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中的傅晨宇覺得自己實在是忍受不了這樣的日子了,看著自己手中的這張名片,還是忍不住的撥通了電話。

「您好,請問是德瑞醫生嗎?」 接通電話之後的傅晨宇覺得自己的心裏面格外的緊張,雖然自己也不是第一次打電話聯繫別人,可是一想到聯繫的是一個心理醫生,又想到江南,很有可能不會這麼的配合,就覺得自己心裏面真的是各種糾結。 「你好,我是!」 在得到對方的肯定回答之後,傅晨宇就將自己這邊的情況告知了對方,兩個人商量好,第二天一早便帶著江南前往心理醫院。 「你回來了!」 看著推開房門走進來的傅晨宇,江南覺得自己的心裏面好像是被陽光照耀了一樣,整個人忍不住的笑了起來,但過了一會兒又哭出來了。 「我知道你剛剛肯定是被我嚇到了,但是我也實在是沒有控制好我自己的脾氣,我剛剛真的不是故意想要嚇唬你的,我真的只是太在乎你了,真的只是特別想要和你在一起,所以才會說出那樣的話的,你別害怕,以後再也不會了!」 想著自己剛剛說的那些話肯定是嚇到傅晨宇了,否則的話,他現在也不會坐在離自己距離這麼遠的地方,一看到他們倆之間這遙遠的距離,江南就覺得自己心裏面好像是特別的難過。 「我知道你現在心裏面很不舒服,我也知道我之前跟你說的那些話太過直接了,但是我是因為不想耽誤你的時間,我知道你心裏面是喜歡我的,可是你要知道感情這種東西需要相互的,你一個人的付出是沒有回報的!」 傅晨宇覺得自己現在還是能夠十分理智的和江南說話的,但是如果江南要是再做出什麼讓自己覺得不能容忍的舉止,那麼自己估計真的是要心態爆炸了! 「而且我覺得你現在心裡狀態十分的不好,我已經嚴重懷疑你是不是有心理上面的疾病?已經給你安排好了心理醫生,明天我帶你去見心理醫生!」 看著聽完自己說的話臉色慘白的江南,傅晨宇覺得自己這一次連同情她的感覺都沒有了。 「我沒病!」聽了傅晨宇說要帶自己去看心理醫生,江南忍不住的大聲喊了起來:「你聽我說,我真的沒病,我真的是因為太喜歡你了,所以才會對你那個樣子,以後我再也不會了,你不要帶我去看心理醫生好不好?」 「我知道你霉病,可是我已經和醫生約好了,我們就去看一看!」 看著江南如此抗拒的狀態,傅晨宇心裏面就知道這件事情,恐怕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 「我只不過就是因為太喜歡你了而已,我做錯了什麼你就要帶我去看心理醫生,我什麼病都沒有,你不要帶我去看心理醫生!」 一想到明天傅晨宇就要帶著自己去看心理醫生,江南覺得自己好像真的是受到了侮辱一把,於是忍不住的開始大吼大叫,但是當她看到傅晨宇皺著眉頭對待自己的那一刻,就忍不住的把嘴巴閉上了! 「你要真的想去帶我去看心理醫生,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 面對現在這樣的情況,江南覺得自己恐怕真的是沒有辦法逃過去看心理醫生的,這個劫難了,但是既然要去,那自己肯定要為了自己謀取些福利的。 「你說想要什麼?只要我能滿足的,我都會儘力滿足你!」 對於江南現在已經不做抗議了,傅晨宇覺得自己心裡還是很滿意的,但是當他聽到江南說出的要求之後,就覺得自己還真的是太天真了。 「你吻我一下,我明天就乖乖的跟你去看心理醫生!」 聽到江南說出的這個要求之後,傅晨宇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是小看了這個女人的感覺,皺著眉頭拒絕了她。 「想讓我親吻你是絕對不可能的,你明天也絕對是要跟我去看心理醫生的,我希望你不要再繼續磨滅你在我心裏面的印象了,畢竟現在我對你的印象已經不剩什麼好感了!」 