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之後,他便霍出了自己的老臉,求了趙武德父子一個下午,這才讓對方答應把趙飛燕送入大都聖院修行。

可現在倒好,還沒等趙飛燕加入聖院,居然就被吳起給趕跑了,他想要再把人請回來,天知道還有沒有機會。 「你最好祈禱那丫頭還能回來,若是她真的不再加入聖院,本座一定要給你好看!」 惡狠狠地瞪了吳起一眼,他這會兒也不再遲疑,身形一閃,直接離開了校場,只剩下吳起癱坐在那裏,狀若痴獃。 ………… 與此同時,大都城的一處街巷深處。 「飛燕姑娘,想不到咱們這麼快就又見面了,我就說咱們是真的有緣么,哈哈哈!」 看着眼前的趙飛燕,雲逸凡的臉上寫滿了欣喜,他做夢都沒想到,居然會在大都聖院跟對方再次相見,而且還是在那樣的情形之下。 「適才沒有第一時間跟雲公子相認,還望雲公子莫要見怪。」 趙飛燕的臉上也是充滿了興奮的笑容,一改之前的冷若冰霜,顯然,再次見到雲逸凡,她的心情也是好得不得了。 「飛燕姑娘言重了。」雲逸凡搖頭一笑,「對了飛燕姑娘,你的傷勢已經徹底好了吧?我看你現在的修為………」 目光在趙飛燕的身上掃視一周,雲逸凡的眼底不禁閃過一抹驚色。 他雖然早就知道趙飛燕痊癒之後會因禍得福,但他還是沒想到,對方的後福居然如此誇張,不得不說,對方現如今的修為,簡直讓他難以置信。 「一切全虧了雲公子,若是沒有雲公子相救,飛燕恐怕早就已經死了,又怎麼可能會有現在的成就?」 趙飛燕甜甜一笑,看向雲逸凡的眼神依舊充滿了感激。 她現如今取得的成就越高,心裏對雲逸凡的感激就越濃烈,畢竟,她現如今所擁有的一切,都可以說是雲逸凡賜予的。 「哈哈哈,哪裏哪裏,這都是飛燕姑娘自己的福氣。」雲逸凡朗聲一笑,擺了擺手道。 「雲公子就不要謙虛了。」趙飛燕搖了搖頭,「對了雲公子,你是想加入大都聖院么?如果雲公子真心想要加入大都聖院的話,我可以回去讓爺爺出面,想必雲公子應該已經知道爺爺的身份,只要爺爺出馬,聖院院長顧凌風還是會給爺爺幾分薄面的。」 「大都聖院么?我看還是算了吧,連聖院的執事都是虛偽奸詐之輩,這樣的地方,還是離得遠一些為好。」 雲逸凡的眉頭皺了皺,隨後搖了搖頭道。 他對大都聖院已經失望了,從導師到執事,居然沒一個講理的,這樣的地方又能教出些什麼人來? 「我也覺得大都聖院不怎麼樣,若不是那個聖院院長顧凌風求了爺爺和父親好久,我才懶得去那裏修鍊呢!」 趙飛燕點了點頭,突然眼神一亮,「雲公子,我看不如這樣吧,你也別去什麼大都聖院了,不如加入我們虎翼軍吧,以雲公子你的實力,至少也能做一個小隊長,另外雲公子還精通醫術,甚至可以成為軍醫處的軍醫,不是要比在大都聖院做溫室里的花朵好得多?」 「加入虎翼軍?這………」 聽到趙飛燕之言,雲逸凡的眉毛不由得微微一挑,眼底閃過思索之色。 。 夜籠天地,星辰懸空。 明月之光灑落在地面上,讓沉寂的天地顯得更加的神秘莫測,靈山下的血腥氣尚未完全消散。 此時,天代國皇宮外,一輛車輦停了下來,只見一身穿華服的男子在眾人的擁簇下朝著皇宮深處走去。 龍威殿內,公孫聖昌聽到殿外傳來尖細的聲音,臉上的陰霾一掃而空,身影驟然從木案前騰起,眸光向大殿外看去。 「皇上,玄赤國魏哲太子來了!」 「快請他進來!」 良久。 一位華服少年進入大殿中,他一襲略微緊身的黑衣將完美的身材展露無遺,手執一把白色的摺扇,整個人身影上流露出淡淡的真氣波動,此人正是玄赤國太子魏哲。 「魏哲見過天代國君!」 「魏哲太子不必如此多禮,趕緊坐下說話!」 公孫聖昌注視著眼前的男子,眸光中充滿了警惕之色,因為世人都盛傳玄赤太子魏哲有經世之才,才華無雙,一身修為更是深不可測。 江湖上盛傳凡是見過魏哲出手的人都已經是死人,他雖生在帝王家,位居東宮,可卻經常流連於江湖中,廣交天下豪傑。 公孫聖昌不知玄赤國皇帝魏翰到底是何意,為什麼會讓魏哲來到天代國和自己商討征楚之事。 「天代國君,此次我父皇派我前來商討兩國征討楚國之事,不知國君有何打算!」 面對武功深不可測,溫文爾雅的魏哲,公孫聖昌神情一凝,一副信心十足的樣子,聲音淡然:「魏哲太子,天代玄赤兩國集結大軍二十萬,現在已經全部兵臨御龍城下。墨鼎天,白奇略二將帶領的惡魔軍團也已經深入楚國腹地,此次兩國鐵騎攻破楚國,斬殺楚帝簡直易如反掌。」 「天代國君是不是有些太盲目自信,據我所知楚帝現在已經開始對兩國變成加速用兵了。烏原城下楚軍突然多處數萬之眾,阻止我玄赤大軍停止不前,赤烏國也不斷向玄赤邊城發起攻擊,現在的玄赤已經沒有多餘之兵助天代國攻楚。」 「我父皇之意要是十天之內不能將楚國攻破,玄赤大軍將撤出天代國,至於國君工攻楚的事情怕是玄赤也愛莫能助了。」 魏哲身影上散發著濃郁的王者氣息,雄渾的聲音響起,深邃的眸子中閃爍著毋容置疑的神色。 「十天?」 「魏哲太子莫說十天,三天之內兩國大軍定當踏遍整個楚國,現在白奇略,墨鼎天二將怕是都已經向楚國皇城發起了攻擊,玉龍城中楚軍不過數萬之眾,他們如何可以阻擋二十萬的大軍?」 「如此甚好,要是當真三天可攻破楚國,天代和玄赤之間的盟約依舊生效,三天後要是聽不到國君傳來好消息,本太子只能下令撤走十萬玄赤軍了。」 魏哲抬手將面前的酒杯舉起,輕抿一口,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渾厚有力的說道。 「哈哈,太子放心就是,一切都在本王的掌握之中,楚國這次絕對是在劫難逃,到時楚國之地將盡數落入玄赤之手。」 「來人啊,為魏哲太子斟酒!」 正當公孫聖昌要舉起手中酒杯時,殿外一名公公進來疾步來到他的身旁,在其耳邊低語了一陣。魏哲並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眸光停留在公孫聖昌的身影上,想要窺探出一點蛛絲馬跡。 其實玄赤出兵助天代攻楚之事魏哲並不看好,天代國公孫聖昌絕非善類與之合作無異與虎謀皮。可是魏翰既然答應出兵攻楚,魏哲就不會讓玄赤士兵白白犧牲在公孫聖昌的手中。 「魏哲太子,本王後宮有些緊急的政務要去處理下,今夜就不能陪你一醉方休了,太子可以前往帝都驛館休息,本王已經命人為你準備好最豐盛的晚膳。」 公孫聖昌強壓著內心的波瀾,面帶淡然的笑意,聲音平靜如水的說道。 聞言。 魏哲起身離開了龍威殿,公孫聖昌看著他消失在殿門口的身影,心中強壓的怒火瞬間爆發出來,抬首將面前木案上的奏摺全部擊飛出去。 … Read more

