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此時林天成竟然放言要萬族強者聯手對付自己,這不在規則限制之內!

畢竟,大會舉行至今,還沒有出現過如此狂妄之人!

戰場上的局面瞬間大變,有了林天成的邀請,頓時間上百名強者紛紛將林天成圍了一個水泄不通。

甚至還有更多的強者在匯聚,只是位置有限他們無法擠進去,只能在人群后捶胸頓足。

「這傢伙實在是狂妄至極,大傢伙也不要爭論了,一起上誰殺的他,人族的領地就歸哪一方所有!」

「哼,我妖獸一族本不屑於聯手斬殺你,但是你引發了眾怒,誰也保不了你!」

「愚蠢的人類。估計你的同族此時已經哭暈了吧,竟然讓你這麼一個傢伙來送死!哈哈……」

戰場中央,上百名強者紛紛祭出自己的領域結界,瞬間天地變色,狂風四起,蒼穹之上烏雲壓頂,雷光閃爍。

「啊!」

一個個強者在周圍強者的刺激之下忍不住發出怒吼之聲,一個個身軀之上散發出恐怖的靈氣。

「上百名強者聯手發功的場景是在是太恐怖了……竟然聲勢如此浩大,引發狂風暴雨。」

只是,場中的林天成雖然身處諸多強者的包圍中心,四周飛沙走石,掀起他的衣袍獵獵作響,臉上卻依舊古井無波,甚至沒有一絲想要還擊的意思。

「小子,你是嚇傻了嗎?連領域都不釋放,難不成你沒有領悟領域結界?」

有人見林天成身處狂風暴雨中,卻依舊一臉淡然,忍不住出聲嘲諷。

「哼,林天成,當然你擅闖天獄塔被萬族通緝,今日正好了結此事!諸位,按照規矩,誰若是能將其擊殺,寶物就歸誰!」殊不知,林天成身上還有妖獸一族從龍冢之內帶出的神魔劍,可以說他身上的至寶也是讓妖獸一族最為看重的。

此時的妖獸一族強者已經躍躍欲試!

林天成嘴角上揚,「廢話說完了?說完了就受死吧」

話落,林天成身上頓時爆發出一團金色光芒,恐怖的威勢從身上散發而出,手中的神魔劍壓制的四方眾人忍不住彎曲了直起的頸背。

「這……這是什麼招式?」

「這傢伙竟然還有如此禁術,難怪敢大言不慚一人單挑我們眾人!」

「要滅人族,此子必除!」

「大家不要怕,他只是一個人類,天賦比不上我們,何況只是掌握了一門禁術,也不可能僅僅憑藉一門禁術,便斷言他一定比我們強!」話雖如此,但是實際上四周的強者此時已經打心底里對林天成產生了懼怕之意,畢竟站在他們面前的林天成就像是主宰一方的殺神一般。

這一點,異靈一族感受最深,因為即便是在他們的大帝面前,他們也沒被壓製成現在這般過!

換句話說,林天成此時的實力,或許還在大帝之上!

…… 上了車,許林問道:「現在去哪裡?」

「柳間街。」汪蠻蠻回道。

許林「喔」了一聲,就拿出了手機進行導航,朝柳間街開去。

路上,相安無事,不過也是沉默不語。

本來,這種氣氛,是汪蠻蠻最想要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跟著言午林在一起,她總是心裡覺得有一些尷尬,不自在。似乎不說一點什麼話,好像就有一點不舒服似的。

在憋了半天之後,汪蠻蠻終於忍不住出聲說道:「你都不問我們為什麼要去柳間街嗎?」

「為什麼?」許林愣愣地回應道。

見許林跟傻子似的回答,讓汪蠻蠻頓時就覺得索然無味。當下就沒好氣地說道:「我說你就不能誠懇一點嗎?」

「喔,可以,」許林的語氣再一次變得誠懇一點,問道,「為什麼?」

「你……」

汪蠻蠻氣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當下只好冷哼了一聲,說道:「算了!」

來到了柳間街,在汪蠻蠻的指揮下。許林開到了一座工廠的大門口。

在工廠的門口處,有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出現在了許林的視線中,正笑容可掬地站在那裡等待著。