對於江南這樣的女人,傅晨宇覺得自己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做形容,雖然這個女人救了自己的性命,可她也實在是太過於欺負人了。 「既然你不想親的話,那就別怪我自己上手了!」 在得到了傅晨宇的拒絕之後,江南又看著他皺著眉頭,就好像是自己是那趴在屎上的蒼蠅一樣,在得到了他的厭惡,江南覺得自己像是被反感了一樣,於是忍不住的想要親吻著傅晨宇。 「你這個女人不要太放肆了!」面對江南這樣的人,傅晨宇覺得自己也實在是一點辦法都沒有,誰讓人家救了自己? 可是現在自己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讓卻讓這個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負到自己的頭上了。 面對著傅晨宇如此厭惡自己的樣子,江南突然覺得自己心裏面還真的是挺悲傷的,還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真的是說不出來,於是忍不住的躺在了床上。 看著她自己乖乖巧巧的躺在床上的模樣,傅晨宇想著如果追個女人能夠一直這樣乖巧的樣子,自己就是這樣養她一輩子也是可以的! 「那你好好休息!」 看見她已經乖乖躺好的樣子,傅晨宇忍不住地走了過去,想幫他蓋上被子,結果沒想到,卻直接被江南摟住了脖子。 突然被摟住脖子的傅晨宇,感覺自己渾身上下打了一個機靈,於是不受控制的直接將江南給推了出去,由於用力過大,直接將江南從床上推到了地上! 看著躺在地上的江南,努力的想要爬起來卻一直爬不起來,面對這種情景傅晨宇的心裏面一實在是糾結到了極致。 雖然自己真的想上去幫他一把,但是一想到剛剛那種情景,又害怕自己過去了,會再一次被江南抱住,於是只能夠想辦法把她給扶起來,但是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而就在這時,剛剛到達他們家的儲梓墨,卻恰巧地看到了這一幕。 If you have any kind of inquiries pertaining to where and the best ways to make use of … Read more

eyny.com米小戀帶著哭腔對榮錦天說,讓他放開自己,她再也不想過著那樣的生活了。 “小戀,你難道從來都沒有喜歡過我嗎?”榮錦天看著米小戀那可憐的樣子,問她。 “可是這跟這個有關係嗎?我已經受不了,我們本來就是兩條平行線,為什麼非要有交集呢?”米小戀哭著說道。 “誰跟你說的我們兩人是平行線,平行線是怎麼結婚的,茫茫人海裡,那麼多的人我都沒有選,可是偏偏的選上了你,這就充分的說明了我們兩人是有交集,傻丫頭,我已經離不開你了。”榮錦天刮了一下米小戀的鼻子,把米小戀抱在了懷裡。 米小戀一愣,敢情自己說了半天,他完全的沒有聽進去。 “回家吧。”榮錦天對司機說了一句,司機就加快了油門朝著別墅開去了。 “下車了,老婆大人,你要是不下車的話,我不介意把你抱進去。”榮錦天把車門打開了,就凑到了米小戀的面前。 “我自己來。”米小戀知道榮錦天是說的到做的到的人,她立刻表示自己下車。 看著自己已經住了好幾個月的別墅,米小戀心裡的情緒很是複雜。 她的完全的不想再回到這裡的,這裡有她太多的傷痛了。 可是很多的時候又是身不由己的,她只好歎了口氣。 “少奶奶,你回來了啊,太好了,你總算的回來了。”榮福見到了米小戀,開心的跟個孩子一樣。 他真是怕啊,這米小戀一走,那個方叢倩就會堂而皇之的回來了,還好自己的少爺沒有腦袋發熱。 “榮叔,你還好吧。”米小戀跟榮福打了個招呼。 “不好,少奶奶你什麼都不說就走了,我可是被少爺和家後罵了很多次啊。”榮福是想給增進小倆口的感情。 “真是對不起啊。”米小戀就有點兒不好意思了,她當時走的時候,想著很快的榮錦天就會跟自己離婚的,可是沒有想到會用這樣的管道見面。 