「還愣著幹什麼,趕緊出手啊!」曹蘇寒和夏槐作為這場戰鬥的主力,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

『薩麥爾』的攻擊威力越來越強大,無論眾人怎麼進攻,對方都能輕而易舉的化解他們的攻擊。 再然後,就是他那強大的防禦能力,根本很難靠近他的身邊,更別說大量的攻擊都被直接抵擋了下來。 (未完待續……) 濕水的紙封住人的口鼻,使得人無法呼吸。 感受著窒息的絕望,感受著慢慢失去生命的恐懼…… 雖然溫柔,但很殘忍。 黑衣人劇烈地喘氣,堅持了半盞茶的功夫,終究扛不住。 他招了。 翌日一早,蕭景夜、蕭景寒進宮,向魏皇稟奏這件事的後續。 容慕白把駙馬徐勁抓到飛龍衛嚴刑拷打。 聽聞二公主立即進宮,跪在御書房前求見陛下。 但是,魏皇沒見她,讓秦總管傳話,把她叱罵一頓。 酷刑之下,徐勁終於認罪。 魏皇下旨,二公主和二駙馬和離。 徐勁發配北疆,一輩子不得回京。 好在,陛下只處置了徐勁一人,徐家暫時保全。 而二公主也被送到東郊行宮反思己過,無詔不得回京。 二公主一事,朝野震動。 誰也想到,深受寵愛的二公主、二駙馬會有這樣的下場。 徐勁被押送離京這日,依依和蕭景夜、蕭景寒出城。 徐勁的脖子、雙手戴著鐐銬,遍體鱗傷,面上布滿了血污。 他佝僂著肩背,好似蒼老了二十歲,苟延殘喘。 依依一眼瞧出,他熬不過十日。 「這幾包葯和傷葯給你,你記得用。」蕭景寒把葯遞過去。 「不用你們施捨。」徐勁傲骨錚錚地轉過身子。 「那也要看你有沒有我們施捨的價值。」依依奶聲奶氣地說,「我們不是施捨,而是可憐你被人利用了還不自知。」 荔荣 徐勁:「……」 蕭景夜給四個官兵塞了銀子,請他們移步。 依依又道:「若你不用藥,會死在半途。」 徐勁:「死有何懼?這就是我的下場!」 「知道紅衣教的世人鳳毛麟角,你不太可能知道。」蕭景寒冷沉道,「你被人當槍使,就甘心替人背鍋嗎?」 「我是二駙馬,怎麼不可能知道紅衣教?少瞧不起人!」徐勁怒了。 「紅衣教的一筆買賣,最少最少三十萬兩白銀,你不可能拿得出來。」依依軟萌軟萌地笑,「除非你動用二公主的嫁妝。」 徐勁:「……」 蕭景寒:「你深愛二公主,對二公主敬慕、愛護有加,不准許徐家的人欺負二公主。因此,你不可能動用二公主的嫁妝。」 依依又道:「你要對付我,對付梟王府,沒必要操控陛下。因為,一旦事迹敗露,整個徐家就會萬劫不復。你不可能賭上整個徐家。」 徐勁:「……」 他深深地恐懼。 這才知道,他大大地低估了這五歲小女娃! 小奶崽的臉蛋點綴著甜軟的笑靨,「能讓你心甘情願跑腿辦事的,只有一人,二公主的同胞皇兄,太子殿下。」 徐勁:「……」 蕭景寒&蕭景夜:「…………」 他們對徐勁背後的人有所猜測,對太子殿下起疑過。 但是他們覺得,太子殿下不可能對陛下下此毒手。 而小崽崽,竟然如此篤定! 徐勁身軀里的震驚翻江倒海。 凰傾公主多智近乎於妖,太可怕了! 「你的表情告訴我答案了。」依依露出得意的微笑。 「太子殿下禁足東宮,我怎麼可能見到他?」徐勁目光閃躲。 「大哥哥、二哥哥,我們走吧。」 她摟著大哥哥的脖子,朝他招招手,「太子殿下會不會派人來滅口呢?祝你好運。」 徐勁:「……」 蕭景寒心塞塞。 小不點比他這個擅謀的大奸臣,還要聰慧狡詐。 … Read more

可是現在可不是遲疑的時候,李鑫岩一個轉身,持棍橫掄,向著機械戰士的脖子掃過去。機械戰士舉臂擋過,借力順帶着將雙腳從地面拔了出來。就在機械戰士拔腳防護的片刻,李鑫岩腳步輕快,身形變幻之間已經圍繞着機械戰士轉了三四圈,一片叮叮噹噹的金屬碰撞聲中擊中了機械戰士上上下下十餘棍。

