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龍觀出了什麼事?」余家燕問道。

李新年遲疑道:「我前兩天在開元縣的時候,聽說警察在青龍觀抓了通緝犯,連觀里的真陽道長都被抓了,說他窩藏包庇呢。

開元縣的劉書記說,你們這裏普源寺的圓通和尚以前就是青龍觀的道士,後來犯了什麼事被趕出道觀,後來才成了普源寺的和尚。」

余家燕氣憤道:「這都是開元縣的人為了往自己臉上貼金胡編亂造的,前兩年普源寺被評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他們嫉妒呢。」

譚冰疑惑道:「開元縣抓了個什麼通緝犯?」

李新年猶豫道:「聽說是寧安市建設局的一個副局長,對了,我在開元縣還碰見秦時月了,她正好也在那裏辦案。」

余家燕抱怨道:「青龍觀的道士窩藏通緝犯跟普源寺有什麼關係,等一會兒我再給范先河打個電話,看看他能不能通融一下。」

顧百里扔掉手裏的煙頭,說道:「我看好像下要下雨了,回去吧。」

李新年的興緻好像還挺高,說道:「我們乾脆晚上就在這裏的食堂吃飯吧,算是提前開火。」

顧百里擺擺手,說道:「算了,反正我和你媽明天不參加典禮,乾脆下午就帶着雙兒回寧安市了。」

余家燕說道:「這麼急幹嘛,好不容易來一趟,多玩幾天吧。」

譚冰遲疑道:「我們出來都半個月了,回去也罷,你們明天千頭萬緒的,我們就不添亂了。」

顧紅說道:「既然打算回去,那就早點動身吧,省的到時候趕夜路。」

李新年遲疑道:「既然你們決定要回去,那就讓富強開車送你們吧。」

回到賓館之後,李新年送走了譚冰和顧百里,正打算召集余家燕、余小曼等人再次確認一下第二天的活動事項,顧雪推門走了進來。說道:「哎呀,老旦,剛才嚇我一跳。」

「怎麼啦?」李新年疑惑道。

顧雪小聲說道:「你剛才說開元縣抓了一個通緝犯,我還以為是大山呢。」

李新年怔怔楞了一會兒,低聲道:「我當時也嚇了一跳,後來才聽說是寧安市建設局的什麼副局長。」

顧紅躺在床上沒好氣地說道:「搞得好像你們都是戴山的同夥似的,就算他被抓了,你們有必要做賊心虛嗎?」

顧雪說道:「哎呀,你不知道,我最近總是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前一陣子還好幾次夢見這混蛋呢。」

頓了一下,又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麼嚇一跳?因為一說道士,我不禁想起了爸的那個師傅,聽說也是個道士呢。」

李新年獃獃楞了一會兒,隨即吃驚道:「哎呀,你不說我還忘了,記得爸有一次跟我說過,他的師傅叫純陽先生,就是個道士。」

顧紅慢慢坐起身來,疑惑道:「怎麼?那個純陽先生難道是開元縣青龍觀的?」

李新年遲疑道:「好像爸也不太清楚是哪兒來的,應該是個雲遊的道士,聽說當年你們爺爺請他在家裏住過三年呢,直到爸去參軍之後才離開。」

顧紅又慢慢躺在床上,說道:「我也聽媽說起過爸的那個師傅,實際上就是爺爺的朋友,爸跟他學太極拳的時候才十幾歲,四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現在恐怕連骨頭都找不見了。」