榮錦天拉著米小戀就進了屋裡,然後直接的就上了樓,米小戀不想上去,可是卻有不好在眾多的傭人面前太過分了。 “砰。”門被關上了,米小戀的心裡就一緊,可是榮錦天卻並沒有做什麼,只是把她拉進了自己的懷抱裏。 “小戀,你聽我給你解釋。”榮錦天是一個不喜歡解釋的人,可是他今天還必須的要給米小戀解釋要不,這誤會就太大了。 “首先是孩子的事情,那個孩子真的是有缺陷的,當時醫生就給我說了,我怕你傷心,所以决定晚上再給你說,可是晚上你又想睡覺了,我就沒有來得及給你說,結果孩子自己就流掉了。”榮錦天吻著米小戀的頭髮,輕輕的給她解釋著。 米小戀沒有說話,就算這是真的吧,可是在自己剛剛流產了,他為什麼就跟方叢倩離開去了法國了? “還有就是我沒有陪你坐月子的事情,是這樣的,方叢倩小時候為了救我,腿受過傷的,這次她的腿忽然的就長了一個瘤子出來,醫生說是要馬上做手術,怕癌變,她又害怕,想留著再等一段時間。她的腿是因為我受傷的,我不想到時候由於截肢的話,讓我有更重的心裡負擔,所以我就帶她去把手術給做了。”榮錦天覺得跟一個人解釋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被心愛的人誤會,還真是不好過。 米小戀就釋然了,原來是這麼回事,榮錦天這樣一個驕傲的,肯心平氣和的給自己解釋,證明了他的心裡是有自己的。 “小戀,你相信我嗎?”榮錦天低頭看著米小戀。 “相信!”米小戀點著頭,他願意解釋,那就是真的,如果他不想解釋也就不會把自己找回來的。 “以後可不許再什麼都不說就離開我啊,我的這裡可是受不了了。”榮錦天把米小戀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上。 “嗯。”米小戀點了點頭,她的心裡已經都裝滿了榮錦天了,分開了這幾個月裏,她的思念也不比榮錦天的少,所以她都是用工作來麻痹自己,想忘掉他。 見米小戀已經都原諒了自己了,榮錦天的心裡就開始活動了,他捧起了米小戀的臉,慢慢的朝著她的嘴唇靠近,靠近。 “小戀啊,我……”門砰的一聲兒就被推開了,米小戀嚇的迅速的就把榮錦天給推開了。 青紫鈴舉起了手僵持在了半空中,她做了什麼?正好打擾了小戀和自己兒子的好事,不過她就是要這樣做,誰讓這個兒子不讓自己省心的。 “咳咳。”青紫鈴把手放了下去,她走了過去把米小戀拉著,左看右看的。 “媽。”米小戀和榮錦天都異口同聲的喊著她。 “嗯,我的小戀,讓媽媽看看你,你看你,都瘦了。”青紫鈴是真的心疼著米小戀的。 “你們這些年輕人啊,懷孕了不告訴媽媽,這小產了也不給媽媽說,你們都把我當成什麼人了?”青紫鈴說著話的時候是沖著榮錦天的,凡是不對的,肯定就是自己的兒子。 “媽,是這樣的,孩子先天就有缺陷……”榮錦天也給自己的母親解釋著,他也想要孩子,當他知道了米小戀懷了自己的孩子的時候,開心的不得了的,後來知道孩子有缺陷,他也痛苦著。 “有缺陷?有缺陷就不能給媽媽說了?媳婦是自己的,要自己疼,等著有人幫著你疼的時候了,你就後悔去吧。”青紫鈴狠狠的瞪著自己的兒子。 她的表情讓米小戀和榮錦天都產生了錯覺,這媽是米小戀的媽吧,要不就是榮錦天的後媽。 看到了米小戀沒有什麼事,青紫鈴也就放心了,她剛才路過的時候,就聽到了榮福說小戀回來了,就急急忙忙的想上來看看,沒有想到破壞了小倆口的好事。 這人也看了,該罵的也罵了,青紫鈴覺得自己也該走了。 “好了,看到小戀沒事,我就放心了,我還要去如玉那裡去做身體呢,你們就好好的商量一下,是不是要搬回去住,你爺爺也是不放心的很呢!”青紫鈴又瞪了榮錦天一眼,才扭著身子離開了。 If you loved this short article and you would like to acquire additional data … Read more

第204章三方對戰

