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立點點頭,道:「此處應該是當年天帝留下的一處藏寶地,有些奇異也不奇怪,當年天帝可是統御著整個神州!」

終於,石門開啟了一半,慢慢停了下了,三人對視一眼,紛紛動身向門內走去。

剛一進入石門,一股濃濃的天地靈氣便撲面而來,置身其中,陳立只感覺到之前消耗的真元正在快速恢復著。

這時,身後石門又「轟隆…..」幾聲,緩緩關上了。

小環見狀有些着急,陳立卻出聲道:「好了,沒事,大不了出去的時候,再讓那石門吸一波唄!還是先看看裏面有什麼好東西吧!」

隨着三人向內行走,發現裏面其實是一個樹洞,四周牆壁,全是巨樹的樹身,被人生生開闢出了這麼一個樹洞。

只是這樹洞太過龐大,三人行走了一刻鐘,才發現前方出現了一個大廳。

走進大廳,映入眼帘的是一個豎立的木台,半人多高,手臂粗細,正連接到地下樹身中。

而在木台上,托著一個一尺多大的平台,平台上放着一隻造型古拙的木杯,只是仔細看去,木杯和那平台還有樹身都是一體的。

最吸引三人的,還是那木杯和平台,而是那木杯中存放之物。

只見那木杯中正盛着一杯透明液體,散發着馨香,聞之,頓時感覺身心一震,連體內功法運轉速度都快上了幾分。

而那液體中,還浮着一顆小小的透明石頭,石頭晶瑩剔透,還在散發着柔和的光芒,被木杯折射著,形成了一道半圓形光幕。

小環有些好奇的問道:「師父,這難道就是那傳說中的長生藥?」

陳立聞言,笑道:「是不是長生藥,我也不太清楚,不過對於修行中人而言,恐怕是最好的寶物。

你聞着這馨香,有感覺到功法運轉速度加快了不少嗎?」

小環點點頭,道:「是啊,速度加快了好多啊,我感覺一直聞着這味道,恐怕很快就能突破到玉清八層!」

陳立點點頭,走上前去,伸手向那木杯而去。

只是陳立的手剛摸到那木杯,就見那小石子忽然光芒大盛,與此同時,一道神秘的吟唱傳來。

只見斗一般的大字,隨着光芒出現在了木杯上空的光幕中: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陳立眼睛一亮,旁邊的陸雪琪也是連忙走了過來,看着光幕中的大字,疑惑的道:「這是……天書?」

陳立點點頭,道:「不錯,正是天書,而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第三卷天書,對應着妖族、獸族的修行方式!

不過即便如此,對於我們人族修鍊依然有很大的作用,我們先參悟一下吧,我感覺我突破太清境的機緣,就是它!」

說完,陳立開始盤膝而坐,神識湧出,開始參悟起這天書第三卷,陸雪琪也跟着坐下,參悟起來。

只有小環因為修為不夠,還不到參悟第三卷天書的時候,而且陳立連第一卷天書都沒有讓她參悟。

因為陳立發現,參悟天書不是越快越好,而是最好修行到一境巔峰的時候,再去參悟。

因為每個人第一次參悟天書第一卷之時,修為都會跨越式提升,最少都能提升一層。

資質越好,閱歷越多,提升也就越多,當初陳立就連升兩層境界,由上清二層到了上清四層。

而陸雪琪雖然只提升了一層,但是她跨越了玉清境和上清境的界限,直接由玉清巔峰達到了上清一層巔峰,並且領悟了意境。

當初田不易知曉后,很是後悔,如果他不是那麼着急的去參悟天書,而是等達到上清巔峰再去,說不定青雲門就要擁有第二位太清境高手了。

所以,陳立規定小環和李顯,不達到玉清巔峰或是上清巔峰,不能去參悟天書第一卷,至於何時去,就讓他們自行決定了。

這裏天地靈氣充足,更有那香味能夠加快功法運轉速度,因此小環也盤膝而坐,準備修鍊一番。

不知道過了多久,小環好陸雪琪已經相繼轉醒,只剩下陳立還在修鍊領悟。

如今陳立身上光芒閃動,一股股威壓擴散出去,讓陸雪琪和小環兩人都不由地退出去很遠,兩人都有些擔憂的望着陳立。

不久,陳立身上氣息一震,整個人忽然慢慢從地上漂浮起來,周圍的天地靈氣瘋狂的向陳立身軀里湧入。

在小環和陸雪琪眼裏,陳立身上氣息變得若有若無,人雖然在那裏,卻又好像不在那裏,彷彿已經與空間融合在了一起。

不久,陳立慢慢睜開雙眼,降落地面,伸出雙手看了看,嘆道:「原來這就是太清境一層!

