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星辰卻已經放開了她。

他的眼底似有化不開的愁緒和心事。

正是:

曾經我擁有廣闊的世界

曾經我自由自在地翱翔

曾經我是黑夜的一顆星

曾經我穿越了疾風驟雨

然而這一切

都在你出現的一瞬間

消彌

我的世界變得越來越小,小到只能容的下你

我收起翅膀,心甘情願地為你停留

我願成為你的暖陽,照亮你前方的路

我把你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為你遮風擋雨

請讓時間慢慢地走

我會默默地陪着你

直到有一天

你不再懷疑,臉上也有幸福的光彩

那時,我也會看見你的笑容吧?。 楚若雲眼眸晦暗不明,裡面跳動著的是淬了毒的冷芒。

蘇姨娘察覺出了她的意圖,心驚膽戰喝道,「你敢對我出手,我可是你母親!」

話音剛落,一隻冰冷的手便掐住了她的脖子。

楚若雲用力收攏手指。

快要窒息的蘇姨娘眼珠上翻,艱難吐字,「逆女,你敢殺我,若是讓你父親知道了,你以為自己能全身而退嗎?」

楚若雲冷冷一勾唇,嘲弄開口,「姨娘說的是,所以雲兒也得顧著你與我之間的母女情分,不能讓外人瞧出來。」

說完,她手下一松。

蘇姨娘便渾身無力地癱在了榻上。

她心思微動,正要起身逃跑,卻發現手腳連一絲力氣都使不出來。

「你對我做了什麼?」蘇姨娘驚恐萬分地瞪著不遠處的楚若雲。

眼前的楚若雲還是那張秀美嬌弱的臉。

這張臉,她曾經很熟悉。

但此刻她卻覺得……這個女兒陌生得可怕。

楚若雲撥動著腰間佩戴的香囊,似笑非笑道,「這是女兒為姨娘特製的香囊,裡面加了一味名為入骨酥的葯。」

「若是嗅到了這香味,便會覺得全身骨頭酥麻,渾身無力。」

她今日到這裡,就是為了出一口氣。

又怎麼會任由姨娘鬧出動靜來,自然要做些準備。

方才她靠近姨娘,也不過是想等藥效發作。

楚若雲取下了鬢邊的海棠簪子,朝著蘇姨娘緩緩傾身。

簪子在蘇姨娘面前閃著銳利的寒光。

她想要逃,卻連手指都無法動彈,「雲兒,姨娘可是為了你才落得這下場的,你怎麼能忘恩負義?」

楚若雲掩唇冷笑,「姨娘錯了,雲兒怎麼會忘恩負義呢。雲兒這麼做,便是在報答您的恩義啊。」

如若不是她聽了姨娘的話,一次次急功近利。

她何至於成了現在這樣。

她怎麼會忘記姨娘的「恩」啊!