「皮卡~~~皮!」 edubacklinkreport.com就當小智與小霞相繼進入作戰狀態當中之際,慕辰與衝鋒的鐵甲暴龍也展開了短兵相接。 面對這個身披鐵甲的大傢伙,慕辰心中充滿了無奈。 尼瑪,敢不敢給老子我換個對手? 這B玩應,它不怕電啊!!! 有著地面系的鐵甲暴龍,對電系技能自然是免疫的。 而這,也就導致了慕辰此前的充電蓄力完全是表演給瞎子看。 此時這大傢伙已經衝到了慕辰的面前,無奈之下,慕辰也只能啟動高速移動,進行閃避。 特么泰山壓頂這個技能雖然是一般系的,但是它可是以自身的重量來對對手進行攻擊。 看著跑起來跟個小山一樣的鐵甲暴龍,慕辰絕對不敢讓它壓上自己一下。 「哈哈哈!小老鼠,知道害怕了嗎? 逃吧!使勁的逃吧! 鐵甲暴龍,繼續攻擊,使用橫衝直撞!」 發現泰山壓頂無法攻擊到靈活的皮卡丘,小次郎改變了對鐵甲暴龍戰術上的指揮。 橫衝直撞這個技能雖然使用起來就無法停止,但是其衝刺速度可是要快過之前很多。 這皮卡丘就算再能跑,它也絕對躲不開鐵甲暴龍的追擊! 「嗚哦~~~!」 雖然鐵甲暴龍並不是小次郎培育出來的神奇寶貝,但是因為出發前已經得到了主人坂木的命令,所以其對小次郎的指揮並不會有任何的遲疑。 在得到了小次郎的命令后,鐵甲暴龍瞬間啟動。 這一次,它徹底化作了重型戰車,仿若推土機一般,對著逃竄的皮卡丘就沖了上去。 「皮卡~~~皮!」 尼瑪!沒完了是嗎? 屬性上的剋制讓慕辰非常無奈,但是這種不能還手的追擊戰,慕辰表示他無法接受。 特么的,真當老子我一點辦法都沒有是嗎? 再次側身閃開了鐵甲暴龍的衝鋒,慕辰果斷的啟動電光一閃。 只見一道金黃色的身影仿若閃電一般,瞬息之間就從鐵甲暴龍的身前竄到了它的身後。 趁著這個大傢伙還沒來得及轉身,慕辰亮起了自己的尾巴。 此時,慕辰的尾巴上已經閃爍起了陣陣金屬色的光澤。 「皮卡~~丘!」 吃老子一記鐵尾吧! 鐵尾可是鋼系技能,對鐵甲暴龍那是絕對可以造成大量傷害的。 「砰!」 含怒的一擊狠狠抽上。 「嗚哦~~!!」 「皮卡~~!!!」 兩道痛苦的鳴叫聲幾乎同時響起。 被屬性克制的鐵尾抽中,鐵甲暴龍痛呼並不奇怪。 至於慕辰? 卧草!好特么疼啊!你媽批啊,你咋比隆隆岩那B玩應還硬呢? 曾經慕辰用鐵尾抽擊過隆隆岩,那巨大的反震力就讓慕辰難以忍受。 如今抽擊這鐵甲暴龍,雖然慕辰已經做出了一定的心理準備,但是真的抽上之後它才發現,這B玩應不愧叫鐵甲,就是比隆隆岩那石頭玩應硬。 「哈哈哈!小老鼠,不要反抗了!」 見到皮卡丘一記鐵尾抽擊上去反而自己痛呼起來,小次郎更是發出了得意的大笑聲。 之前無數次對上這傢伙,吃虧被虐的永遠都是他們。 今天,終於可以翻身做主人了! 「噴火龍,火焰噴射!繼續噴射火焰!」 在另一端,武藏與小智之間的對戰也在持續著。 因為迷.信噴火龍那強大的力量,武藏甚至都不對其戰術進行絲毫的轉變。 噴射火焰!噴噴噴!老娘我噴死你! 這,就是武藏此刻的內心寫照。 按照武藏的計算,這美納斯絕對堅持不了多久,等它堅持不住的時候,就是噴火龍大發神威的時候。 「美納斯,繼續使用水波動!」 自信的武藏對上了頭鐵的小智。 面對噴火龍的強勢進攻,小智也根本不去做其他任何想法。 不就是技能對轟嗎? … Read more

實際上,在維爾特這些人到來之時,就有很多人跟著來看熱鬧,尤其是楚鷹對戰火狼,更是吸引了很多的人前來觀戰,此時的這裡已然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jeannieo.com海東青之名,更是讓許多人都震驚,因為這裡有很多都是傭兵,在傭兵界混過的人,又有幾個不知道海東青的名字。 但是,真正見過海東青的人並不多,如今見到楚鷹這麼強勢,而且所說的話還這麼有道理,居然得到了很多人的贊同,他們之前也對維爾特這些人强行霸道的搜查給搞的憤怒非常,可是由於這些傢伙實在太過强大,聯合了好幾股勢力,他們只有敢怒不敢言,現在終於有人站出來,說出了他們不敢說的,做了他們不敢做的。 