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伊人閣的路上,夏天撥通了宋玉媚的電話。

“喂,幹嘛?”宋玉媚很快接了電話,語氣裏有着幾分撒嬌的味道。

“媚媚老婆,我準備回江海市去了,你什麼時候可以走?”夏天直接問道。

“我這邊的事情都已經安排好啦,隨時都可以走的。”宋玉媚回答道,然後又反問了一句,”你確定好回去的時間了嗎?確定好的話,我就去訂機票啦。”

“那就明天回去吧,我今天還有點事情。”夏天想了想,馬上有了決定,”不過,媚媚老婆,我們不坐飛機,坐火車過去,我算算啊,一共有六個人,你買六張火車票就行了,買那種軟臥的車票。”

“好吧,我等會就讓人去準備車票。”宋玉媚答應下來。

結束和宋玉媚之間的通話後,夏天又給趙雨姬打了電話,讓她轉告小妖精和薩瑪公主,明天就要去江海,之後,夏天還給楚瑤打了個電話,這楚門大小姐也該回江海了。

安排好這些,夏天也出現在伊人閣大門口,而就在這時,卻有一個人從裏面走了出來,這人不是伊筱音,也不是阿九,更不是暗組那兩個女特工十八妹和十九妹,而是一個夏天從未見過的年輕女人。

這個女人年紀大概在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一百六十公分左右的身高,身材適中,不胖不瘦,毫無疑問,不論容貌還是身材,她都遠遠比不上伊筱音,事實上,她就是跟阿九相比都有不少差距,不過,這個女人,卻給夏天一種很端莊的感覺。

雖然不算漂亮,但卻五官端正,而那股端莊的氣質,在普通人看來,這個女人很顯然適合做一個賢妻良母,也正因爲如此,即便是夏天,也多看了這女人幾眼。

不過,這個端莊女人似乎根本沒注意到夏天,她很快就從夏天身邊走了過去,上了一輛停在門口的林肯轎車。

林肯車很快啓動離去,夏天也終於收回視線,走進伊人閣,然後就一眼看到坐在亭子裏的伊筱音以及站在伊筱音身後的阿九。

而看到夏天出現,暗組那倆女特工又是識趣的離遠了一點,只是又在心裏腹誹了夏天幾句,這好色組長還帶着這漂亮道姑到處晃悠呢!

“伊伊老婆,剛出去的那個女人是誰啊?感覺有點怪。”夏天來到亭子裏,開口問道。

“色狼,見到女人就關心!”阿九忿忿的罵了一句,還一臉鄙視的看着夏天,”真是一點品味都沒有,連那麼醜的女人都感興趣!”

“喂,你別誹謗我,誰說我對那女人感興趣了?”夏天有點不滿的看着阿九,”你再胡說八道,我就讓我的丫鬟揍你了!”

說到這,夏天又補充了一句:”你是伊伊老婆的丫鬟,我打你有**份,不過我的丫鬟打你剛好合適,別人也不會說我欺負丫鬟了。”

“無恥!”阿九又憤憤的罵了一句。

“你來做什麼?”伊筱音這時候終於開口,”你難道想告訴我,你已經找到那個想殺阿九的真正幕後兇手了嗎?”

“這個啊,還沒找到呢。”夏天一時有點不好意思,他發現自己把這件事已經給忘記了,所以他馬上就轉移了話題,”伊伊老婆,其實我只是來告訴你,我要離開京城了,你要是捨不得我離開的話呢,可以跟我一起走的。”

伊筱音頓時就有拿起桌上的杯子砸到夏天臉上的念頭,這人怎麼就沒一點自知之明呢?她會捨不得他離開?她巴不得他走得遠遠的,越遠越好!

“自作多情!”阿九也低聲嘀咕了一句。

夏天卻沒跟阿九計較,繼續說道:”伊伊老婆,你望港市的事情辦完了嗎?”

“託你的福,我們事情沒辦完就提前回京城了!”伊筱音沒好氣的說道。

夏天覺得很無辜:”伊伊老婆,雖然我是很想你的,可我這次沒讓你回來啊!”

“你別裝了,嶽之風爲什麼會死,你真以爲我不知道?”伊筱音冷哼一聲,”別人不知道你能催眠控制一個人,我可是很清楚!”

夏天卻是嘻嘻一笑:”伊伊老婆,你放心,我不會催眠你的,催眠得來的老婆,不是真正的老婆。”

“你這是承認了?”伊筱音輕哼一聲。

“伊伊老婆,我好像什麼也沒承認啊。”夏天依然是一副無辜的表情,”不過呢,嶽之風那白癡死了,我還是很高興的,誰讓那白癡居然和我搶老婆呢?”

伊筱音盯着夏天,足足有幾十秒沒有說話,她很想確認嶽之風的死到底跟夏天有沒關係,只是,她發現,從夏天的臉上,她什麼也看不出來,所以儘管她懷疑嶽之風的死乃是夏天一手策劃,但她依然無法確定,正如京城其他人一樣,雖然都在懷疑,但卻沒人能百分百確定這件事。

“伊伊老婆,我是不是很帥?”夏天笑嘻嘻的問了一句。

伊筱音頓時差點吐血,這啥人啊?