力量上機械戰士明顯佔優,所以利用身形靈活的速度優勢,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敲點什麼下來再說。 第二次交手分開,李鑫岩站在五米開外微微氣喘,而機械戰士看看自己的雙臂還有肋部,一臉凝重。 。 按照規矩,阿拂如今已經過到了蕭昭寧母親的名下,那就是國公府的嫡長子,過年,就該去給太后請安的。 由於蕭語晴前段時間在華平和君連城的婚禮上面做出了那等醜事,國公府是不可能讓她在這個時候出門的,於是就只有馮昭一人抱著阿拂進宮給太后拜年。 不想剛進太后的慈寧宮,便碰見了同時前去給太后請安的端敏和端慧。 「蕭小姐!」不同於之前的唯唯諾諾,端慧這次見到馮昭后,大方的上前來打招呼。 但是端敏,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馮昭,然後冷哼一聲,繼續朝前走著。 「蕭小姐別介意,皇姐受傷后就忘了當時的事情,這段時間養傷心情不好。」端慧善解人意的解釋道。 以前馮昭一直覺得端慧膽怯,善解人意,對她還頗有好感,如今看來,還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這個端慧的笑意都太過於虛假,只是戲演的很好。 「沒事,我不介意。」馮昭也笑著說道。 「這就是小公子吧?長得可真可愛。」端慧見到阿拂,忍不住的伸出手想去逗阿拂。 可是馮昭瞬間便想到了慧妃的兒子,不自覺的就抱著阿拂躲過了端慧伸過來的手。 「阿拂睡著了,不喜歡有人碰他。」馮昭解釋道。 「這樣啊!」端慧尷尬的將手收了回去。「那咱們快進去跟皇祖母請安吧,她老人家可是經常念叨著你呢。」 「是嗎?」 馮昭一邊同端慧周旋,一邊仔細的打量著她。 「端慧公主同端敏公主感情很好吧?」馮昭突然問道。 端慧的臉色瞬間一變,但是很快的就又用笑容掩飾了過去,「那是自然的。」 「可是端敏公主經常辱罵公主你,你就不生氣嗎?或者說……仇視端敏公主。」 「怎麼會呢?」端慧溫柔的笑道,「皇姐只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實她的人很好的,只是不知為何,和華平表姐結了怨……」 「公主是說那晚的事情嗎?」馮昭輕聲的,一臉的八卦的問道,「公主是第一個叫出聲來的,你是親眼看見郡主將端敏公主推下去的?她們不是很要好么?」 見馮昭一臉的好奇,並沒有其他意思,端慧這才放心下來,說道,「對啊,要不是親眼所見,我也不會相信這件事呢。」 「是嗎?」馮昭眼眸銳利的看著端慧。 端慧被她看得心虛,眼神閃躲的說道,「快走吧,皇祖母應該是等急了。」 馮昭眼眸一閃,注意到一旁的價假山後面有衣角一閃而過, 「你先走吧,我先帶阿拂在外面走走,免得一會兒去拜年,阿拂還沒醒。」 「那好吧,我先過去了,你早點過來。」 端慧想了想,率先朝前走去。 待人走遠了,馮昭才說道,「出來吧!端敏公主。」 裡面的人遲疑了一會兒,然後才不情不願的走出來,「你怎麼知道是我?」 馮昭笑了笑答道,「猜的。」 疑狐的看著馮昭,端敏的眼中多了些以前沒有的冷靜,「你還猜到些什麼?」 心中已經有了定數,馮昭並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公主以為呢?」 冷眸回視著馮昭,端敏略略蹙眉道,「不管你猜到些什麼,都請你假裝沒有猜到。本宮相信你也對現在的局勢很滿意,畢竟,你比我更痛恨華平,不是嗎?」 果然,這君家人,沒一個是省油的燈,都在演戲! 就連這個看上去最沒有心機城府的端敏,也跟世人演了一出失憶的好戲碼。 清冷的聲音如山澗青石卷水,馮昭紅唇微揚,「可是,公主明知道她是冤枉的不是嗎?」 「那又怎麼樣?」端敏柳眉揚起,冷笑,「本宮曾經待她比自己親妹妹還要好,可是她是怎麼回報本宮的?既然有人要冤枉她,那可就怪不得本宮了。」 唇角輕扯,端敏對著馮昭道,「你離端慧那丫頭遠一點,這個世界上,最惡毒的是養在你身邊的毒蛇。」 「多謝公主提醒。」馮昭道。「看在公主這般為我著想的份上,不妨賣公主一個人情。」 端敏疑惑的看向馮昭,「什麼意思?」 愛憐的搖了搖手中的阿拂,馮昭抬首道,「難道公主就不想知道小皇子的真正死因嗎?」 臉色一變,端敏的眼眸緊縮,「你知道些什麼?我的皇弟是怎麼死的?」 馮昭悠然一笑,「公主不妨去找太醫院的張太醫下手,據說張太醫前些日子剛在京城買了個大宅子,那宅子,可是和國公府差不多大啊!」 「張太醫?」端敏的指間發顫,眼眸泛起了幽幽的冷光,咬牙道,「那是從本宮皇弟一出生就照看本宮皇弟的太醫啊!若是他動的手,為什麼都沒有其他太醫發覺?」 馮昭繼續提點道,「有些毒,是要日積月累下來的,這種毒,無色無味,每次用量少,根本被人發現不出來,等發現的時候,已經是無力回天了!」 「原來,他們是從一開始就算計好了的。」端敏恨恨的說道。 「我能說的就到這裡,剩下的的就看公主自己了,昭寧就先行一步了。」 馮昭見好就收,沒有再多說,有些事,還是讓她親自去查的來得好,那樣才會更加的仇恨。 怎寄千里愁 如果什麼都是自己跟她說出來,反而沒了那些效果。 由於太后是第一次見到阿拂,又是上了年紀的人,抱著阿拂逗弄了半天,這才戀戀不捨的放下阿拂。 不由得又一次的嘆息慧兒兒子的夭折。 從太后的宮中拜完年出來以後,李妍的人已經等在了約定的地方。 … Read more