這些傢伙哪個沒有血性,看到楚鷹如此强硬的姿態,頓時轟然叫好起來。 “對,你們憑什麼要搜查我們,誰給你們這樣的權力,誰知道你們是不是賊喊捉賊,想搜我們,還是想讓我們搜一搜你們吧。” “就從這幾個人開刀,看看他們身上有沒有藏著槍支彈藥。” “你看那個傢伙背包鼓鼓的,我注意他很久了,無論到哪都背著他的背包,我猜裡面肯定有東西,說不定就是槍。” “老子早就看他們不順眼了,以為聯合起來就沒人敢把他們怎麼著了嗎,那咱們也聯手,看看到底誰的人多。” “” 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讓維爾特等人臉上終於掛不住了,再加上楚鷹之前對他的羞辱,維爾特大吼道:”閉嘴,都給我閉嘴。” 雖然眾怒難平,可是這些人的實力擺在那裡,身後的勢力也擺在那裡,被他這麼一吼,居然真的沒有人敢吭聲了,全都偃旗息鼓。 “海東青,別以為我是真的怕了你,今天,你必須要在所有人面前讓我們搜查一遍,否則就會被視為昨天槍擊案的真凶。”維爾特知道,楚鷹是整個事件的罪魁禍首,只有把他搞定,其他人哪裡還敢有反對的聲音。 楚鷹冷笑道:”別把這麼大的帽子扣到我頭上,老子沒那麼大的頭,華夏有句話你肯定聽過,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既然你是來找事的,那麼再說什麼都是廢話,你把我當真凶我就是真凶了,真是笑話。” “是不是笑話你很快就會知道。”維爾特冷哼一聲,接著揮手朗聲道:”海東青拒不讓我們搜查,現在基本上可以肯定他身上肯定藏著槍支,兄弟們一起上。” 說話間,在他身後沖出一群人來,將楚鷹幾個人團團圍住,每個人身上都散發出濃烈的殺意,只要楚鷹敢繼續對抗,他們就有把握將其秒殺。 “你動他一下試試。”就在這時,克莉絲蒂娜的聲音突然傳來,所有人尋聲望去,眼見的一幕,讓所有人怔住。 只見克莉絲蒂娜現在就站在維爾特的身後,她的手中正拿著一把手槍,頂在維爾特的後腦勺上,那冰冷的槍口,讓維爾特渾身都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槍,槍居然在她的手上。”有人失聲驚呼。 “他不讓維爾特動海東青,看來她跟海東青肯定是有關係的,那麼海東青不讓搜查他原來是害怕暴露。” “只不過這個女人就有些傻了,這種事瞞都瞞不住呢,她倒好,居然把槍給拿了出來。” “” 眾人再一次七嘴八舌的議論,他們看向克莉絲蒂娜的眼神變了,有驚訝,有驚懼,還有貪婪。 “海東青,槍擊案果然是你做的,你敢殺我,就是這裡所有人的公敵。”維爾特大聲嚷嚷。 克莉絲蒂娜冷冷道:”你再胡說一句廢話,我不介意現在就殺了你。” 維爾特怒哼了一聲,被人用槍頂著,他心中再怎麼不爽這個時候也得忍著。 “首先給大家證明幾件事,一,槍不是我的,是我搶來的;二,這件事跟海東青也沒有任何的關係,誰想殺他,我就殺誰;三,我為什麼要幫助海東青,原因我沒必要跟你們解釋,總之,今天的事到此結束,誰再纏著不放,就別怪我不会。”克莉絲蒂娜冷冷說道。 楚鷹心中暗歎,他千算萬算,眼看就要成功了,克莉絲蒂娜這個”程咬金”卻在半道上殺了出來,她所證明的三件事只要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她是在欲蓋彌彰,看來他們成為眾矢之的是可以預見了的。 “美麗的小姐,可以認識你一下嗎,我是查理斯,英國王儲查理斯。”查理斯很紳士的對著克莉絲蒂娜露出一個非常迷人的微笑,這樣英俊的面孔,這樣有紳士風度,再加上貴族中貴族的身份,只要是個女孩子,就一定會被他迷倒,查理斯在英國,那可是大眾情人啊。 只不過,他找錯人了,克莉絲蒂娜還真沒把他的身份放在眼裡,淡淡的掃了他一眼,譏笑道:”海東青說你是狗,你是狗嗎。” 