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早餐,余媚吃得很不是滋味。

凌清眠和安以舟說說笑笑,而淮老時不時也搭上一兩句。

不然就靜靜地吃早餐。

完全把她排外。

其實是她自己自恃清高,加上被嫉妒心蒙蔽,不願和凌清眠說話。

而安以舟本來就不喜歡她,那就更不用說會和她有話題聊。

看著都覺得礙眼。

余媚嘴角扯出一絲笑容,「淮爺爺,安先生也和您一起回國吧?」

她知道他每次來淮爺爺這裡,都要進行嚴密的訓練,過幾天就會回國。

「嗯。」淮晚淡淡回道。

余媚美眸閃過欣喜,「淮爺爺,不知道安先生今晚……」

安以舟突然打斷,「不用想,我二哥不會去。」

「小安先生對我有偏見?」余媚擠出笑容,握緊了桌底下的手。

安以舟懶得理會她,扔掉餐巾站起來,「二嫂嫂,吃飽了嗎?我帶你出去逛一逛?」

「嗯。」凌清眠點頭,隨即看向淮老,「淮老,您慢慢吃,我們先出去溜達一圈,嗯……消消食。」

她咧嘴俏皮地笑。

淮老擺擺手,「去吧。」

兩人剛離開,余媚的心思開始坐不住,不一會,站起來,「淮爺爺,那我和爺爺今晚在rise西餐廳等您。」

說完拿包匆匆離開。

淮晚眯了眯眼,「阿林,找人跟著小舟和那小丫頭,有什麼事及時通報。」

「好的,淮老。」管家隨後走出餐廳。

凌清眠和安以舟在別墅周圍溜達。

「小舟舟,你和那個余媚……嗯,你們之間有什麼故事?」凌清眠猛然拍上他的肩頭。

「余媚?我跟她?」聲音猛地提高八度,「怎麼可能!」

「那你為什麼對她偏見那麼大?」凌清眠掏了掏耳朵,往旁邊站了站。

安以舟氣憤,「二嫂嫂,你不知道,她覬覦二哥!」

「嗯?」凌清眠眼眉一挑。

莫非這其中有什麼她不知道的故事?

「我們每次來老頭這裡,那女人就會出現,總是死皮賴臉地往二哥身邊湊,有一次還假裝腳崴撲到二哥懷裡,不過還沒碰到二哥,就被踹開了。」

「我當時就站邊上,看得真真切切,所以才會那麼厭惡那種女人。」

「老頭如果不是看在她家老頭的份上,早把人給轟出去別墅。」

要不然哪還有機會讓她在那裝,噁心人?

凌清眠嘴角抽抽,他說得那麼起勁,就好像那個人是他一樣。

「二嫂嫂,你聽完后不吃醋?」安以舟看她一副不在意的表情,奇怪地問。

「沒辦法,我家阿以太帥了。」凌清眠揚唇,滿眼的驕傲與自豪,語氣包含與有榮焉之幸。

傲嬌地睨他一眼,「而且這都是那些女人單方面愛慕,阿以都沒有理會她們,我吃哪門子醋?我還不想整天泡在醋缸里。」

「哈哈,二嫂嫂,二哥可是每天都在吃醋呢。」

意思是你不該吃點醋?讓二哥高興高興?

後面,跟著一輛車。

余媚透過擋風玻璃看著,手上拿著電話,「幫我查一下他身邊出現的女孩是誰。」

晚上,淮晚去赴宴,安以冰等人結束五天的訓練,回到別墅。

每個人臉上都掛了彩。

看到安以冰嘴角的瘀傷,凌清眠頓時就心疼了,輕輕撫過他的嘴角,「阿以,還疼嗎?」

「眠眠回去親親就不疼了。」安以冰附在她耳邊低聲說。

凌清眠臉紅,但還是點了點頭。

安以冰眼裡閃過得逞的笑意,隨即將她抱走。

她還沒有反應過來。

「怎麼就沒人心疼我呢?」季肖亮揉著嘴角,心裡酸溜溜。

梁易銘摸著臉上瘀傷傻笑,「我回去也讓韓暖看看,讓她心疼心疼我。」

「嘖!」安以舟被兩人噁心到,雞皮疙瘩掉一地,搓著手臂往郝在晨身邊靠,「現在就剩我們倆還是正常的。」

郝在晨瞟他一眼,「……」

笙梦 第二天回國。

凌清眠是在安以冰懷裡醒過來的。

想起昨晚……嚇得她從他懷裡起來。

安以冰長臂一伸又將她撈回來,知道她害怕,但不想讓她產生抵觸,在她耳邊好一頓輕哄和誘導。

他對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情之所至。

不知道凌清眠有沒有聽明白,總之,看其樣子像是似懂非懂。

……

飛機抵達上都城。

凌清眠剛回來聽到的第一件事那就是安梅回上都城了!

還是兩天前的事。

而之所以沒有提前告訴她,說是想給她一個驚喜。

如果不是蔡潔顏打電話跟她說,怕是還被蒙在鼓裡。

等掛掉蔡潔顏的電話,凌清眠當即就給安梅打了電話過去。

「梅姐,你現在住哪?」

「清眠,我明天去你那再說。」

「梅姐,你怎麼不去潔顏那住呢?你也不告訴她你住哪裡。」

「這個……清眠,我們明天見面再說哈!你剛趕完飛機回來,肯定很累,早點休息,拜!」

一整句長話說完,掛掉電話。

凌清眠看著手機傻眼,梅姐該不會是被武祁拐走了吧?