“我們還有事,要先走了,你要願意留在這裏,就一直留着吧!”伊筱音站起身來,一副準備離開的樣子。

“伊伊老婆,你要去哪裏呢?”夏天隨口問道。

“岳家,怎麼?你要去嗎?”伊筱音語氣裏帶着一絲嘲諷的味道。

“伊伊老婆,你去岳家做什麼呢?那個嶽之風跟你又沒什麼關係。”夏天有點不太高興。

“嶽老爺子是我的病人,他的身體不太好,需要我去給他調理一下。”伊筱音淡淡的說道。

“噢,剛纔那個女人,是岳家的人嗎?”夏天想了想問道。

“是不是岳家的人,跟你沒什麼關係吧?”伊筱音語氣裏帶着一絲不悅,”莫非你要趕盡殺絕?”

“伊伊老婆,我只是好奇問問而已。”夏天懶洋洋的說道:”你要不想說,那就算了。”

伊筱音稍稍猶豫了一下,然後才開口說道:”她叫陸小瑩,現在她的身份是嶽夫人。”

“嶽夫人?”夏天有點納悶,”那她是嶽之風那白癡的老婆呢,還是嶽之風的奶奶呢?”

“廢話,當然是嶽之風的老婆!”伊筱音狠狠瞪了夏天一眼,”她之前的身份一直沒有公開,嶽之風死後,她才以嶽夫人的身份出面爲嶽之風辦理後事!”

“奇怪,嶽之風那白癡不是沒老婆的嗎?”夏天自言自語,有些不解的樣子,”怎麼這會兒又冒出個老婆來了呢?”

“你要不信就自己查去!”伊筱音沒好氣的說了一句,擡腳就走,阿九狠狠瞪了夏天一眼,然後也跟了上去。

伊筱音和阿九很快離開了伊人閣,十八妹和十九妹自然也跟了出去,於是這伊人閣就只剩下夏天和顧含霜了。

“沒聽說嶽之風有老婆啊,我還是讓金髮老婆去查查這件事吧。”夏天總覺得這件事有點詭異,考慮了一番之後,便還是給沐晗打了個電話。

************

第二天上午。

京城開往江海的列車上,軟臥車廂裏,夏天正枕着宋玉媚的**呼呼大睡。

宋玉媚買了六張高級軟臥的火車票,訂下了三個相鄰的包廂,每個包廂坐兩個人,這票價其實比飛機票還貴,不過確實比較享受,就跟一個流動中的高級酒店一樣。

夏天和宋玉媚坐在中間的包廂裏,而顧含霜和楚瑤住了一間,另一間則是夭夭和薩瑪公主坐一起,夭夭的所有家當是個筆記本電腦,當然她也不是沒行禮,不過她的行禮,據說另有專人給她送到江海,至於薩瑪公主,更是什麼行禮也沒帶,只是她其實更誇張,因爲她要在江海市留學的緣故,迪拜皇室那邊決定專門在江海市建立一個大使館,這樣就可以方便照顧薩瑪公主,據說現在大使館的位置已經確定,離江海大學只有不到兩公裏遠呢。

宋玉媚知道夏天之所以現在就決定回江海,雖然有他那些在江海市的老婆的原因,但主要還是爲了她,不然的話,他可能還會在京城待上一段時間,所以她也主動跟他坐在同一個包廂,準備在這舒適的火車上,讓這傢伙享受一下她的溫柔。

可惜的是,讓宋玉媚沒想到的是,這傢伙一上火車,就開始倒在她身上呼呼大睡,而從京城到江海市的路程並不算太長,火車也只需要十個多點小時,這傢伙居然就這麼睡了一路,直到晚上六點左右火車到站的時候,他才醒了過來,這一來,他除了享受到宋玉媚的大腿之外,是什麼也沒享受到了。

走出火車站,宋玉媚終於忍不住問了夏天一句:”喂,你昨晚幹嘛啦?怎麼困成那樣啊?”

“媚媚老婆,其實我昨晚也沒做什麼啊,就是陪老婆睡覺而已。”夏天伸了個懶腰,然後感慨了一句,”終於回到江海市了!”

宋玉媚撇撇嘴,她才不信夏天昨晚什麼也沒做呢。

不過,事實上,夏天確實也沒撒謊,他昨晚也確實就是陪老婆睡覺而已,只是昨晚,大妖精趙雨姬和他那金髮老婆沐晗爲了給他送行,讓他整晚沒睡不說,還把他的體力差點就給消耗光了,所以他才一上火車就開始睡覺呢。

In the event you cherished this post and 甚至引出話題,感謝庄有為之言,都只是一句說辭,沒有真打算厚禮感謝的意思。 – 寫作中的實驗心理學 also you would like to acquire more information relating to 姚清詞搖了搖頭,「大伯若是有心要管,大伯母這幾日就不會連著過來。」 – 小說人物的悟性論 generously pay a visit to our own web sit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