一句話把查理斯說的面紅耳赤,怒火中燒,神色也猙獰起來,”臭**,別給你臉不要臉,你手裡有槍怎麼樣,槍裏有多少發子彈,你只要敢開槍,我保證你會被千人輪。” “有種你再說一遍。”克莉絲蒂娜說話間,調轉槍口,指著查理斯的腦袋。 查理斯心臟不由一陣抽搐,這個女人,這個**,居然敢用槍指著他。 “你可要想清楚了,殺了我,你不但與這裡所有的人為敵,你的國家也將因為你衝動的行為而遭受打擊。”查理斯色厲內荏的說道。 克莉絲蒂娜不屑冷笑道:”說你怕死就行了,不用給我找這些不敢殺你的理由,別怪我沒有警告你,從這一刻開始,假如讓我從你的狗嘴裡再聽到一個字,我保證你說不出來第二個字,不管殺了你之後我將面臨什麼樣的後果,總之你是看不到了。” 這番威脅果然有用,查理斯真的把嘴巴閉的緊緊的,雖然他的聲譽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雖然他的胸中正在燃燒著怒火,可這又能怎樣,遇到這個瘋狂的女人,他只能服從。 “這才乖嘛。”克莉絲蒂娜微微一笑,槍口又瞄準了維爾特,饒有興趣的道:”你覺得我不敢殺你。” If you loved this information and you would love to receive more info relating to 帝塵被一股冰冷的氣息驚到后才回到看到青水一身薄冰的站在那裡,她心裡一慌一陣劇疼。 – 當醫生開了外掛 assure visit … Read more

路南一進門,就看見蘇北挺直腰桿坐在沙發上,樣子傻傻的。

路南隨意的將外套掛了起來。 他走過去,坐在蘇北旁邊。 「怎麼?腰桿挺這麼直幹什麼?」路南笑著問道。 蘇北趕緊收了收腰身。 她眨了眨眼睛,心虛的開口:「是嗎?我挺的很直嗎?我在鍛煉呢,別打擾我!」 說完,她繼續一副挺胸抬頭的樣子。 路南伸手,摟著她的纖腰。 「別鍛煉了,已經很好看了!」路南的聲音,曖昧中帶著笑意。 蘇北立馬破功,裝不下去了。 她全身無力的坐在沙發上。 「好吧,本來就沒有毅力,你這麼一來,我什麼感覺都沒了!」蘇北有氣無力的說道。 路南輕笑了一聲。 「沒事,毅力這東西,還可以在別的方面鍛煉!」他意有所指的笑著說道。 蘇北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伸手掐了掐他的腰。 「胡說什麼呢!」蘇北嗔笑著說道。 路南下意識的閃了閃。 他再次坐過來,手裡更加用力,將蘇北抱住,防止她的小手亂來。 「好了,別鬧了,我們去吃飯吧!」路南溫柔的說道。 蘇北嘟了嘟嘴。 「那好吧!」她說。 因為今天時間還早,所以,路南就帶著蘇北去了比較遠的一家川菜館。 蘇北以前沒有來過這裡。 菜上來的時候,她嘗了幾口,立馬讚不絕口。 這家店的味道,果然不錯。 怪不得路南大老遠帶著她過來。 吃完飯之後,路南本來還想帶著蘇北在周圍轉轉。 但是,蘇北想到,自己買的東西,這會估計快到了,她就搖頭,拉著路南回家了。 果然,蘇北剛剛進了小區,就接到了電話,她的快遞到了。 蘇北讓他稍等一下,就趕緊拉著路南匆匆上樓。 路南看著蘇北簽收了快遞,他有點好奇。 「怎麼突然想起買東西了?買的什麼?」路南隨意的開口問道。 蘇北跟著路南一邊進門,一邊開口道。 「我在網上看見一家服裝店裡的衣服還不錯,就順手買了一身,因為是同城的,又在京東上買的,所以,我下午才買的,這會就送過來了。」蘇北笑著說道。 蘇北進門后,就迫不及待的開始拆快遞。 路南進卧室,換衣服。 路南穿著淺灰色居家服出來的時候,蘇北已經把快遞拆開了。 路南看見沙發上的一套黑色牛仔在,眸子微微閃了閃。 黑色牛仔,明天見面的寒星,不是說他要穿黑色牛仔嗎? 難道寒星是蘇北? 路南腦子裡剛閃過這個想法,他就快速的搖搖頭。 怎麼可能,先不說寒星是個男的。 就說,他幾乎每天都跟蘇北在一起,蘇北在做什麼,他怎麼能不知道呢! 應該就是個巧合吧! 他剛想到這裡,門鈴突然響了。 蘇北快速的起身,去開門。 路南看見,門口又是一個送快遞的。 路南有點不淡定了。 他總覺得那裡怪怪的。 蘇北跟他在一起這麼久了,還沒有怎麼買過東西呢。 今天快遞怎麼這麼多? 蘇北在路南的註釋下,將快遞拿回來,兩三下拆開。 一個黑色的棒球帽,出現在路南的眼前。 路南神色突然變得非常怪異。 如果說,一身黑牛仔衣,他還能認為是巧合。 但是,再加上黑色棒球帽呢? … Read more