大概再次過了一個時辰,在這十名蘇家子弟的聯手攻擊之下,這最後僅存的一隻銀狼終於被這些蘇家都武者夢通通的擊殺掉,以至於這些銀狼在這個時候已經全軍覆沒。

而這個時候沈建才終於才這顆大樹之上跳下來,沈建看了看這些蘇家得睡們,不禁點了點頭。雖然說現如今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可以說每個人的身上都動手或多或少的創傷,而且這十名蘇家都武者當中,每一個人都身上都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血跡,而且每一位蘇靠武者的身上竟然都有一些創傷。 不過這些創傷,對這些蘇家武者的武道之心絲毫不受影響。 而且現如今當這個沈建和這些蘇家武者們並肩作戰的時候,可以說已經讓這些蘇家的武者都內心當中燃氣了希望,現如今這些蘇家的武者當中,幾乎每一個人都希望自己相應的作戰實力能夠真正的強大起來。 這樣一來,這些蘇家都武者們在今後繼續進行作戰的時候,必然能夠真正都展示出自己最為搶帶強大的攻擊力出來。 當這些蘇家武者看到沈建忽然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時候,感覺到心中極為驚訝,因為這個時候的這些蘇家的子弟夢和這些銀狼之間進行作戰的時候,這個沈建什麼時候隱藏再他們丟身邊,他們竟然不知道。 所以說當這個時候沈建說出來沈建此刻依靠自己相應實力,非常強勢都將眼前的這個血脈境界達到二階後期的這隻銀狼順利擊殺的時候,他們並沒有反倒驚訝,因為沈建如今的作戰實力和手段已經遠遠都超出了他們這些人都想象力。 這個時候,這些蘇家武者們,在沈建的組織和命令之下,便紛紛的將這些銀狼體內的妖核順利都取出來,不過這些蘇家都武者們的還是很懂事,情商也很高,他們的心中非常的明白,如果沒有沈建對他們的幫忙,或許他們這些蘇家都武者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戰鬥力,說不定現在丟蘇家已經被馮家和歐陽家族聯手吞併了。 而這個時候的這些蘇家的武者們,也正是在沈建的幫助之下,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才真正的有了順利提升,而這些蘇家的武者當中,他們如果沒有沈建的幫助,或許他們這些蘇家武者的修為實力也僅僅都是處於武體境而已,或許就憑藉他們這次蘇家武者的修鍊資源和修鍊天賦,他們或許一輩子修為境界也無法突破到武魂境。 所以說這個時候的這些蘇家子弟們對眼前的這個沈建心存感激,而沈建和他們這些人的關係也同樣是亦師亦友都關係,因此他們這些蘇家子弟們對眼前的這個沈建,都當做是長輩來看待。 甚至說如今的這個沈建在他們這些蘇家子弟的心中,可以說堪比蘇家的家族蘇長天。 因此當這個時候,這個沈建出現在他們眼前,這些蘇家的子弟們圍在沈建面前,等待著沈建的下一步的指示和命令。 而這個時候,沈建便讓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將山洞裡面被銀狼守護的這些火炎果紛紛丟取出來,這次他們來到萬妖山脈當中執行重要任務,而且甚至不惜和這些銀狼進行生死作戰,就是為了取得這些火炎果。 火炎果屬於火屬性的天材地寶,同樣也是煉丹都重要的藥草。 當這個時候這些蘇家子弟們在沈建帶領之下,終於順利的取出了這些火炎果。 不過這些火炎果,沈建也並沒有留著,因為這個時候的這些火炎果,留給這些蘇家的武者也沒有什麼用處,因為並不是所有的蘇家武者的屬性都屬於火屬性。 更何況現如今沈建帶著這些蘇家的武者們來到這裡,主要還是為了和這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族的這些子弟們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所以說這個時候尋覓天材地寶這件事情其實並不是十分重要。 而且在這個時候,沈建已經利用自己的極品培元丹,極大提升了這些蘇家武者的作戰實力和修為境界,而至於尋覓這些例如火炎果這樣的天材地寶,沈建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因為這個時候的這個沈建完全能夠利用薊州商會的能力,或許這些普通的天材地寶,畢竟現如今的這個沈建在薊州商會裡面可是一位長老,而作為一名長老而言,是有一定的權利的,如果這個沈建現如今煉丹的時候需要什麼哪類名貴的天材地寶的話,沈建只需告訴薊州商會的會長於老三,於老三必然會幫助沈建將這些天材地寶搞來。 所以說,沈建帶領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在這裡執行薊州學院的任務的時候,沈建主要是為了能夠讓這些蘇家都武者們能夠真正的擁有其戰鬥的實力。 而這個時候的這些蘇家的子弟們,他們當中的每個人的修為實力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而現在隨著他們這些人戰勝了這些銀狼,並且還能夠成功的獲得了火炎果,最後以至於他們這些人心情大爽,以前沈建帶著他們這些人在萬妖山脈當中進行歷練的時候,心情也同樣十分的興奮,但那個時候心情興奮和現在的心情興奮可以說是完全不一樣的。 要知道以前他們這些人能夠戰勝這些萬妖山脈當中的妖獸,可是很大程度之上依靠沈建送給他們的丹藥的輔助才讓自己實力得到了順利的提升要知道在那個時候他們當中的每個人都獲得了至少三枚極品丹藥,而且在那個時候,沈建是有意讓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實力能夠真正得到提升的,所以說在這個時候的這個沈建如果真正的想要讓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境界能夠突破dc武魂境也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不過現在的情況和那個時候完全不一樣,因為在現如今丟情況之下,這些蘇家的子弟們從一定程度之上都是依靠自己實力和對方發起的戰鬥,沈建也並沒有給他們太多丹藥,只給了他們每個人一枚下品培元丹,並沒有像以前那樣送給他們極品培元丹,而僅僅是給了他們每個人一枚最為普通的下品培元丹而已。而在這個時候的這個沈建送給他們都這些下品培元丹也僅僅能夠在一定程度之上讓他們這些人的丹田氣海之內所一些濃郁的元力能量罷了,可以說和以前他們所吞服的這些極品丹藥完全不一樣。 因此這個時候的這些蘇家子弟們才覺得心情如此大好,而且他們通過和這些銀狼之間的拚命作戰,以至於他們這些人現如今的修為境界也即將得到順利都突破。。 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資本就敢於踐踏人間一切法律。 而,眼前呢? 只要付出區區十萬,只要操作的好,那就可以瞬間獲得八十萬,這可是足足百分之七百的利潤。 在這種情況下,足以讓任何一個人徹底陷入瘋狂。 更不要說陳彪和袁成才這種人存在,只不過是時代改革的陣痛,他們也沒有什麼長遠的目光,就像香江那邊的古惑仔一般,遲早會被掃入垃圾堆。 他們根本就看不起高峰,在他們看來高峰能走到這一步,純屬走了狗屎運。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怎麼可能會害怕高峰使詐? 只不過他們不知道,任何人的成功都有跡可循,若高峰真是蠢貨,那他也不可能走到這一步。 「彪哥,真答應了?」袁成才忍不住開口詢問。 對此陳彪眼睛充滿血絲,像是發狂的賭徒一般,惡狠狠開口:「你回去告訴那個高峰,我會用半個月的時間來籌錢,這筆買賣我陳彪幹了。」 「但若是等老子籌夠錢,他想出爾反爾的話,那就別怪老子整死他!」 袁成才聞言連忙點頭:「放心吧彪哥,高峰就是個運氣好的傢伙,之前也不過是個小混混罷了。」 「有我袁成才在,他不敢!」 「我走了,彪哥把心放肚子裏吧。」 說完之後的袁成才,一臉喜色的衝出房間,直接蹬上自行車,就朝高峰所在的慶林酒廠而去,連午飯都顧不上吃。 為了賺這一筆大錢,袁成才也拼了。 大概兩個小時后,他再次出現在高峰的辦公室,老實說都嚇了高峰一跳。 「這麼快?」高峰忍不住開口。 他當真一臉錯愕,要知道酒廠可在村裏,陳彪他們的地盤在酣縣,這年代也沒什麼摩托車汽車,來回只能靠雙腳蹬自行車。 袁成才這個速度,高峰估計了一下,這傢伙時間全浪費在路上了。 對此袁成才笑了笑:「妹夫的事就是我袁成才的事,我當然得用最快時間來解決啊。」 「告訴你個好消息,你那十萬的借款彪哥答應了,不過他現在手裏沒那麼多錢,需要半個月的時間來籌集。」 「不過彪哥可是說了,如今他已經開始準備從其他地方籌錢,很多利息基本全都會浪費,所以你這小子可別到時候後悔,否則彪哥絕對不會放過你。」 秦雲聽完后眼神微眯,一縷冷芒一閃而過。 他的確沒有想到,陳彪竟然會這麼痛快。 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已經下定了決心,不過從這一點上也可以看出來,這傢伙絕對百分百不安好心,否則這麼大的一筆錢,他不會考慮都不考慮,就直接拿出來。 畢竟這樹木太大了,難不成他就不怕自己還不了嗎? 尤其事情的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陳彪這傢伙,壓根就沒想過要自己還,他的目標是盯着自己的酒廠。 很顯然。 他既然這麼有信心,那顯然這傢伙如今已經找到了接手的買家。 所以不論自己到底能不能還錢,陳彪這傢伙都沒準備讓自己還。 高峰來自後世,很清楚這些放高利貸的,只要你敢借他們錢,那麼他們有無數種辦法整的你家破人亡。 若是沒有王軍找來的這幫退伍好手,那或許高峰還會擔心一點,但現在嘛…… 他自然不介意好好和這群傢伙玩一玩! … Read more

意識進入幽世。

奧菲斯繞過韋勒斯拉納,來到了凌淵旁邊。 輕輕跪坐下來,將凌淵的腦袋放在了她的膝蓋上。 王明:「.…..」 差距,一目了然。 幽世 在進入這個世界后,凌淵就感覺全身的能力被壓制了。 在張開了玉障護盾后,這股壓力才消失。 地心,永遠滴神! 「阿拉,竟然以自我的意識在幽世里行走,看來是來了一個不得了的孩子呢。」 就在凌淵迷茫的時候,一道詫異聲響起。 模糊的黑白世界中,一名有著粉色雙馬尾的俏皮少女緩緩走出。 凡是因為弒神被拉入幽世的人,基本上全身躺著進入的。 像凌淵這樣還能走動的,屬實少見。 「潘多拉?」 「嗯?為什麼你會知道我?」潘多拉一愣,好奇道。 凌淵笑道:「韋勒斯拉納告訴我的。」 「韋勒斯拉納,他竟然會告訴你這種事,可是為什麼你弒殺的不是韋勒斯拉納。」 「我為什麼要殺我朋友。」凌淵笑道。 潘多拉一怔,面露驚訝:「朋友?!真是讓媽媽震驚呢。」 「潘多拉醬,勸你不要自稱我的媽媽。」 「哦?為什麼呢?」 「我怕孝心變硬。」 潘多拉一怔,隨後笑了起來。 「真是一個有趣的孩子呢,不過弒神者都是我的孩子哦,你既然要成為弒神者,那必然會成為我的孩子。」 「可是,離開幽世的話,我會把你忘記哦。」來到了潘多拉面前,凌淵輕輕的挑起後者的下巴。 二者雙目對視 潘多拉拿開了凌淵的手,嘟囔著嘴:「太調皮的話,媽媽可是會生氣的哦。」 「哈哈。」 大笑一聲,凌淵揉了揉潘多拉的腦袋 「放心吧,我還沒有那麼飢不擇食。」 「mo!不準戲弄我了!」 潘多拉拍掉凌淵的手,賭氣似的跺了跺地面。 凌淵只感覺一陣有趣,恐怕世界上不在乎自己身材的只有saber了。 如果太大的話,對方或許還會覺得是累贅。 …… 「儀式已經準備好了,海神波塞冬,請賜予這孩子祝福吧。」潘多拉轉過身,對著不遠處漆黑的人影笑道。 「哼!我可不覺得這傢伙需要本王的力量。」 很顯然,波塞冬還在為自己被一擊退場感到不甘。 「大叔,你在啊。」凌淵揮了揮手。 讓波塞冬一陣咬牙切齒。 可惡的小子! 如果不是因為他已經死了,他早就上手了。 「啊呀,還是第一次看到海神大人這麼生氣。」潘多拉掩面輕笑。 掩飾不住的嘲諷。 「閉嘴,女人,本王的事還輪不到你來插嘴!」 波塞冬冷哼一聲。 看著凌淵很是不爽的到:「不過身為弒殺本王的人類,吾將會給予你馳騁之力!」 「接好了吧,用本王的力量,去征服一切吧!」 。 其實這並不是怪普通觀眾,又或者是小鮮肉,怪只能怪資本的營銷之下,讓如今的電影行業走歪了。 但如今已經將戰火給點燃,無論是王志還是莫水雲還是那些小鮮肉們都不可能獨善其身。 就連很多的並不屬於在這一次事件之中小鮮肉們躺著中槍。 像是目前是在張曉劇組裡面演得還挺好的冉元思,這小子才是真正的躺著也中槍。 畢竟他就是正兒八經的偶像出身,有著小鮮肉的標緻。 要不是現在的輿論越來越激勵的話,他這樣並不算的上一線的小鮮肉根本就不會有太多人問津。 … Read more