元神映照虛空,可以直接從虛空吸納天地靈氣,不在拘泥於周圍靈氣濃度,幾乎可以無限施法了。」

見到陳立已經修鍊完畢,陸雪琪連忙走到陳立面前,有些擔憂的問道:「怎麼樣,突破了嗎?」

陳立聞言,笑道:「很順利,已經突破到太清境一層了!」

艺卿 陸雪琪點點頭,鬆了口氣,道:「那就好,之前你的氣勢太強了,難道上清境和太清境差距有那麼大嗎?」

陳立點點頭,道:「差距很大,太清境已經元神映照虛空,幾乎可以做到功力無窮盡了!其他還有一些奧妙,等你以後突破就知道了。」

陸雪琪聞言有些吃驚,但還是點點頭,沒有再多問下去。 第345章花琉璃你怕了

會客廳里,葉劍清將自己的發現說與花琉璃聽!

「這次刺殺與三皇子有直接關係,就連天牢之中那女人的死,跟三皇子也拖不了關係!」

「你是如何知道的?」司徒錦問道。

「我自然是有自己的方法!」見他不肯說,司徒錦礙於對方是花琉璃的手下,也不好過於多問,淡淡道:「那你可有證據?」

「證據沒有,不過我查到,三皇子每月都會跟一個人見面!三皇子的手下都喊那個人為公子。」

「難不成三皇子還是別人的走狗不成?」

如果真是這樣,那事情可就越來越棘手了。連一國皇子都為他賣命,若其他國家都跟東籬國一樣,那豈不是……

花琉璃與司徒錦相互對視一眼,均看出對方眸子里的擔憂,苗族之行,刻不容緩。

蠱蟲,好像所有事情都跟蠱蟲有關!每一個來刺殺或者跟某些事件有關的人,都是身中得蠱毒,她自大葛村,追到帝都,蠱蟲一直再反覆出現。

背後操控的大手,到底是誰?他的下一個目的又是什麼?

不可能只是單純的想得到東籬國,難不成他想同一天下?

想到此,她突然想起那些黑衣人死時,嘴裡喊著主上萬壽無疆,一統天下什麼的。難道所有的事情都跟那勞什子主上有關?

天知道他們得到主上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俊是丑!

「暫時不要聲張,葉劍清你繼續監督三皇子!這段時間不要見面了,如果有新情況,就去秘密基地留下書信就好。」

「好!」

葉劍清不動聲色離開花府後,花琉璃看了司徒錦一眼道:「我感覺事情給越來越亂,甚至超出了控制範圍!」

「那就抽絲剝繭,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花琉璃點點頭,道:「我就好奇了,嘉華公主的侍女為何會知道萬蠱之王?甚至連你母親都知道,如果說那個女人跟苗族的人有關係,但刺殺南赤炎的人又跟鬼殿有關係。想不通,想不通!」

見她暴躁的錘自己的腦袋,司徒錦道:「那只有一種可能,鬼殿與苗族的人有關係,現在想這些也沒用,不如去了苗族以後,了解清楚再說。」

「只能這樣了,要不咱們先不等南赤炎了,等他好了,再去追咱們也行!」

「這個法子雖說可行,但南赤炎武功不錯,我們一起去的話,對上苗族還有些勝算。」

「那我只能用特效藥讓他傷口加快癒合!」

「好!」

這時,小一來了,見到司徒錦抱拳道:「主子嘉華公主出事了,整個人老了至少十歲,所有御醫都去了,你們要不要去看看?」

花琉璃聞言,從椅子上做起來,道:「老了十歲?難不成追蹤蠱是她下的?」

「這個屬下不清楚!」

見花琉璃焦急,司徒錦忙拉住她道:「我陪你一起去看看。」

「好!」

…………

兩人來到驛站以後,發現御醫都到齊了,一個個搖頭嘆息,束手無策!

見到花琉璃后,一個個全都圍了上來,道:「仁義公主,我們到現在都沒弄明白嘉華公主為何會逐漸變老!」

「我們先進去看看的情況!」說完拉著司徒錦朝著嘉華公主的房間走去……

看著躺在床上毫無生氣的嘉華公主,花琉璃搖搖頭,這一看就是被追蹤蠱反噬的後果!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看著失魂落魄的嘉華公主,花琉璃站在床邊,道:「這都是蠱蟲反噬的後果,而且你衰老的情況會一直持續下去,直到死亡。」

嘉華公主費力的轉過頭,看著的依舊貌美如花的花琉璃,雙眸迸發出強烈的恨意。

「花琉璃,本公主計劃了這麼久,沒想到最後還是失敗了!真正的萬蠱之王在你手裡!不然,我不會遭遇蠱蟲反噬!」

花琉璃居高臨下的看著如四十歲婦人的嘉華公主,道:「我並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你這情況,確實像古書上說的,遭遇追蹤蠱反噬的癥狀!你堂堂公主,怎麼會有如此邪惡的蠱蟲?誰給你的?」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見她執迷不悟。花琉璃笑了笑道:「確實你沒必要告訴我這些,那就讓攝政王親口問好了!」說完轉身離開了嘉華公主的床邊,朝著門外走去。