“小戀,你聽我說,那天我是因為喝醉了酒,加上我對你的思慕,所以才做了那樣的事情,請你原諒我。”慕容初拉著米小戀就不鬆手。 他離米小戀很近,嗅著她身上散發出的馨香,跟牟茜婭那一身濃濃的香水味一比較,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自己怎麼就瞎了眼,相信了牟茜婭那個女人。 “放手!慕容初,我們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的關係了,請你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米小戀想掙脫自己的手,可是慕容初的力氣很大,米小戀根本就掙不脫。 “慕容初,你放開小戀,小戀那麼喜歡你,你卻傷害了她,現在你知道好了,你早去做什麼了去了?快放手,再不放手我就咬你了!”冷小暖見渣男慕容初一直都拉著米小戀,她就過去幫忙,可是就算是他們兩人的力氣,都沒有慕容初一個人的力氣大。 “慕容經理,你這是唱的哪出戲啊,自己的女朋友讓上了樓,卻在這裡跟其他的女人糾纏不清的,這可是公眾場合,注意形象為好!”一個冷冷的,卻很有磁性的聲音讓慕容初一驚,他的手一松,米小戀和冷小暖就掙脫了他的桎梏。 “溫建偉?你也很閑啊!”慕容初看著對面來的是溫建偉,他很是不屑,一個花花公子,有什麼資格說自己。 “是啊,可是我怎麼覺得你比我還閑啊,慕容初,你好歹也是一個大男人,怎麼會跟兩個女生過不去啊?”溫建偉走了了過去。 他今天來是想給自己的母親挑一份禮物的,然後就準備去赴榮錦天的約會,榮錦天可是說了要請自己喝酒的。 他聽到了冷小暖的聲音,一扭頭就發現了那個女人和榮錦天的秘書一起被慕容初給拉住了,他心裡一喜,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哈哈哈,於是他就走了過來,準備英雄救美。 哪裡知道冷小暖一看到他,本能的就想逃。 “這個我的妻子,這個是她的閨蜜,我在這裡跟她們說話有什麼問題嗎?”慕容初可不怕溫建偉。 “不要聽他的,小戀都已經跟他離婚了!”冷小暖本來拉著米小戀準備逃跑的,可是聽到了慕容初撒謊,她有忍不住的回來辯解。 可是她這一回來,卻被溫建偉給拉住了。 看著這個女人又要逃了,溫建偉心裡就有點兒急了,可是這個女人為了給閨蜜一個清白,又回來辯解了,溫建偉可是不會再讓她逃跑了。 “小戀,你原諒我吧,我是瞎了眼,把魚珠和珍珠給顛倒了,我們重婚吧,我會好好的愛你的。”看著眼前美麗的米小戀,慕容初的心裡癢癢的。 談了三年的戀愛,他都沒有碰過米小戀啊,就是自己的新婚夜,還聽信了牟茜婭的話,把米小戀送給別人去享受。 “不不不,慕容初,當初是我瞎了眼,真的,你讓我恢復了視力,我很感謝你,只是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在來糾纏我了。”米小戀她想拉著冷小暖走,可是冷小暖卻被溫建偉給拉住了。 “你放手,你給我放手。”冷小暖抬腿就要去頂溫建偉的胯下。 溫建偉及時的拉住了她的腿,然後兩人以一種很曖昧的管道抱在了一起。 看著溫建偉跟冷小暖糾纏不清的,慕容初拉著米小戀就朝著另外一個地方走去了。 “慕容初,我希望你不要讓我恨你!”