楚若雲眸光陡然轉厲,便將簪子精銳的頂部刺進了蘇姨娘的背。

她緊緊捂住蘇姨娘的嘴,只能聽到一聲聲痛苦的低吟。

楚若雲看著蘇姨娘那痛苦猙獰的表情,卻覺得無比暢快。

她獰笑著將簪子一次次落下。

也不知過了多久,楚若雲才力竭作罷。

蘇姨娘雙目圓睜,躺在榻上。

她渾身上下,幾乎到處都是鑽心的疼痛。

這時,春杏端著一碗褐色的葯汁走了進來,小心翼翼放到桌上,「二小姐,姨娘的葯好了。」

蘇姨娘立時回神,朝著那碗葯看去。

楚若雲便已經端起那碗褐色的葯汁走到了榻邊。

「姨娘,這可是雲兒吩咐人特地為你熬制的湯藥,只要姨娘將這葯喝下去,我便能擺脫現在的困局了。」

她那雙盈盈水眸閃動著淚花,說話的時候極是乖巧無害。

但蘇姨娘還是看出了她眸中的森森殺意。

她驚懼不安地質問,「你這是要毒死姨娘,楚若雲,你好狠的心啊!」

楚若雲面色不虞,壓抑了幾分怒意,「姨娘,雲兒這也是為了您著想。您瞧瞧您現在的日子,便是二等丫鬟都比您過得好。」

「若是以前,您還有翻身的機會,但如今您已經年老色衰了。父親又怎麼會再寵你。」

「倒不如您喝下這葯,只要您沒了。您假孕的事情,便不會連累到女兒身上,女兒就能破開現在的困局。」

楚若雲淺笑盈盈,將湯匙遞到了蘇姨娘唇邊,卻被蘇姨娘避了開。

她用儘力氣,撞向楚若雲,「逆女,你休想害我。」

楚若雲一個不留神,被她撞得將湯匙中的葯灑了出來。

「姨娘,雲兒本想讓您安安心心的去。可您卻不領情,既然如此,雲兒便可不客氣了。」她臉上笑意盡數斂去,掰住蘇姨娘的下顎,便把葯灌了下去。

「咳咳咳……」蘇姨娘劇烈地咳嗽起來。

她唇角邊儘是灑落的湯藥。

或許是求生的慾望過於強烈。

她竟找回了些許的力氣,用手使勁地摳著喉嚨,企圖將葯汁吐出來。

楚若雲像是看小丑一般盯著她,冷冷開口,「沒用的,這毒藥見血封喉,只要稍有沾染,便會心脈衰竭而亡。」

「你……」蘇姨娘眼神複雜地看著她,突然凄然大笑起來。

一股攪動得她五臟六腑都疼痛不已的寒意襲來。

她止住笑聲,滲滿了恨意的眸光直射向楚若雲,「我一輩子都在跟趙茹較量,但現在看來我的確是輸了。」

「她不僅僅在出身跟地位上贏了我,甚至連生的女兒都勝過我的女兒百倍。」

「楚若雲你竟敢弒母,早晚有一天,你也會自食惡果的!」

楚若雲被她看得頭皮發麻,卻又因為她那句話,惱恨不已道,「總有一天,我會證明給姨娘看。我跟你不一樣,你鬥不過夫人,不代表我鬥不過楚鳳九。」

「姨娘也無需怨恨我,要想達到目的,必須要狠。」

「雲兒這也是按照您的吩咐在辦事啊,您就安心上路吧,且等著雲兒嫁給寧王,坐上那最尊貴的后位。」

「你好生狠毒!」蘇姨娘因為痛苦,全身都蜷縮在了一起。

她艱難地吐出那句話,便瞪大了眼睛,徹底沒了氣息。

楚若雲見她久久不說話,伸手一摸,這才察覺到她心脈已經停止了跳動。

她有些釋然地垂下眼眸,扶著床邊,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

春杏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便見蘇姨娘沒了性命。

她剋制住想要逃走的慾望,戰戰兢兢地扶起楚若雲問,「小姐,現在該怎麼辦?」

她只當二小姐是來出氣的。

誰知道她居然把蘇姨娘毒死了。

她再如何連累二小姐,那也是二小姐的親娘,

二小姐怎麼能狠得下心……

楚若雲面色漸漸恢復如常,淡淡道,「姨娘被貶為通房,除了那個小丫鬟,根本不會有人前來。所以在姨娘的屍首被人發現之前,我們還有時間布置一番。」

春杏只覺得如芒在背,「小姐的意思是?」

「傳出話去,就說姨娘得了怪病。」

「我那好姐姐,既然有這麼一手醫術,怎麼也得來瞧瞧吧。」

「您是要藉機嫁禍大小姐?」春杏立時恍然開口。

「嫁禍?本就是她欠了我,我難道不該討回來。」楚若雲冷冷睥睨向春杏。

只一句話,便令春杏駭然垂首,「是奴婢失言,奴婢馬上下去安排。」

「嗯。」楚若雲沉聲道,「派人看著這裡,不能讓旁人靠近,壞了我的計劃。」

說罷,她便目光深深望了蘇姨娘的屍首一眼,隨即拂袖離去。

。 提拉特彌斯緩步走出來,說道:「沒有死亡,自然不知道活著的好處,說的不錯。」提拉特彌斯這麼說著,伊蓮娜也從遠處走過來,道:「說的是沒錯,但是你這身體真的看起來……太弱了。西蒙斯的軀體還在那裡放著,你要不然還是勉強一下,轉換到那具身體裡面,至少戰鬥起來不會拖我們的後腿,你也看到了,我們的身體現在都是以能領轟擊為主要攻擊方式的,這種攻擊無論是對戰機械戰士、機械獸還是人類都有天然的優勢,你的身體雖然對付人類還算可以,但是在其他守衛者前就有很大的缺陷。」

幾人正說著話,空中一個聲音叫道:「伊蓮娜殿下說的沒錯!」

李鑫海等人抬頭望過去,安德魯站在一架飛行器上,浮在空中,看起來剛剛從高空落下來。

他腳下的飛行器有著四隻一米余直徑的螺旋槳,中間是一個平台,他站在其中居高臨下看著叢林中的情況,端的是十分愜意。

「從空中看,安平殿下的攻擊範圍只有其他人的三分之一。雖然你有死神鐮刀,但是它沒有足夠的能量,所以它的殺傷範圍完全沒有辦法跟其他人的全力一擊相媲美。」安德魯繼續下降,停在了草地上,走了下來,向著眾人聚攏過來。