吳旭夫婦主要的能力在於技術,管理方面就比較普通了,但作為醫生,醫術才是核心,所以他們註定只能在醫療設施里工作。

高鴻展和于斌是戰士,未來肯定是核心層之一。 李厚仁和王燕的管理和協調能力都很強,所以現在他們都是大區主管了。 王燕在城市出行計劃安排上更加厲害,也參與過多次,跨部門協調能力很強,自然會向內務大臣方面培養的了。 ……………… 城內的人事安排結束,接下去,項楊開始做第三件事,研究那個守衛者機械人,也就是從遺跡里那個地下設施內部找到的。 現在神龍城物資太豐富,工廠也多,工業區很擁擠,所以他們放在了城民住宅區內的一個小廣場里。 升到縣級后,住宅區也變得更加規範,每個片區更大,一些在同一層,相鄰的片區會通過敞開的迴廊之類的連接起來,而不再是單純的封閉通道了。 其中還會有小廣場,綠化帶之類的設計。 雖然相對於泰拉那種小區裏面的綠植、廣場來說,這些設施都很迷你,但仍然讓城市住宅區看起來不再單純的只是個冷冰冰的室內鋼鐵設施。 上官睿等工程師之前就抽空研究過,但仍然很難搞定。 因為控制機械人的指令系統有很複雜的語法格式,項楊感覺有點像那種批處理命令。 因為他以前也學過基本的計算機基礎課,泰拉高中都有這門課。 只是不作為升學考科目,除了對計算機感興趣,打算以後考這個專業的人外,其他人都沒怎麼上心,包括項楊。 不僅書上有簡單的介紹,項楊以前也編輯過幾個,就是光碟自啟動用的批處理文檔,所以他也是記憶深刻的。 但按照高鴻展的說法,是一種類似腳本的高級語言。 而上官睿他們雖然對電子機械方面很內行,但對編程方面,他們卻並沒接觸過。 這源於廢土世界的科學技術體系問題。 這邊的工程技術人員的培養,並不會像泰拉世界一樣,大多通過實踐,技術文檔,手把手來獲得技術能力。 有點像研究生培養模式。 他們所待過的城市技術能力,會嚴重影響到他們的技能。 也因此,現在工程師數量多了,項楊也經常讓上官睿他們互相交流,以增加各自的技能多樣性。 一般第二階段城市哪裏有編程類人才。 在計算機等設備的使用上,上官睿他們的能力還沒有于斌和項楊厲害,更不要說高鴻展這個計算機高材生了。 城內提供的系統,包括控制室里的那台,也都是有特定功能的,不會像泰拉世界那種計算機,或智能手機一樣,什麼軟件,或APP都可以裝。 日久生厌的空虚 能接觸到的都很有限。 這方面的技能,新人類要強的多。 所以,這個機械人就交給了高鴻展和項楊來處理,主要是高鴻展負責,項楊是自己感興趣,特別加入的。 不過,高鴻展處理起來也沒那麼快。 因為他的專業是硬件方向,單片機,專業軟件的使用等,甚至彙編語言他都會。 高級編程語言也懂幾門,但唯獨沒學過太高級的那種語言,譬如各種網站用的腳本語言等。 主要是他成績太好,註定讀博,以後走研究方向,不用擔心就業的問題。 也便沒有像大多數人一樣,去學大量市場上主流的那種編程語言,通俗點說,就是底層碼農必須掌握的技能。 當然,這些他仍然是看過的,識別的出來。 編程語言越高級,編程越簡單,但內部函數打包越複雜,底層實現邏輯的掩藏越深,通常沒有編譯器的話,就直接沒用武之地了。 至於守衛者III型機械人的指令系統,也是很高級的一種語言,作為新的語言,自然要重新開始學。 在專業上,高鴻展的基礎很好,所以學的也很快。 第三天下去,他就搞定了基本的部分,並通知項楊過去一起做一些設置。 「城主,已經知道白名單和黑名單的設置方法了,但安全起見,還是先設定系統管理員比較好。」 高鴻展說道。 白名單和黑名單的使用,來自敵我識別功能。 敵我識別功能可以用說明書上的一句指令來設定,這個指令一共兩個開關參數,但最重要的只有一個參數,那就是確定敵我識別功能裏面的各種選項。 包括使用白名單系統,黑名單系統,和自我學習系統。 自我學習系統其實也是利用了白名單和黑名單功能,只是在提供的兩個名單之下,平時還會自動將記錄進行添加或刪除,也就是白名單和黑名單是即時改變的,管理者難以記住。 之前,設置過敵我識別功能,參數用的白名單系統。 這個需要在安全模式下才能設定。 總共有三個模式,初始模式、安全模式和作戰模式,這些使用說明書上有,項楊也看過。 初始模式也就是出廠模式,一切都沒初始化的模式,安全模式就是用來設定各種指令參數的。 按照說明書上的提示,在這兩個模式下,機械人守衛是絕對安全的。 因為沒有進入工作狀態,不會攻擊任何人,也不會提供任何守衛方面的功能,基本就是待機狀態。 最後一個作戰模式,就是平時使用時的狀態,所有東西都設定好了,能夠成為一個擁有戰力的機械人守衛。 也就是說,出廠的時候,是在初始模式下的,要在安全模式下,將所有設定項目初始化完成,才可以進入作戰模式,讓設備真正產生作用。 平時修改設定,也需要停止作戰模式,進入安全模式。 當然也可以直接格式化所有指令,讓守衛者進入初始模式下,再重新進入安全模式,進行設定再使用。 當然,目前項楊他們只了解這些。 … Read more

哪個混賬給朕換的醋?