不得不說真相了。

安梅和武祁在T城相處的那段時間裡,兩人剛開始因為在設計方面的成就而互相欣賞,到最後慢慢產生情愫,相互吸引。

而安梅也開始對武祁敞開心扉,打開心結。

兩天前,在武祁的極力勸說下跟隨他回上都城。

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該放下的還是要放下。

現在,安梅就住在武祁那裡。

武祁放下鉛筆,走到沙發坐下,「你緊張什麼?」

自從掛掉電話,就一直坐立不安。

「我不知道明天該怎麼和清眠說,我和你……」安梅欲言又止。

武祁明白她的意思,「你想說我們發展太快,讓人不敢相信?」

「嗯。」

明明一開始兩人沒有任何一點交際,現在卻一下子晉陞為男女朋友。

武祁把她攬入懷抱,「不用想那麼多,這說明你有魅力,成功地俘獲了我的心。」

「那還用你說。」安梅傲嬌哼兩聲,剛才還緊張的情緒全然不見。

明天。

安梅和武祁來安凌公館,隨後的還有蔡潔顏、安敏柔,郝在晨,季肖亮。

蔡潔顏打量客廳,「哈塞,清眠,好羨慕你。」

「有什麼好羨慕的?」凌清眠覺得她這話說的有些莫名其妙。

「難道不令人羨慕嗎?看看,這麼寬敞漂亮的大公館。」往安以冰那瞄了瞄,「還有那麼好的一個男朋友。」

凌清眠不置可否。

「清眠。」蔡潔顏把她拉過來悄咪咪地講,「自從你們倆在一起,我表哥就沒有給我打過電話,我也不敢聯繫他,不知道表哥怎麼樣了。他有聯繫你嗎?」

她怪擔心的。

凌清眠搖頭,「沒有。」

想想確實有好久沒見到許如清了,電話微信也都沒有聯繫,怕不是那天在停車場傷了他的心吧?

「好吧。」蔡潔顏有些失望。

「嗯……我回頭再……」

話沒說完,安以冰把她拉回身邊。

凌清眠簡直無語了,「我們還沒有說完話。」

「坐下再說也不遲。」拉她坐下。

其他人隨後都落坐。

安梅遞上禮物,「清眠,這是我和武祁補給你的生日禮物。」

「謝謝梅姐,還有……」凌清眠接過,安以冰拿過交給梁廣軒和顏瑾,她露齒一笑,「未來的姐夫。」

安梅嗔道:「八字還沒有一撇呢。」

「梅姐,你都放下啦?」凌清眠看她幸福的模樣不由一問。

談起以前,安梅有了勇氣去面對,「我以前也不知道在逃避什麼,可能是對姐姐感到太失望。」

「她一直是我最親近的親人,卻沒想到最後會搶走我名義上的未婚夫。縱然我不喜歡他,我們的訂婚也只是商業聯姻,可是姐姐為了他和我決裂,我當時是真的很痛苦,所以才選擇逃避。」

「但現在,我從當年的事中走出來了,如果姐姐跟他在一起會幸福,我衷心祝福他們。」

「梅姐,你現在就找到了真正喜歡你的人。」安敏柔說。

安梅臉上洋溢笑容,「嗯。」

安以冰怕弄疼她的後背,攬著她的肩膀,「如果眠眠不想讓我擔心,就讓我看一眼。」

「若是真如眠眠所說後背傷的不嚴重,那我叫安梅上來給你擦藥,好嗎?」

凌清眠不知道自己應了他什麼,背對著他。

雖然都是些細小的划傷,但這些傷痕出現在她雪白的肌膚上,安以冰心裡還是止不住地心疼。

而且有些沁出血已經凝固成小血珠。

「阿以……」他的指尖在背上劃過,凌清眠渾身顫慄。

安以冰顫聲說:「眠眠一定很疼。」

「不疼了,你快給我上藥吧。」凌清眠臉還是紅的。

幸好出來時她習慣帶上傷葯,就是為了哪天出去旅行的時候防個萬一。

「好。」安以冰拿來傷葯,給她消毒傷口上藥。

Leave a Comment

https://linkmycontent.com/wp-content/uploads/situs-judi-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threeguru.com/wp-content/uploads/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www.padslakecounty.org/wp-content/uploads/rekomendasi-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sandpointmedspa.com/wp-content/uploads/bocoran-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ihmcathedral.com/wp-includes/daftar-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irisprojects.com/daftar-judi-slot-online-jackpot-terbesar/

www.techeasypay.com/slot-gacor-online-gampang-menang

https://www.clinicavalparaiso.cl/kumpulan-situs-slot-gacor-terbaik-gampang-menang-resmi/

https://www.forumartcentre.com/wp-includes/slot-gacor/

https://lawschoolsecretstosuccess.com/wp-includes/slot-gacor/

http://threeguru.com/wp-includes/link-situs-slot-gacor/

https://volpeuomo.it/wp-includes/slot-gacor/

Slot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