,這兩個小娃娃在外門搞出來那麼大的動靜,本座自然也知曉一二…..」

話音落下,白袍中年男子亦是開口道,同時堅毅的臉龐上流露出一絲笑意。

「宗主,依老夫的觀察,這兩個小娃娃的潛力可謂無窮,如果日後不出意外,定能成為我烈陽宗的支柱,甚至幫助烈陽宗崛起,恢復往日的榮光….」

鶴髮老者又是拱了拱手。

他名為風玄岩,乃是當今烈陽宗的大長老,不僅年紀資歷在宗內最大,同時也和執法長老風隕一般,都是烈陽宗風字輩的第四代傳人。

只不過和前者的強大實力不同,風玄岩的武道修為並不怎麼樣,僅是武靈境一重左右,其更為擅長的則是煉器之道,乃是一名頂尖的六品煉器師。

而當今烈陽宗內的宗門寶庫,其中一部分高級靈寶,防禦甲胄甚至某種兵器等等,也都是由大長老風玄岩親手煉製。

「玄岩,雖然你說的誇張了一點,不過倒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點了點頭,大殿中心的白袍中年男子眼神深邃,同時開口道。

「自從當年先祖烈陽王仙逝之後,我們烈陽宗便是每況日下,實力底蘊大不如從前,不僅淪為六品勢力,如今更是被大明皇朝的葉氏一族壓在頭上。」

「天佑我烈陽宗,以這兩個小娃娃的武道潛力和天賦,日後若不夭折,踏入武靈境不在話下….」

話到這裡,白袍中年男子也是面露感慨,深邃漆黑的眼瞳中同時閃過一抹精光。

「宗主,那您的打算是?」

聞言,大殿下方的風玄岩再度出聲道,語氣試探。

雖然他是烈陽宗的大長老,同時在宗內年紀資歷最大,不過和眼前的白袍中年男子比起來,卻是不值一提。

眼前的白袍中年男子名為風蒼炎,不僅本人是一名武靈境四重強者,而且還是當今六品宗門烈陽宗的宗主!名聲實力顯赫整個東陽域,甚至是東南地域!

「潛水難藏真龍,暫且觀察看看吧,咱們這幾個老傢伙要是現身的太早,反倒可能會壞事….」

面對風玄岩的詢問,風蒼炎僅是淡淡一笑,似乎此刻心中早有打算。

「這,說的也對…宗主明鑒。」

見此情景,大長老風玄岩也是不再多問,當即拱手退去。

。 一群人匆忙來到天台。

上面已經圍了許多人,水泄不通,異常擁擠。

有人憂心忡忡,也有人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拿着手機錄製視頻。

天台上,一名少年背對着他們,他穿着藍色的校服,在初冬里身形顯得有些單薄蕭條。

大夥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但無端的感受到一股悲涼,陰鬱的氣息自他的身上蔓延。

明明是朝氣蓬勃的少年,可那股氣息像是歷經滄桑,看破生死的七旬老者才有的。

玫瑰探戈 他俯視着下方平坦的空地上聚集的學生還有家長們。

淡淡的移開視線,眸光落在那枯黃凋零飄落的樹葉上,眸底泛著憂傷。

圍觀的人們議論紛紛。

娅乐 「哎,現在的孩子抗壓能力實在太低了,遇到一點小挫折就鬧自殺。」

「就算遇到再大的事也不能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啊。」

「聽說這孩子學習成績不錯,將來考清北那是鐵板錚錚的事,放着大好前途不要,怎麼想不開要跳樓?」

「是不是學習壓力太大了?高三階段學生精神緊繃,懸樑刺股的學習確實很辛苦。」

……

向閩溪眼神空洞,對周遭響起的聲音充耳不聞,彷彿沒什麼能夠掀起他的情緒波動。

顏知許來到前排。

看到渾身悲涼恍若隨時都有可能化作一縷煙,飄散不見的少年,淡然的眼眸里出現漣漪。

渾身被濃郁的黑色死氣籠罩,黑霧正在逐步吞蠶他的生機。

向媽媽擠開其他人。

她打理的一絲不苟的衣衫出現皺褶,頭髮凌亂,下嘴唇被咬破皮,狼狽不已。

嘴唇哆嗦,心頭憋著怒火,右手捂著胸口的位置。

「向閩溪,你在幹什麼?你想要幹什麼啊,我累死累活的拚命工作,花那麼多的錢供你讀書,你就是這樣回報我的?你對得起我嗎?」

向媽媽的嗓音歇斯底里,神情激動,宛若街道上的瘋婆子,情緒在崩潰邊緣。

痛心疾首,吼著吼着眼淚不爭氣的從眼眶裏滑落而出,滴滴答答的劃過臉頰落下。

顏知許注意到,向媽媽的話說完,向閩溪的身體變得微微緊繃。

娅乐 他挪動身體,轉過身,面向眾人,背對着身後空曠的天空,輕輕一倒就能墜落下去。

望着兒子,向媽媽大聲痛哭。

「你是不是怪媽媽對你太嚴格了?可是我都是為了你好啊,我怎麼會害你呢?我是你的媽媽,你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