朕的酒呢?! 「應該是卓草所為……」 蒙毅聞著濃郁的醋味,也是哭笑不得。整個秦國敢這麼做的,也就只有卓草一人。 …… …… 「小草小草,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不能,快滾,再問打死你!」 「……」 卓草在廚房外面指揮著幹活,熱的是後背冒汗。還好食材是早早便已備好,都是往他傻老爹喜歡吃的去做。算起來,今年應該是他的四十歲大壽,也該好好辦場。 至於酒變成醋的事,自然也是卓草所為。年紀大了,他這傻老爹卻也不知道節制。興許是苦日子過的多了,每日總會貪杯多飲幾碗。其實有節制的小酌幾杯倒還好,天天當水喝也不是回事。 他還覺得奇怪,為何他這傻老爹才四十歲就和五十歲那樣。沒事吃倆重金屬嚴重超標的仙丹,再天天喝酒,他能活到五十歲那都是個奇迹。 當初剛穿越來的時候,卓草還以為古人壽命很短。他記得看過個說法,說是戰國時期平均壽命只有二十多歲。後來他才知道,這tm是把戰死的青壯全算裡頭。這平均下去后,壽命能長才有鬼了! 實際上他們的壽命沒這麼短,七八十歲的確不多見,但五六十歲的那都是一大把。像秦國現在行徭役與戍役制,規定17歲到60歲都需要服役。當然,如果每年不想服役也簡單的很,花錢花糧食就行。 在秦國服役是管吃的,乾的多也有工錢。有些人不想服役,就得老老實實掏錢養活其他更卒。卓草就是這麼做的,每年最起碼得掏百石粟米方能免去徭役。秦律還規定,每年生產糧食和布帛多的黔首也能免去徭役。當然,如果能擁有大夫爵位也能免去服役。 「卓君,吾是認真的不是說笑!」 「我也是認真的。」 「……」 「小草,我有幾件事不太明白。」扶蘇自顧自的坐在卓草旁邊,他也沒直接詢問而是想到通過迂迴的方式。畢竟他是屬於有前科的類型,還是兩次。 卓草對他的戒備心很強,很多事都不會告知他。就比如說這造紙術,卓草告訴他的成本其實相當高。真要按照原先的法子,怕是不光賺不到錢還得往裡頭貼進去。 其實,他想當個好人。 「火都燒起來,多燒點開水。」 「待會把蘇先生丟進去煮了!」 「卓君,別鬧……」 「別鬧?我tm現在恨不得燉了你!」 「咳咳!」扶蘇面露無奈,「吾看小澤鄉外,好像是在修路。吾記得去年好像就修過,為何今年又要修呢?」 「你不懂?」 「不懂。」 卓草隨手拿起盆里的豬肉,放在扶蘇手上。而後伸出自己的手,淡淡道:「你現在看我手上有什麼?」 「油水。」 「現在懂了嗎?」 「懂了!你想貪錢?!」 「我呸!」卓草狠狠啐了口唾沫,「這修路的錢都是我自己貼的,我貪我自己的錢?要致富先修路,小澤鄉未來是秦國最大的物流中心。南來北往的路都得好好修正,不說與馳道相若但也得讓馬車能順利通行,我還準備組建個鏢局。」 「鏢局?」 「我想想,大概就是門客遊俠這種。像商賈南來北往的很容易遭到流匪劫掠,往往會招攬門客遊俠,負責保護自己的小命。而我就專門做這買賣,招攬遊俠,再給他們兵器鎧甲。商賈出行就能從我這租借鏢師,負責護送他們至各個地方。」 「好辦法吶!」扶蘇頓時恍然大悟,連忙道:「再根據距離收錢,豈不美哉?!」 「去去去,我和你說這事你要是再給我捅出去,我直接捅你幾十個透明窟窿!你已經坑我兩回了,下次能換個人坑嗎?比方說我那傻老爹,你坑他也沒事,反正你是他至交親朋的兒子。」 「卓君放心,誰問吾都不會說的!」扶蘇用力的拍著胸脯,而後面露不解道:「只是吾有一事不明。此舉似乎不太合適,若遊俠兒劫財殺人當如何?更別說還要給遊俠兵器鎧甲,只怕沒這麼容易。」 在秦國私藏兵器,其實不算什麼大罪。類似韓信這樣的人都能佩劍,足以看的出有多麼容易。可要是私藏鎧甲,那可就麻煩咧。雖說罪不至死,但這甲胄也不是你的了。秦國可是動不動就貲二甲,貲一盾。甲盾在戰場上的作用,實在是太大了。 也正是如此,所以秦國軍功制也是類似。戰場殺死沒有甲胄的普通小兵,是不計算人頭軍功的。必須得是披甲之士,才算一個軍功。 「怕什麼?不能上書提建議嗎?」 「也是……」 按照他所想的,只要卓草提建議想必皇帝是會答應的。畢竟這鏢局聽起來的確有些意思,若是遇到戰事甚至還能直接調遣用之。沒有遊俠也無妨,直接安排軍中百將擔任便可。畢竟百將更為信得過些,也不至於像遊俠那樣有謀財害命的可能。 無數想法在扶蘇腦海中激蕩,他好似是打開了扇大門,一腳踏進個新的世界。卓草的思維方式的確是異於常人,根據出現在面前的問題想辦法去解決,真是佩服佩服! 「別用這眼神看著我。」 「你別在搗亂咧,我這忙著呢。」 卓草鮮少會親自下廚,先前他下廚炒菜可是被卓禮各種噴。還說他要是再下廚,那他這宗長就當不成了,得往涇河裡頭跳。如若不然,他今後該如何向他死去的大父交代? 好吧,你年紀大你有道理。 府上庖廚的廚藝也都精湛的很,皆是卓草一手調教出來的,烹制的菜肴還是相當有水準的。古人是沒有鐵鍋但不是傻子,不至於因為沒見過炒菜就全然不會。只要提個兩嘴,他們很快就能掌握。並且,隔三差五還會捯飭些新菜。 …… 扶蘇哼著小曲,乘著春風快速朝秦始皇走去。至於秦始皇交代他的事情,他是轉頭就已全都忘光。不過扶蘇並不在乎,煉鐵冶銅終究是小道爾。卓草這修路致富,組建鏢局才是真的有趣。 他可以肯定,鏢局的買賣絕對不會差。據他所知,其實自各地往咸陽的商道有諸多流匪。這些流匪的本事還不小,大部分都是六國敗卒所化。他們被滅了國,沒了家,也不願歸順秦國。於是乎他們就往深山老林里鑽,靠著打家劫舍混日子。 各地郡守對他們皆是頭疼的很,遇到有原則的興許只要錢。遇到些窮凶極惡的,那可是連腦袋都得搬家。想要抓住他們更是極其費力,每次大張旗鼓的出兵,他們都會及時逃走。等他們走後,他們又再次回來。甚至有官吏與這些流匪同流合污,一起搞錢。 像卓潼這種頂尖巨賈,他們是有家將的,可尋常賈人哪有?他們只能自己想辦法去找些遊俠,但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如何?是不是問到什麼了?」 「嗯!」 … Read more

