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進了內殿,抱上還未清醒過來,但已經恢復如常的小七離開。

photo.net文王妃已經從丫環那聽了外面發生的事。

她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蘇七,只得與他們說一句,「回家吧,好好的過個年。」

蘇七朝文王妃點頭致意了一下,隨夜景辰離開。

出宮的路上,老天又下起了雪。

雪花飄落下來,輕揚飛舞。

聽聞,太皇太后仗著三公主的那塊免死金牌,繼續苟活。

而楚容曜鬧了這麼一出,由年輕太后拿了主意,發配他去徐陽封地,無令不得入京。

蘇七一直挽著夜景辰的手,聽著腳步留下的沙沙聲響,忽然覺得,就這樣過一生也蠻好的。

什麼三家的仇怨,什麼東清,什麼案子,都可以放肆的不管了。

另一邊。

楚容曜離開舉行年宴的宮殿後,下意識的朝自己母妃生前住的宮殿而去。

南絮雖然一直在外面,但並未跟其它女眷在一起,而是偷偷的找了個借口,等在宮殿的不遠處。

見到楚容曜后,她立刻追了上去,看著他丟魂失魄的樣子,心臟跟著一緊。

「曜……曜王爺,你怎麼了?」

楚容曜宛若未聞,如同行屍走肉般走著。

南絮緊步跟上,想伸手去握他的手,可又不敢。

就這樣一路跟他去了董貴妃以前住的宮殿。

楚容曜站在破敗的院子中,沒有進去屋內。

南絮站在他的一步開外,看著他彷彿失去了支撐的樣子,心口一陣絞痛。

她知道,不管他出了什麼事,都不會願意與她說一個字。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跟上來,或許是還殘留著一絲絲的執念,以為只要在他身邊,便能換來他的一眼。

可……

南絮打了哆嗦,披風內的手捂在小腹上,微微隆起的感覺,令她從不甘中清醒過來。

是啊!

她還有何不甘心的?

她懷了他的孩子,這便夠了!

就算是為了這個孩子,她也不能再陪他繼續站下去了。

思及此,她幾步向前,將手裡的暖手爐不由分說的塞給他。

「我……只陪你到這裡了,以後,你自己保重。」

南絮還想再多說幾句,可眼角一澀,聲音已經開始發顫。

她咽下到嘴的話,笑著看了他一眼,這一眼幾乎用了她所有的力氣。

楚容曜仍然怔怔著,陷在自己的世界里。

就連南絮走了,他也渾然不覺。

或許飄灑而下的雪花,一點點澆滅了他心底的那團火,回顧這些日子以來的偏執,他似乎做了太多太多的錯事……

……

出了宮的蘇七與夜景辰,在回王府的馬車上,小七終於醒了過來。

蘇七試著扎了他的手,傷口很快便癒合,恢復如初。

她的期望落空,只得摸摸他的頭,百感交集。

小七仍有些迷迷糊糊,什麼都不記得了,還在可惜呢,「父王,母妃,我們怎的這麼快就要回王府了?年宴上的菜肴,我還沒有吃夠呢!」

蘇七刮刮他的鼻子,「宮裡年宴,怎麼能比得上自己家的家宴?今日晚飯,我們去顧家,陪老祖母一同過年,好不好?」

小七眼睛一亮,一個骨碌爬起來,撲進蘇七的懷裡。

「當然好了,祖奶奶做的綠豆糕,那可是極好吃的。」

蘇七抱著小七,耳邊回蕩著他念叨吃食的軟糯嗓音,與夜景辰相視一笑。

因為在宮裡耽誤了不少的時間,回到王府之後,他們只換了身衣袍,便帶上蘇遙,直接往顧家而去。

顧家的外面支起了大紅燈籠,貼了新的對子。

顧子承收到了消息,早早的等在門口,見到王府的馬車過來后,立即點燃了準備好的炮仗。

噼里啪啦的響聲沒嚇到小七,反而令他莫名的興奮了起來。

他下了馬車,與大白一起繞著炮仗跑。

顧子承到了蘇七他們近前,滿臉喜慶的笑,「姐姐,姐夫,表哥,祖母已經親自去下廚了,說等著你們來了,還要一起包餃子吃呢!」

蘇七回了一聲,「好。」

這時,炮仗也結束了,小七帶著大白跑過來,「我方才聽到要包餃子,我也要,我要包幾個又大又圓的。」

蘇七摸摸他的腦袋,「你包又大又圓的做什麼?」

小七拍拍小肚皮,「自然是要將自己喂得飽飽的,將來才有力氣保護妹妹呢!」

蘇遙也不嫌事大的接了一句,「是啊,蘇家女丁如此稀有,七七若是能多生幾個女娃娃就好了。」

蘇七怕畫風突變,就連夜景辰也會跟著他們催生,趕緊牽上小七的手便往裡走。

蘇遙有意看了夜景辰一眼,「該不會是你不行吧?」

顧子承聞言,只覺得後背一涼,殺氣撲面而來,讓他幾乎招架不住。

他怕死的趕緊跑,追上蘇七與小七,不去管身後想要搞事的蘇遙。

夜景辰睨著蘇遙,「我不行?小七是如何來的?」

蘇遙繼續挑事,「那隻能說明你以前行,現在不行了,你若是真行,你馬上給我再生一個小外甥女出來,不對,一個不夠,至少得兩三個……」

說完,他屏息凝神的等著他要如何回答,如若這都刺激不到他,那他再來個猛的。

良久,夜景辰低沉的嗓音才響了起來。

「等別人生不算本事,有本事自己生。」

蘇遙:「……」

他看著夜景辰淡漠離開的背影,站在原地直想跺腳。

他若是能遇到跟七七這樣完美可愛的姑娘,他用得著夜景辰催么?別說兩三個女娃了,生十個八個他都嫌不夠!

一行人進了主廳,老夫人恰好讓人將麵粉拿了出來。

見到他們幾個都到了,當即笑呵呵的說道:「這餃子要一起包才好吃,你們誰來揉面?我去和餡。」

蘇七示意小七去夜景辰那邊,她則走到老夫人身邊,「這種需要力氣的活,自然是要男人做,將揉面的事交給他們吧,我與祖母去和餡。」

老夫人笑得合不攏嘴,連說了數聲『好』。

待蘇七與老夫人調完餡過來,幾個男人的身上都沾著麵粉,就連臉上也糊了不少。

麵糰倒是揉得像模像樣,只是現場也太慘烈了一些。

地面上彷彿剛下了一場雪似的,白花花的麵粉灑了一地……

蘇遙率先開口,「七七,我們方才說好了,待你出來后,便讓你評一評,究竟誰的麵糰揉得比較好。」

蘇七挑眉輕笑,「你們可是有什麼賭注?」

「自然有賭注。」蘇遙嘿嘿一笑,信口瞎編起來,「我們說好了,夜景辰的麵糰拿個第一,你們便生一個女兒,若拿不到第一,你們便生兩個女兒。」

If you have any type of concerns regarding where and the best ways to make use of 他不知道蘇七月為什麼忽然問這件事,但是卻曉得大抵是有人做了什麼事情了。 – 愛科學愛讀書, you can contact us at our site.

In case you have any kind of questions regarding where as well as tips on how to utilize 他不知道蘇七月為什麼忽然問這件事,但是卻曉得大抵是有人做了什麼事情了。 – 愛科學愛讀書, you can e mail us with our own web site.

  第204章三方對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