卻在她即將邁出的剎那,嘉華開口了,「讓司徒錦單獨留下,我只把知道的都告訴他!」

「本世子還真不感興趣!」

「司徒錦,只要你留下,就知道所有關於蠱蟲的一切!」

「我們信你才有鬼!咱們走……」說完拉著司徒錦就要離開……

「花琉璃你怕了!」

花琉璃聞言,站定身子,轉過身,看著一臉陰沉可怖的嘉華公主,笑道:「我從未怕過,嘉華,自你一開始接近我,表現很熱情我就奇怪,直到攝政王被刺殺的那天,我懷疑你跟這起事件有關係!在得知你有衰老癥狀以前,我一直只是更懷疑,沒想到……」

她的設想還真准!

「呵~知道又如何?難不成你還會殺了本公主不成?」

「當然不會,你又沒做什麼傷害我的事,不過攝政王會不會殺你,就難說了!」

「成王敗寇,只可惜,到死我都未能得到所愛之人!!」

說完一副不想說話的樣子,花琉璃轉身出去,來到攝政王的房間,發現他靠在床邊,見她進來,道:「她怎麼樣了?」

「已經蒼老成四十多歲的婦人了,你被刺殺這件事,她也參與了,她是你們南陽國的人,你們自行處理解決。」

南赤炎看了花琉璃一眼,嘆了口氣道:「她果然還是放不下!阿輝,把嘉華公主送回南陽國,終生不得離開公主府!」

「嘉華帶著追蹤蠱,那是一種古老而又邪惡的蠱蟲!」

你就這麼放過她,是認真的嗎?

南赤炎別有深意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一會兒你就知道本王這麼做的原因了。」

消息傳給嘉華公主沒多久,她就讓人喊南赤炎過去,在得花琉璃一臉驚訝的目光中,南赤炎下床往嘉華公主的卧房走去!

「咱們也出去吧!」

。 「哦?」

李和來了興趣,他之前還真沒了解過,在內地的時候,他習慣的是隨著變動率上升,通緝等級一級一級往上加,作者拿到幻想力量的同時,開始應對更強的敵人。

而五大幻想組織的領地,規則竟是有些不同。

張執象笑道:「在五大幻想組織的領地,是有一位特別專員常年駐守的,而特別專員更是有著獨斷的權力。」

「在我們上報之前。」

「404機關並不會有什麼動作,除非,變動率超過20%,因為25%的變動率就會達到七星通緝的標準,審判委員會將介入。」

「這最後的5%,就是緩衝空間。」

「404機關將全力鎮壓,所以,一旦我決定上報,或者變動率超過20%,在這些領地連載的作者,就要面對整個404機關了。」

原來如此。

這豈不是說,只要張執象願意……就能夠在20%的界限內隨意刷分?

張執象看出李和的想法,笑道:「哪有那麼容易,特別專員許可權強大的同時,考核也是十分嚴謹的,李和你到罪惡之都來的那大半個月,等待新春大戰的大半個月,可曾看到有作品超過1%的變動率從而長久的影響世界?」

李和回想一下,還真沒有。

偶爾有這種事情發生,那都是幾秒鐘內就消失了,而且,當初了解無限出版社那些簽約作者,甚至有連載十年的作品……

為了限制變動率的提升,更是主動在銷毀市面上的書籍。

也就是說……

「沒錯。」

「只要超過1%的變動率,就直接由我負責,而我,將必須在24小時內將幻想事件結束,否則,就是瀆職。」

「一年,大概也就只有一次機會可以作為容錯率。」

「而就算只發生一次,今年的考評也就只能是差了,不能評優,影響可是很大的,各種福利都會取消不說,連續兩年的差評,第三年就要被調離了。」

Leave a Comment

https://linkmycontent.com/wp-content/uploads/situs-judi-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threeguru.com/wp-content/uploads/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www.padslakecounty.org/wp-content/uploads/rekomendasi-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sandpointmedspa.com/wp-content/uploads/bocoran-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ihmcathedral.com/wp-includes/daftar-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irisprojects.com/daftar-judi-slot-online-jackpot-terbesar/

www.techeasypay.com/slot-gacor-online-gampang-menang

https://www.clinicavalparaiso.cl/kumpulan-situs-slot-gacor-terbaik-gampang-menang-resmi/

https://www.forumartcentre.com/wp-includes/slot-gacor/

https://lawschoolsecretstosuccess.com/wp-includes/slot-gacor/

http://threeguru.com/wp-includes/link-situs-slot-gacor/

https://volpeuomo.it/wp-includes/slot-gacor/

Slot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