兩人下了車,汪蠻蠻走到了中年男人的面前,精緻動人的俏臉上露出了清冷的神色,對著前者問道:「劉老闆是吧?我是汪蠻蠻。」

「汪總你好。」劉老闆伸出了手掌,笑得非常燦爛,連眼睛都眯得快要看不見了對汪蠻蠻說道。

汪蠻蠻禮貌性地握了握前者的手,然後很快就掙脫出來,她看得出來,劉老闆的眼神里有著其他一層的意思,這讓她內心頗為厭惡,不過礙於工作上的方面,她不得不強忍著,耐著性子問道:「劉老闆,不知道現在可以進去看一看了嗎?」

「自然是可以的,汪總,請。」劉老闆笑著伸出手,說道。

於是,在劉老闆的帶領下,汪蠻蠻與許林參觀了這個工廠。

這個工廠,不得不說,的確是挺大的,雖然看上去廢棄了一定的時間。但是裡面的內置結構,卻基本都是完好的,不管是哪個部分,而且水電也都是通的,幾乎不用重新改接。

看到這裡,許林就已經知道,汪蠻蠻為什麼要來這裡看工廠了,很明顯,她是想要重新把大蠻基因科學研究公司的藥劑製作工廠重新換一個地方。

也是,畢竟那個工廠的地點已經被發現,不再是隱秘性的了,而且那裡還發生了那麼多條人命的事件。所以不管出於哪種原因,的確是不再適合繼續進行工作了。

不過,汪蠻蠻這一次想要租的這座工廠,卻是距離南區中心地帶不是很遠,而且也是位於在工廠大街中,這就讓許林覺得有一些意外了。

柳間街與它附近的其他幾條街都是被庭府劃分出來做成一個統一的工業區,在這裡,各種工廠,五花八門都有,非常的繁華熱鬧,只不過,把一個藥劑工廠放在這裡。是不是不會好?

許林在心裡這樣想著,但是他並沒有出聲,畢竟這是汪蠻蠻的決策,況且在生意這個方面上,許林也的確不是很懂,不過他大概能夠get到汪蠻蠻為什麼要把新的藥劑工廠放在這裡的一點原因了。

參觀完整個工廠后,汪蠻蠻就輕輕地點了點頭,望向了劉老闆。說道:「不錯,這個工廠的確是挺好的,那既然是這個樣子的話,劉老闆,我們現在就可以來商量一下,簽合同的事情了。」

劉老闆笑眯眯地說道:「汪總,這個呢,實在是很不好意思,簽合同的事情,咱們可以慢慢說,你看時間也不早了,不如我們邊吃午飯邊聊?」

汪蠻蠻皺了皺秀眉。說道:「劉老闆,我這個人想來都很乾脆果斷,你這個工廠也的確是挺符合我的心思,不然的話。我也不可能在這裡跟你耗這麼久,我時間有限,你說吧,你簽還是不簽?」

劉老闆完全沒有想到汪蠻蠻居然會這麼的乾脆果斷。原本他心裡是有一些小心思的,是想要看看有沒有辦法跟汪蠻蠻來那麼一手的,不過見汪蠻蠻這樣的態度,劉老闆就把這個念頭給打消掉了,主要還是因為汪蠻蠻身邊站得那個保鏢,他的眼睛一直盯著自己,就像是猛獸盯著自己的獵物一樣,讓他心中是有一些惶恐的。

所以,一想到自己是不可能跟汪蠻蠻發生一點什麼的時候的劉老闆當下就笑了笑,說道:「簽,肯定是要簽的嘛,只不過呢,汪總,咱們這個價格,是不是應該要重新商量一下呢?」

說著,劉老闆就伸出了兩根手指。摩擦了一下,這動作其實暗示的意思已經是非常明顯了。

汪蠻蠻面無表情,問道:「那麼,劉老闆,你想要增加多少呢?」

「不多,一個月也就再增加這個數,我相信,汪總應該出得起吧?」劉老闆豎起了三根手指頭。笑眯眯地說道,一副奸商的模樣,讓許林都是有一些忍不住想要動手弄他了。

看到劉老闆比出的手指頭,汪蠻蠻的俏臉上終於浮現出了一道陰沉之色,她寒聲說道:「劉老闆,之前我們可不是這麼說的。」

「哎呀,這不是每天行情都在變嘛,我這也是迎合市場來定價而已呀!」劉老闆笑著回答道。

「劉老闆,我的確是很想要你這間工廠,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就是一個傻子,你這裡的地段值多少錢,我之前可是做足了功夫,所以你想要在這上面訛我的話,恐怕是痴心妄想了!」