白瑧被他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樣逗笑了。

見自家姐姐不僅不收斂,還笑起來,白源的小眼神從惱怒轉向怨念,那股怨念如有實質。 白瑧覺得她被這股怨念扼住了喉嚨,乾笑兩聲道:「哈哈,不說了,你調息吧!」 她的臉皮修鍊不到家,否則怎麼會感覺到尷尬呢。 白源扯著白瑧的胳膊搖晃,「我的親姐,你還是回去吧,弟弟我感受到你的關心了!」 他不想每次下台都要接受一波打擊,他年紀還小,受不住。 正在此時他們身後傳來一個欣喜的聲音。 「姐姐,小白,原來你們跑這來了!」 二人回頭,就見楊芷蘭拉著一個身著綠衣的高大青年往這邊來,這青年正是她的大哥楊江介。 到了近前,她鬆開青年的手,提裙坐到白瑧身旁。 白瑧對來人拱了拱手,「表哥(楊大哥),芷蘭(楊姐姐)!」 楊芷蘭理了理她的裙擺,轉頭說道:「剛台上看見你們,下台就不見了人影!」 豆蔻年華的少女,清新可愛。 白瑧拍了拍白源的小肩膀,與她說道:「這不是輸了嘛!」惹得後者怒目而視。 楊芷蘭理裙子的小手一頓,端正了神色看向白源。 「小白還小,修鍊也刻苦,日後會有機會的!再說小白的靈根也好,這次不行,外門大比時肯定可以……」 楊江介輕咳一聲,打斷妹妹的敘話,「就算在外門也還有我們照應,表妹也不必擔心。」 自家妹子說的什麼話,這次不行,外門大比就更難了,這哪裡是安慰,這是扎心吧? 白源倒是不在意,也許是沒想到,他拱拱手,「那就多謝楊大哥了!」 因為姐姐的關係,這兩年他與楊家大哥也熟悉起來,他畫的符籙也都放在楊家四叔的鋪子里***在門內貴上不少。 「聽說表哥的貢獻點已經夠了,為何不申請進內門?」 上次就聽楊芷蘭說,楊江介的貢獻點已經足夠進內門了,但是他一直沒有申請。 楊江介咧嘴笑了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家裡決定,下次宗門收徒時,將族中子弟都送到門派。我不放心,決定再登十年。」 雖說他們族中也有爭鬥,但那都是小打小鬧,在家族發展的大事上,他們從不含糊的。 白瑧點點頭,楊江介在外門已站穩了腳跟,從他可以時不時出入正初峰,就能看得出來他很有手段。 她的眼線也是楊江介幫忙安排的,雖然只是一個看管花草的雜役弟子。 不管是不是自願,這樣一個人願意為家族發展,延後進入內門的時間,白瑧是佩服的。 楊芷蘭看向楊江介,感激道:「只是委屈了哥哥!」 這幾年若不是大哥事事照顧,她也不能安心修鍊,還學了煉丹術。 正待幾人說些什麼,一道熒光浮現在幾人身前,確切的說是白瑧面前。 白瑧伸手接過傳訊符,從氣息上判斷,這是胡菲菲發來的。 。 半龍人王提起拓海踏雲,幾乎是面貼面的咆哮。 「噗~」 拓海踏雲張嘴,吐出大口淤血,噴在半龍人王臉上。 半龍人王彷彿沒感覺,繼續搖晃拓海踏雲,咆哮吼道,「說!我的聖物呢?在哪?你藏在哪?到底在哪!」 「噗~」 拓海踏雲再次噴血,然後腦袋一歪,昏死過去。 「啊啊啊!」 半龍人王咆哮,抓著拓海踏雲衣領,將後者狠狠摔砸在地上。 楊姓老者想阻止都來不及,唯有眼睜睜看著,隨後感知拓海踏雲的氣息,確定拓海踏雲只是昏迷,沒有身死,才吐出一口氣,放鬆下來。 半龍人王繼續發狂,咆哮怒吼。 楊姓老者沒有理會,這種陷入瘋癲的人,無論說什麼都是白搭,與其萬一惹惱了它,加害拓海踏雲,不如任由它發泄。 …… 同一時間。 「嗖!」 拓海踏雲、楊姓老者等人的空中,蘇景行快速飛掠閃過,拾取了一百多張卡片。 卡片到手,當即拐彎,向月盪山飛去。 此時的月盪山脈中,連綿的一座座山峰上,到處是歡呼聲。 渡劫成功,踏入六境。 心月狐從此以後,不用再忌憚任何妖族。 烈焰虎王等妖王恭賀過後,一個個已經離去。 蘇景行迎面飛掠來,直奔最中心的一座山峰,立即吸引了心月狐的注意。 不等蘇景行降落山頭,就有十幾個半人形半妖身的心月狐,極速飛到空中,攔住去路。 「這裡是心月狐聖地,閣下是誰?來此有何目的?」 一個屁股後面長了兩條尾巴的心月狐老者,警惕的看著蘇景行,沉聲詢問。 … Read more

而在星斗大森林,不僅僅有着小舞與阿銀,還有小舞她媽和泰坦巨猿、天青牛莽。

對! 這個時候,小舞與小舞媽,還在星斗大森林之中。 很可能與泰坦巨猿、天青牛莽一起待在星多大森的中心位置。 阿銀的話,在這個時間點,或許已經化形了。 也就是說,此時此刻,在星斗大森林之中,除了在吸天夢的十大凶獸之外。 星斗大森林之中,還擁小舞、小舞媽、泰坦巨猿、天青牛莽這四頭十萬年級魂獸,甚至可能還要加上一個阿銀。 這裏泰坦巨猿、天青牛莽兩個傢伙,絕對適合破之一族。 小舞、小舞媽,也可以….雖然,有點不太適合破之一放,可是這兩隻兔的魂技,那是真的強。 特別是無敵金身、虛無。 還人瞬移,弓腰,爆殺八段摔都不錯….特別是這些魂技,出現在破之一族的破魂槍上,會變成什麼…他莫明有些期待。 可是魅惑、柔骨鎖兩個魂技,對於破之一族來說,真的是廢魂技了。 萬一,楊天霸這傢伙倒了血霉,十萬級的兩個魂技,就它倆了…. 楊威腦中不由浮現楊天霸,像小舞一樣眨着眼一邊賣萌,一邊發動魅惑… 還有一個糙漢子使用柔骨鎖… 楊威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這兩個畫面太美了,不敢想,真的不敢想…算了! 星斗羅大森林還是別去了吧! 不,現在他一想到星斗大森林,都有些膈應了。 呃… 還是把目標定在極北之地吧! 那裏的熊大這【泰坦雪魔王】【冰熊王】熊二,真不錯…而且挺適合破之一族的。 而且,這兩個傢伙,實力勉強過了十萬年。 在十萬年魂獸之中,相對弱一些,獵殺起來也更有把握。 現在想想,星斗大森林這個時候,還真去不得….泰坦巨猿、天青牛莽、小舞、小舞她媽,可能還要加上阿銀。 那就至少四位魂獸王者,可能五位。 保守的,起碼五位封號斗羅一起出手….甚至要六位,才能穩! 現在的破之一族,可是沒有那個能力,邀請到這麼多封號斗羅為其獵取魂獸。 而且,還是冒着生命危險去。 畢竟,每一隻魂獸王者,都不是好相與的,打起來….出現死傷,也是有可能的。 他不由目光再一次落在了金鱷斗羅身上。 暗道:「以這位的實力,單挑一個熊大,或者熊二,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吧!」 金鱷斗羅見楊威的神色,神情一凝…感覺這小子,又在打他的主意。 。要是被林家人知道,林辰來拿啤酒和玉瓊酒做對比,絕對不讓林辰來好好知道下,花兒為什麼那樣紅。 不過這個時候,他們的表現並不比林辰來好到哪裡去,就連定力最強的林興國和林興邦,目光都是變得迷離起來。 更不要談其他人了,好在林振東立馬又是將酒給塞上的,好一會餐廳里的人,才恢復了過來。 這時剛才一直強忍著的林振東,再一次對林辰來開口說道:「現在你明白我為什麼說它珍貴了吧,古時候為了爭奪這玉瓊酒,不知道…… 《逍遙小醫仙》第266章舉手之勞 江邊,游輪,餐廳,護欄邊,一群俊男美女欣賞風景,舞池,有人在翩翩起舞,浪漫無比 「嗝!」 李安安打了一個飽嗝,吃得太多,有點撐,但除了吃東西,她不知道做什麼。 下午從殯儀館出來,在街邊走,結果碰到阮潔和傅藝橫。 結果就來了這裡。 她看著護欄邊,穿著紅色深V領緊身長裙的阮潔,簡直無語,誰能想到她竟然會被阮潔硬拉來,看她和傅藝橫秀恩愛。 真是可笑,她原本想回家睡覺的。 傅藝橫從人群中離開,目光很冷,剛剛被阮潔的朋友,追問什麼時候和阮潔結婚。 可笑。 他會喜歡那種女人。 他目光落在吃撐了的李安安身上,臉上有了笑意,看到她捂著肚子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李安安感覺有點口渴,準備去拿橙汁,結果橙汁被一隻大手拿走。 傅藝橫出聲「你都吃撐了,還喝?」 李安安打趣「你怎麼知道?」她覺得自己掩飾得很好。 傅藝橫在她身邊坐下,喝了口酒。 「你忘了,之前和我去吃自助餐,每次都要吃回本,之後就是這幅樣子。」他輕笑。 不說還好,他一說,李安安就想起那時自己的傻樣。 可是當時她的確是抱著那種想法,要吃回本,結果讓自己難受 … Read more