「你現在吃不了學習的苦將來就要吃社會的苦,難道你想要去工地,在太陽的暴晒下搬磚嗎?一天忙到晚,風吹日晒也才掙一兩百塊!」

向媽媽淚流不止,淚水模糊妝容,凄厲的聲音響徹雲霄。

四周的家長們有的眉頭緊鎖不認同這個觀點,也有的連連點頭,甚至出聲附和。

見她還在刺激向閩溪的情緒,顏知許眼神冷冽。

「閉嘴。」

「我……」

像是冰錐一樣的目光落在向媽媽的身上,彷彿如墜冰窖,滿腹想說的話堵在喉嚨里。

坐在天台上的向閩溪抬頭,悲戚的看向那個生養撫育他成人的母親,滿目哀傷。

。 :你沒看到他在小區門口蹲了一天了,估計就是在觀察這些人。

:咳咳,我是一名私家偵探柯難。我來告訴你們是怎麼回事。上午八點十五分,這個人出門的時候,保安叫了一聲劉主任早。被秦松聽到了,就確定了姓氏。加上現在正是歐洲杯關鍵時期,只要看到早上打呵欠還頂著黑眼圈上班的男人,肯定就是球迷。而天下球迷是一家,跟球迷談球,尤其是現在歐洲杯期間,這就是最好的共同話題,馬上就能成為熟人。秦松就是利用了這一點。跟這個劉主任攀上了交情,讓小區保安誤以為是劉主任的好友,就這樣混進了小區。

:聽樓上的這麼一分析,忽然發現這個素人似乎有點東西。

:同感。

……

黃智明有些尷尬,但是他還是堅持的說道:「混進去不算什麼。我對這個小區很熟。這裡的業主因為身份的原因,很注意防盜,每一家防盜門都是採用了三重保護。門禁是第一重,第二重就是電梯裡面會進行人臉識別,陌生人,進不了想要到的樓層。還不能亂按,一旦亂按電梯按鈕,就有可能被保安給鎖死在電梯里,束手就擒。我敢說,這個傢伙都到不了住戶家門口。」

「第三重是什麼?」飛兒問道。

「第三重是每家每戶都安裝了最高級別的防盜門防盜鎖,只有通過指紋識別或者面部識別才能打開大門,想要暴力破拆或者撬鎖,根本不可能。」

「而且這個小區到處都是攝像頭。保安素質極高,一旦發現形跡可疑的人員,馬上就會出動。這個秦松要是敢出手,不用追捕組出面,就會馬上被保安抓住扭送警察局。」黃智明信心滿滿的說道。

彈幕又飛了起來:

:為什麼公務員需要這麼防盜?

:公務員們到底在怕什麼?

:我對這個濟民小區充滿了興趣。

……

飛兒也不由自主的有些擔心起來。

她希望這個帥氣的傢伙能多活幾集。

郭小龍呵呵一笑:「我看未必,這個秦松名字真沒有叫錯,一直都很輕鬆的。我感覺這個傢伙有戲。」

黃智明鄙夷的哼了一聲。

在他眼裡,喜劇明星郭小龍啥也不懂,啥也不是。

「來了,來了,雖然他闖過了門禁這一關,電梯這一關可就沒法過了。搞不好還會被保安困在電梯里,來個瓮中捉鱉。」看到秦松走到了單元樓里,黃智明興奮起來。

郭小龍和飛兒集中精神,盯著屏幕。

秦松忽然離開電梯,推開了樓道門。

「哈哈,黃智明,你沒有想到吧,這個秦松直接走樓梯。」郭小龍哈哈大笑起來。

黃智明卻冷笑一聲:「你們根本不知道濟民小區的保安實力。他們隨時在盯著監控,樓道里也有監控,只要發現可疑跡象,馬上就會採取行動。走樓梯,就是可疑跡象,懂嗎?」

同一時間,小區保安監控室,一個保安有一搭沒一搭的看著屏幕。

另外一個人走進來換班。

有那麼一分鐘的時間,兩個人都沒有留意監控。

就在這個時間,秦鬆開始脫衣服。

黃智明還在自信的滔滔不絕的說著:「我敢說,保安馬上就會發……」

下一刻,他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因為,秦松竟然換上了一身的運動裝,然後開始在樓梯間做運動。

「他在做什麼?」郭小龍驚訝的問道。

黃智明卻隱約猜到了秦松的想法。

公務員,平常都人模狗樣的,但是背地裡,卻有很多的癖好。

比如,藉助上下班的時間爬樓鍛煉也是其中的一種。

似乎對他們來說,在馬路上跑步,會丟了他們光輝的形象。是件很沒面子的事情。

公務員,什麼最重要?

當然是面子了。

有些公務員,走在大街上都不會吃西瓜,咬冰棍,更不會坐在路邊吃燒烤。

就是怕有損形象。

公務員的偶像包袱,有時候比那些流量明星還重。

除了作秀,你們什麼時候見過科長以上的官員在馬路上跑步的?

但是背地裡,他們卻會有各種稀奇古怪的行為。

Leave a Comment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https://www.tutorialwork.com/daftar-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batdongsantaynguyen.vn/togel-online/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https://www.yogazaragoza.com/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terbaru/

https://youthmovenational.org/daftar-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jackpot-terbesar-terbaik/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https://orangkaya.live/daftar-situs-slot-paling-gacor-gampang-menang-jackpot-terbaru/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https://sites.google.com/view/kumpulan-link-situs-slot-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