「汪總,你這樣說可就不對了,這怎麼就是訛你了呢?這買賣,本來就是你情我願的事情嘛,你不想買,我也不強求,是不是?你不買,總會有人要買的,是不?」劉老闆雙手交疊,放在身前,淡淡地笑著說道。

「如果你這個工廠真的能賣出去的話,早就已經賣出去了,哪裡還會滯留半年這麼久?」汪總聽到這話,當下就冷笑了一聲,說道,「你這間工廠雖然水電都是接通的,但是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消磨,電線什麼的早就已經老化了,必須得重新換掉,而這又是一大筆費用,劉老闆,難道這筆費用,你會幫我出嗎?」

。 奔襲回京的軍隊在半路經過驛站時, 悲自微来 恰好遇上了宮中送往北疆的花。

知道他們送的是聖上派人曬乾的花瓣後,面無表情的薛遠一怔,翻身下馬, 步步生風走到送花隊伍跟前。

千百株的花瓣處理起來的時間要比田福生想得久了些, 足足到一月底, 這些花瓣才被裝在了木盒之中, 被驛站緊趕慢趕地往北疆送去。

兩方消息不同, 一個往前走,一個往回趕,若是沒有在驛站前碰到, loser弱者 怕是真要就此錯開了!

薛大人的手上還帶着北疆百姓用鴨絨織成的手套,粗苯的手套套在他的手上, 卻被他比常人略長的手指給撐出了修長的形狀。

鴨絨從木盒上輕輕撫過, 薛遠的目光定在上方不動, “這是聖上送給臣的?”

驛站官員道:”是。這一木盒中的花瓣全是聖上派人採下曬乾的名花,株株都備受推崇、價值萬金。經過二旬日的功夫, 才處理成如今模樣。”

薛遠的手指從木盒邊緣摸到了鎖釦,啪嗒一聲,木盒被他掀起。

清幽花香隨着微風浮動,各色花瓣豔麗和柔軟依舊。薛遠脫下了手套,從中拾起一個看了看, 笑了, “名花, 沾染過聖上的福澤了嗎?”

愈是離京城近, loser弱者 薛遠心中土匪流氓的本性愈是壓抑不住, 想對顧元白說葷話,想對他做些不好的事。

壞主意一個接着一個, 蠢蠢欲動的想法連綿不絕。

在驛站官員說了沒有之後,薛遠笑了笑,他將手中花瓣送到嘴裡,舌尖含着花瓣吸吮、翻轉,才喉結一動,嚥了下去。

滿嘴都是花香。

他擦去指腹上留下的花色,將木盒蓋上,抱起木盒轉身離開,披風獵獵飛起,乾淨利落地翻身上了馬。

這盛放了千百株名花的木盒並不小,橫擺在馬背上時已經蓋住了薛遠的小腹。驛站官員問道:”薛大人,不若下官再給您運回去?”

“不了。”繮繩一揚,大批軍馬塵沙漫漫,跟着薛遠飛奔而出。他哼笑一聲,說給自己聽,”我得帶着。到了京城,還得想些辦法把這些乾花撒在聖上的池子裡。”

再一一給吃了。

*

十幾日後,料峭輕寒之際,北疆的將士回京了。

消息傳來後,薛府就派了小廝日日前往城門等待,大公子九月離府,距今已過五個月,薛老夫人想念他,薛夫人也想念他,因着府中缺少能當事的男主子而憂心的奴僕們,也欣喜期盼地等着他。

但薛府大公子一回了京,第一件事便徑直前往了宮裡,腳步急急,邊走邊問着引路的宮侍:”聖上這些時日可有生病?”

“聖上前些日子略有些受了寒氣,”宮侍撿了幾句沒有忌諱的話說了,”但是今年各處都有了炕牀,聖上休息了幾日便也就好了。”

“炕牀?”薛遠唸了一遍,”這是個什麼東西?”

“薛大人不知道也是應該,這是聖上今年派人做出來的新東西,也就在京城周邊有了名聲,”宮侍笑着道,”外似實牀,中有洞空。跟個暖爐日日在身下烤着似的,熱氣不滅,可把整個屋子也暖得熱氣騰騰,聖上今年很少會覺到冷意了。”

薛遠敷衍扯脣笑道:”是嗎?”

他好似不經意地問:”那聖上可喜歡這個東西?”

“喜歡,聖上體涼,有了炕牀後才能睡一個好覺,怎麼能不喜歡?”