「好。」凌然轉身去找周延。

周想在房間里沒等多久,大哥抱著侄子就跑來了。 周想望向大哥,「大哥,你先等一陣子,等忙完孔家的事情,我們一起出去遊玩,我就把你扔進去待很久很久好不好? 現在,孔家父子帶了很多孔家人來,進出不方便了。」 周裊眼眶紅了,「妹妹,我總是給你添麻煩是不是?」 「胡扯,我大哥從來都是最疼我的,也從來不給我添麻煩,喜歡添麻煩的人是二姐,絕對不是你, 我對延兒媽已經沒了恨,你別覺得虧欠我似的,我答應凌然出去遊玩已經三年了,該兌現了。」 周裊放下兒子,改成擁抱妹妹,「妹妹,謝謝你的支持。」 凌然立刻拉開兩個,「大舅哥,以前你抱你妹妹,我沒話說,最近幾年你回來的極少,偶爾抱一下,我也沒話說,可是,你是有女人的人了,別隨便抱我老婆。」 周裊甩開他的手,又拉回妹妹,擁著妹妹肩膀,「我就抱了,你能拿我怎麼滴?」 凌然沒招,只能找老婆傾訴,「老婆,大哥他欺負我。」 不解相思 「該!」 凌然彎腰抱起周延,「延兒,我倆都是被拋棄的人,同病相憐一會兒。」 周延用力滑下小姑父的懷抱,「你是,我不是。」 凌然眨眨眼,他是被三個姓周的一起欺負了嗎? 周想推開大哥的胳膊,「好了,不鬧了,我找延兒有事,你們先培養培養感情,兩分鐘。」 拉著侄子,進了衛生間,不管房間里互相瞪眼的兩人。 帶著侄子進了空間后,便把手裡的戒子交給侄子,「延兒,這是孔千塵給的,說送給你,你先把裡面的書籍弄出來,家主一系的,另外單放了,你也給單放一邊。」 「好的,怎麼用?」 「用精神力打開。」 周想不管侄子怎麼琢磨戒子,她把延兒媽從葯園裡給裹了過來。 手裡還拿著葯鋤的纖纖,被霧氣包裹住,只是一愣,就平淡接受了事實,她是案上肉,見到兒子,倒是一個驚喜,「延兒?」 微微一笑泛了情 周想攔住她,「我們很快就出去,你別搗亂,延兒在琢磨怎麼打開戒子。」 纖纖一聽這話,便不再往兒子那邊撲,「誰給的戒子?」 「當然是孔千塵給的,孔家的書籍都在裡面,一會延兒給弄出來后,你挑揀一下, 家主一系的,裡面血腥的畸形變態的書籍,都給扔出來, 另外的書籍里,你若是覺得適合延兒看的,學習的,可以放在家主一系裡, 最關鍵的,我想要關於民間武術的,你不是說孔家融合了民間武術嗎?凌然想學,他覺得空有蠻力幫不上忙,你替我找找,餘下的書,都放進書房的書架上吧! 把書架上的亂七八糟的東西搬開,或者放倉庫里去,吃食就放書桌和那張鐵架子上。」 「好的,交給我吧!我會仔細挑揀的。」 兩人說話間,周延已經琢磨著打開了戒子,看到裡面的東西,周延眼眶紅了,「姑姑,堂舅舅放了好多財物在裡面。」 周想一愣,孔家看來還有不少剩餘啊?「給你,你就留著唄!萬一,孔家被他整窮了,你還能救他對不對?算是一條後路。」 周延又笑了,「對,姑姑說的對,可是,我想把東西放在姑姑這裡,這戒子並沒有姑姑這個靈魂綁定的法寶安全。」 「你個小傢伙,竟然藏小心眼兒,行,先放草原上,等老木屋裡的本命燈弄走了,這兩間木屋子,就歸你使用, 對了,你堂舅舅說我的戒子是認主的,很不同,能隨心意控制裡面的東西,怎麼控制我還不敢問,他以為我把本命燈收戒子里的。」 纖纖驚訝的望著周想的手指,「你的戒子是認主的?」 微微一笑泛了情 周想點頭,「是呢!我告訴你,我的機緣是怎麼得來的,你也知道馬莎莎吧?她……」 纖纖和周延母子倆震驚的張大嘴巴,「這,這,王家蠢到無可救藥了,難怪能出馬莎莎這樣又毒又蠢的後代呢!你這法寶,真的是你的機緣,王家親手送給你的機緣。」 「那是。」周想無比的驕傲。 「那小姑父也有一隻?」 周延想到小姑父手指上一直和姑姑一樣都戴著兩隻戒指。 周想點頭,「是呀!你不能說出去,你奶奶那心,經常跑偏。」 周延點頭,「這種事情靠機緣的,小姑父他得到你的認可,得到戒子,就是他的機緣。」 纖纖回過神來,別人的機緣,她也只能羨慕羨慕,「要不,你拿我那本命燈試試,看看能不能裝進你的戒子里。」 「萬一滅了呢?」周想不敢試。 。 沒聽說洛雲音收貨弟子啊。 洛雲音就是個高調的,如果她收徒,肯定會廣而告之,絕不會藏着掖着。 「這個想不通,不過,楚老,你說她修為低微……呵呵,她修為低微還能讓人吃虧,掌控九天神雷,手裏有紅蓮業火,還契約了上古神獸幽熒,這是修為低微的人能擁有的嗎?」 千夜玄的話讓楚老心頭一震,他深吸一口氣,「少主,是我短視了。」 「你不是短視,只是習慣以尋常的眼光看待人。」 傅青瑤在一邊聽到他們的談話,心神一動,突然開口,「千少主,或許……那個女子不是洛大仙尊的弟子,是太上仙君的弟子!是洛大仙尊的師妹。」 嗯?? … Read more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https://www.tutorialwork.com/daftar-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

https://batdongsantaynguyen.vn/togel-online/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https://www.yogazaragoza.com/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terbaru/

https://youthmovenational.org/daftar-situs-slot-gacor-gampang-menang-jackpot-terbesar-terbaik/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https://orangkaya.live/daftar-situs-slot-paling-gacor-gampang-menang-jackpot-terbaru/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https://sites.google.com/view/kumpulan-link-situs-slot-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Situs Slot Gacor Gampang Men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