李新年站在那裏半天沒出聲,最後站起身來說道:「我去找余家燕她們商量一下明天活動的一些細節。」

說完,離開了客房,不過,他並沒有馬上去找余家燕和余小曼,而是來到了謝新玲的客房,只見謝新玲正躺在床上看手機。

李新年關上了房門,謝新玲坐起身來,問道:「是不是小雪已經告訴你我想入股的事情了?」

李新年低聲道:「先不說這事,你能不能和戴山聯繫一下?」

謝新玲楞了一下,小聲道:「有什麼急事嗎?」

李新年猶豫道:「倒也不是什麼急事,前不久戴山的兒子差點被人綁架,警察一直都沒有抓到綁匪,我心裏有點不踏實,不知道戴山能不能提供點綁匪的信息。」

「有這事?」謝新玲驚訝道。

李新年點點頭,說道:「那次要不是陰差陽錯綁匪認錯了人的話,戴山的兒子就被綁走了。」

「你懷疑是戴山的同夥乾的?」謝新玲疑惑道。

李新年遲疑道:「我也說不上,你最好跟他聯繫一下,如果能抓到綁匪,也算是確保他兒子的安全嘛。」

謝新玲哼了一聲道:「你上次不是讓我轉告他今後不聯繫了嗎?」

「這不是發生了意想不到事情嗎?」李新年辯解道。

謝新玲沉默了一會兒,說道:「那我試試吧。」

李新年疑惑道:「你不能直接給他打電話?」

謝新玲沒好氣地說道:「戴山有這麼蠢嗎?」

頓了一下,又一臉神秘地說道:「實際上戴山確實有一部手機,但從來不開機,我如果想要跟他聯繫的話,就在語音信箱給他留一串數字信息,他收到之後就會用另一部手機跟我聯繫。」

「什麼數字信息?」李新年疑惑道。

謝新玲說道:「一串只有我們兩個人能看懂的數字信息。」

李新年楞了一下,說道:「那你給他發信息。」

謝新玲驚訝道:「現在就發?這麼急嗎?」

李新年點點頭,說道:「就現在。」

謝新玲盯着李新年注視了一會兒,然後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過了一會兒,謝新玲沖着手機報了七八個數字,李新年也沒聽出這串數字有什麼特殊含義,猜想有可能是謝新玲的生日或者是戴山跟他約定的什麼密碼。

「他一般多長時間能給你回復?」李新年問道。

謝新玲猶豫道:「我只是上次跟他聯繫過一次,中間好像隔了半個小時左右。」

「那咱們等等,說不定等一會兒就回過來了。」李新年說道。

謝新玲嗔道:「那等一會兒你自己跟他說,就不用我傳話了。」

李新年急忙道:「還是你跟他說,只當我不在場,不能破了規矩。」

沉默了一會兒,謝新玲問道:「我入股的事情你究竟同意不同意?」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聆敬陽突然有那麼一種感覺,李如風,方小眼這些出生入死的弟兄,終有一天會離他而去,而他也會離開這個世界。

他安慰李如風,道:「如風,我們往前看,打敗建奴,消滅扶桑人,才可以讓王洪沒有白死。」

李如風忍住悲傷,強打起精神和聆敬陽請戰。

「都督,這次進攻大同府,我騎兵軍團可有任務?」

「繼續斥候,在兩軍廝殺之際,伺機突襲敵軍主將。」

李如風連連點頭,卻突然說道:「大人,不是我對北上策略有意見,……

《帶著崇禎去流浪》第二百八十八章:北上(二) 「她真的是唐柒柒嗎?這丫頭是不是換了個芯子?」

秦蘿神神叨叨,也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以前唐柒柒多好拿捏啊,要什麼給什麼。

讓她往東,她不敢往西,從不敢回嘴,一句大氣也不敢喘。說一句話,磕磕絆絆,都吐露不完整。

可現在呢……

「爸媽,她這樣子,我怎麼上位成功啊。連唐信都拿他沒辦法,怎麼讓她乖乖就範。她會不會真的讓律師管我們要錢啊,你們別剋扣我的零花錢啊!」

「乖女兒,你別急啊,一定有辦法的。」

「還有什麼辦法!」

唐景平氣得摔杯子。

秦蘿轉動腦筋,道:「那就對她好!唐信的撫養費我們給,我們也填嫁妝,把她媽的墳墓好好修葺修葺。」

「媽,你瘋啦!」

「老婆,你這是什麼意思?」

「現在她翅膀硬了,以前封晏看不上她,一句話都不跟她說,她敢硬氣嗎?現在有靠山了,自然不一樣了,你沒看新聞嗎?封晏都承認兩人關係了,走得非常親密!」

「她們公開婚訊是遲早的事情,我們不能被人抓到把柄。萬一真的鬧起來,唐柒柒和我們斷了關係,真的一分錢都別想拿!」

「現在只能多付出,把以前欠缺的都補上,雖然要出點血,我們一家人剋扣一點,日子還是可以過得。那丫頭也不是鐵石心腸,我們都對她好了,她是不是要力所能及的拉拔一下我們?只要在手指縫裡漏一點好處,都夠我們吃一輩子了!」