薛遠笑着應了一聲好。

宣政殿就在眼前了,薛遠不知不覺之間,步子越加快了起來。身邊的宮侍都要跟着小跑了起來,跟在後方的將領低聲提醒:”將軍,慢些。”

薛遠深呼吸一口氣,道:”好。”

然而他還是越來越快,沉重的靴子打在地上的聲音響亮,顧元白在宣政殿之中,似有所覺,擡頭往殿外看了一眼。

薛遠走近後就看到了他擡起的這一眼。

呼吸一停。

聖上穿着明黃色的常服,殿中溫暖,他就未曾在身上披上大衣,亮麗的色澤襯在他的臉龐上,生機比春日的陽光更爲勃勃。

黑髮束起,玉冠溫潤,脣角似有若無的帶着笑意,手指捏着奏摺,眼眸中有神,黑眸悠遠,正在看着風塵僕僕的自己。

薛遠好像被一道天雷給擊中了身體,他渾身發麻,只知道愣在原地,呆呆去看着小皇帝。

身後的將領喘着粗氣跟了上來,他們連忙整了整袍子,推了下薛遠:”將軍,面聖了。”

殿內的小太監正好同聖上通報完了,憋笑着看了薛遠一眼,揚聲道:”請各位將軍進吧。”

薛遠回過神,他帶頭走了進去,和身後的將領一起朝着聖上行了禮。

顧元白勾起脣,很是溫和。他讓人賜了坐,又賞了茶,與諸位將領談論了一番邊疆事宜。

薛遠一字不發,他好像渴極了,端着茶水一杯杯下肚。然後借用飲茶的動作,在袖袍遮掩下偷看着聖上。

他做得實在太過隱秘,沒人發現薛大人的行徑。只是在心中調侃不已:薛大人喝了這麼多的茶水,若是一會人有三急,豈不是得辛苦憋着?

顧元白也跟着抿了一口茶水,突覺一陣炙熱視線,他朝着薛遠擡眸看去。

薛遠正低着頭,熱茶霧氣遮住了他眉眼間的神情,遮住了他的脣角似有若無笑意。

似乎是察覺到了聖上的目光,薛遠才撩起眼皮,朝着聖上露出了一個笑。

顧元白收回了眼。

將領們正在同他說着契丹大首領病死一事,道:”耶律大首領病死的時間太過於巧合,先前病了許久還能強撐數年,如今卻在衆部族準備聯合時猝死,契丹人大亂,大首領的兒子耶律徵認爲其父一定是爲奸人所害。”

“看耶律徵的樣子,不是沒有懷疑過我大恆。但他們後續也查出了一些指向其餘部族的蛛絲馬跡,其內部已有分崩離析之兆了。”

聖上點了點頭,再說了幾句話後,笑道:”衆位長途跋涉回京,本該休息一日再來同朕覆命,今日急了些,難免疲憊困頓。如今趁早回府休息,待明日養足精神再來同朕好好說一說北疆的事。”

衆人也不推辭,因爲確實疲憊,尤其是薛將軍這般不要命的趕路方式,他們已經許久未曾睡過一個好覺了。

衆人一一告退,顧元白翻過一頁奏摺,隨口說了一句:”薛將軍留下。”

薛遠便留了下來。

宮殿之中很暖,不過片刻,薛遠便出了一身的熱汗。他起身恭敬詢問道:”聖上,臣能否將外袍褪下?”

在覲見之前,他們身上的武器和甲衣已被宮侍取下,顧元白看了看他額角汗意,微微一笑道:”不可。”

薛遠悶笑了兩聲,”是。”

聖上將他留了下來,卻不說是因爲什麼事。薛遠便好好地站着,脊背微彎,偶爾擡起一眼,狀似無意從聖上身上劃過。

長如羽扇的眼捷晃動,在眼下遮下一片細密的陰影。

小皇帝的脖頸、臉龐和纖細的手,在龍紋遊動之中被襯得白到通透。

越看越是熱烈,覺得不夠,開始焦灼。

Leave a Comment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https://www.tutorialwork.com/daftar-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batdongsantaynguyen.vn/togel-online/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https://www.yogazaragoza.com/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terbaru/

https://youthmovenational.org/daftar-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jackpot-terbesar-terbaik/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https://orangkaya.live/daftar-situs-slot-paling-gacor-gampang-menang-jackpot-terbaru/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https://sites.google.com/view/kumpulan-link-situs-slot-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