安德魯的身體具有強大的電磁信號控制能力,所以他在空中可以屏蔽林中戰鬥所產生的電磁波,這樣即便是林中眾人打的天本地裂,機械城也不會注意到這密林中的情況。

「啊哈,你們也過來了!」提拉特彌斯轉而向著李鑫海等人,向他們打了個招呼。「剛才接到woker8899的報告,你們的外骨骼也製作完畢了,你們可以去實驗室裡面試試,選擇自己合適的,然後佩戴上。我們這兩天需要把自己武裝起來,因為接下來的事情,我們可能有一場艱苦的探險!」

「艱苦的……探險?」

「對!」伊蓮娜道。行動組隊員和寧定等人雖然也在地表,但是他們是人類,受限於人類對於地面的控制情況在逐步萎縮,所以地球表面的情況他們並不太清楚,而拉特彌斯被困在機械城二十多年,地面的情況也不太清楚,只有伊蓮娜對現在地面的情況最清楚。

從手段上來說,她製造的那些機械獸雖然體型和戰鬥能力、還有材質不能與機械城製造的戰鬥用機械獸相比,但是這些小東西體型小,更容易隱藏自己的行蹤,所以在二十多年的時間裡已經多多少少遍布全球,所以地面上的任何風吹草動都沒有逃過伊蓮娜的耳目!

提拉特彌斯當年將伊蓮娜帶出機械城的虛擬空間,本質上並沒有什麼惡意,雖然過程艱苦了一些,但是伊蓮娜本性向生而行,所以她早已和提拉特彌斯成了友神,況且伊蓮娜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創造生命,而提拉特彌斯原本也是司創造的主神,所以兩人早已沒有了隔閡。

現在兩個人都已經確定他們兩個都不想死,所以接下來的聯手對抗機械城便是唯一的出路。

「現在世界的主戰場集中在亞洲和歐洲,非洲地區過於貧窮,機械城也沒有什麼興趣去攻佔,但是美洲地區不一樣。美洲地區已經被機械城佔領了三十年,現在已經沒有什麼人類在那裡存活了,但是根據我的耳目們彙報,那裡機械生命體倒是不少,如果我們能夠去那裡,在機械城的後院放上一把火,那麼亞洲地區的情況就很可能被大大改觀!」

丽冉 伊蓮娜說的很是輕鬆,但是眾人聽得不覺心中一振!

李鑫海等人這還是第一次聽說美洲地區已經有了機械生命,這肯定是機械城的居民們遷移到地面的結果,而從機械城的地面城市對這些機械生命進行策反,擾亂機械城這樣的計劃,他們還是第一次聽說!

難道,機械生命體也能策反?

「好主意!」林子外面,一個人也在大叫起來。

幻刀來了。

這傢伙怎麼進來谷中的,沒有人知道。但是他的那些機械獸呢?

而他一出現在提拉特彌斯和伊蓮娜的面前,提拉特彌斯和伊蓮娜不約而同輕「咦?」了一聲。

幻刀的身形比機械戰士略矮,和人類身體相仿,但是他此刻看起來精神奕奕的,狀態極好,微笑著走了過來,道:「不能從正面改變戰局,那麼我們就去敵人的後方擾亂他們的部署,這是釜底抽薪的做法,很不錯的主意。」

提拉特彌斯笑問:「怎麼,你也有興趣?」

「你的那些機械獸怎麼辦?」斯特羅格問。

「他們?當然是帶上了!我測試過了,只要能量充足,它們日行千里完全是沒有問題的。再說了,我們既然是要去機械城的後方鬧事,怎麼能不帶一點兵力呢?嗯……不過,唯一的問題是我們怎麼去的問題。美洲地區跟這裡可是隔著一個太平洋,難道我們要從海上蹚水過去?這個計劃聽起來很瘋狂,但是我喜歡。」幻刀答。

Leave a Comment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https://www.tutorialwork.com/daftar-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batdongsantaynguyen.vn/togel-online/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https://www.yogazaragoza.com/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terbaru/

https://youthmovenational.org/daftar-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jackpot-terbesar-terbaik/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https://orangkaya.live/daftar-situs-slot-paling-gacor-gampang-menang-jackpot-terbaru/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https://sites.google.com/view/kumpulan-link-situs-slot-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