「外界都在觀望風聲,她再怎麼鬧,也是我唐家的女兒。最近找你喝酒談合作的人不是變多了嗎?趁機多吃幾個單子,錢不就有了?」

秦蘿分析的頭頭是道。

她們用錯了方針。

以前唐柒柒沒靠山,可盡情的壓榨。

可就算壓榨,唐柒柒也榨不出幾兩油水出來。

現在有靠山了,用老辦法是沒用的。

要對她好,慢慢謀划。

唐景平思索了下老婆說的話,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

他之前還納悶,那些人怎麼上杆子送訂單,細想之下肯定和新聞有關。

只要他們表面功夫做的好,唐家和封家就是姻親。

別人看在封家的面子上,還不巴著他供著他?

現在和唐柒柒鬧僵,反而是最不明智的。

「你說得對,倩倩,你要真想成功,就好好巴結你姐姐,讓她最好時時刻刻帶著你。我馬上找關係幫你轉學到帝大附屬高中,讓你天天和她見面。」

「我才不要!我為什麼要巴結她!」

唐倩倩委屈極了。

「你傻呀,你死皮賴臉的跟著她,她和封晏吃飯你跟著,晚上回家睡覺,你也借口去做客,一來二去你和封晏不久熟了?難道你不夠自信,你覺得比唐柒柒差?」

「當然不差,我和她是雲泥之別,我可是爸媽的女兒,唐家真正的千金,她算個什麼?」

唐倩倩驕傲的說道。

雖然心裡極其不願巴結唐柒柒,但一想到秦蘿所描繪的,一來二去她和封晏也熟了。

她長得又不差,小小年紀發育極好,可比唐柒柒那乾癟的身材好太多了,她還會貴族禮儀,會插畫、烹茶,見識也比唐柒柒強。

兩者比較,她相信封晏肯定能注意到自己。

「好吧,要不是因為你們勸我,我才不肯呢。我也是為了爸媽,小小委屈下吧。」

「真是我的乖女兒,媽媽能否揚眉吐氣,可就靠你了。」

秦蘿抱著女兒,開始制定計劃。

要用糖衣炮彈,軟化唐柒柒的敵意!

。 高穎雙手拖著腮看著我,笑的有些狡猾:「其實這個李浩我也認識。」

我看著高穎這幅樣子眼神閃了閃:「你也認識?」

高穎繼續看著我:「對,我也認識,他就是家裡給我安排相親的人,就是我的未婚夫。」

我嘴裡還沒咽下去的半塊肥牛沒忍住直接噴向高穎:「你說啥?」

高穎手疾眼快一側腦袋躲過了我這一下:「怎麼?這有什麼好驚訝的?家裡真的就是準備吧我嫁給這個黑二代的。」

我看著高穎那不似說謊的表情有些不知所措。

這什麼情況?

我搶了我徒弟的媳婦?

這也太扯了吧?

就在我發獃的時候身側忽然傳來一聲巨響還有幾聲尖叫。

我和高穎下意識的向旁邊看去。

一輛大貨車停在了路中央,而在大貨車的前面躺著幾個頭髮花花綠綠的青年。

看那一地紅白之物應該是沒救了。

我……這什麼情況?

看著外面這忽然發生的一起車禍,四周人的議論聲也隱約傳進了我耳朵里。

触碰不到的温暖 「這已經是這幾個月第幾期了?」

「應該已經是第八起了吧?你說咱們這是不是招惹到什麼不幹凈的東西了?」

「誰知道呢?」

薛華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我衣領裡面鑽了出來:「小道士,事情不對勁。」

我挑了挑眉頭:「不對勁?哪裡不對勁,這應該就是一場普普通通的車禍吧?你難道看見有鬼怪作祟?」

Leave a Comment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https://www.tutorialwork.com/daftar-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batdongsantaynguyen.vn/togel-online/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https://www.yogazaragoza.com/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terbaru/

https://youthmovenational.org/daftar-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jackpot-terbesar-terbaik/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https://orangkaya.live/daftar-situs-slot-paling-gacor-gampang-menang-jackpot-terbaru/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https://sites.google.com/view/kumpulan-link-situs-slot-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