米小戀如今已經對慕容初是恨之入骨了,怎麼可能跟他重婚。 “小戀,你不要激動,我們兩人來心平氣和的談談。”走到了一個沒有人的地方,慕容初還真的放了手。 “小戀,我是愛你的,只是被牟茜婭給矇騙了,真的,小戀,我已經後悔死了,我不想離開你,我們重婚吧。”慕容初都想給米小戀下跪了。 “阿初,我等了你半天,你卻在這裡跟這個女人示好,你當我是什麼?”牟茜婭已經等了很久都沒有見著慕容初上去,她就又下來找他了。 牟茜婭見著米小戀的樣子,那臉上還化著得體的妝容,特別是米小戀的身材,簡直都讓她嫉妒的發瘋了。 米小戀結婚的那天,她是買通了那個化妝師,把米小戀化的跟鬼一樣,所以慕容初看著米小戀的樣子從心裡就很厭惡。 可是今天的這個樣子,誰看了都會喜歡的。 “米小戀,你不是都已經找到了老頭子嗎?你為什麼還會來勾/引我的男人?”牟茜婭走到了米小戀的面前,她伸手就想打米小戀。 可是她的手卻被慕容初給拉住了。 “牟茜婭,誰是你的男人,你要看清楚了,現在是我們兩口子在這裡說話,哪裡有你插嘴的份,滾開。”慕容初把牟茜婭狠狠的朝著旁邊一推,牟茜婭就摔倒在了地上。 “牟茜婭,你看清楚了,這個就是你千方百計要奪過去的男人,我是要謝謝你的,如果不是你,那現在倒在地上的人就是我了。”米小戀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這把牟茜婭的臉打的,真是把人都給丟完了。 “小戀,你誤會我了,我不會這樣對你的,你是我最愛的人了我會好好的對你的,真的,小戀,你答應我吧,不管你跟過誰,我都不會介意的,我們複合吧。”慕容初還在苦苦的哀求著米小戀。 “米小戀,你今天該上班的時候不去上班,你說我是怎麼給你打考勤呢?”一個高大的身影走到了米小戀的面前,那强大的氣場,讓慕容初朝後退了幾步。 對於突然出現的這個,大家都抽了一口涼氣。 慕容初本能的就想躲,他前幾天才被打了一頓,現在還是心有餘悸的。 “慕容經理,最近我們很有緣啊,經常都會碰面。”榮錦天還好意思說人家慕容初,米小戀都覺得他比慕容初還詭異,自己在什麼地方都碰的到他。 不過好像他每次都是在自己比較危險的時候就出現了。 “哦,榮總,我還有點兒事情,您先忙著,空了我再找小戀,起來,走了。”慕容初去把倒在地上的牟茜婭給拉了起來,兩人狼狽的走了。 If you have any issues concerning wherever and 他說:“你不用擔心,我不會真的消失,我只會回到葬身之地,那裏靈氣充沛,能使我好起來。” – 大學問百科 how to use 「報!日瓦丁大軍已經進入剛鐸境內,目前正在猛攻羅多克堡壘。羅多克堡壘守將蕭景欒將軍戰死,副將蕭源請求援兵!」 – … Read more

面對顧青辭明裡暗裡的試探,里正始終打著太極,顧青辭覺得這裡正絕對還有事隱瞞,甚至連村民都不知道。

不過現在證據不足,她也不能在無憑無據的情況下對一個里正逼供,於是顧青辭沒說什麼,暫時離開了。 顧青辭回去的時候正好和白鷺碰上了。 白鷺連忙說道:「青辭姐,你放心,姚家那個小女孩今天好一點了,已經能吃能喝了。」 顧青辭點點頭,「她暫時沒什麼事了,只是不知道這村子里還會不會再有人發病。」 至於找解藥的事,不能鬆懈,顧青辭想來想去,還是把目光放在了那個山洞。 聽說顧青辭還要去山洞,白鷺皺了皺眉,「那山洞裡不知道還有什麼,連為了錢財瘋狂的村人都沒能抓捕到,想必是個極為兇悍的猛獸。」 顧青辭垂眸,「只有找到他們中毒的根源才能找到解藥。」 「我和你去。」後面傳來了赫連城的聲音。 顧青辭看了眼赫連城,「你的輕功確實能派的上用場,那就走吧,去碰碰運氣。」 白鷺一聽也跟了上去。 赫連城掃了她一眼,「這種危險的事,你這樣乳臭未乾的還是離遠點吧。」 白鷺不服氣地看著他,「我已經及笄了,再說我有馭笛術,說不定可以幫到你們呢?」 顧青辭站在白鷺這邊,「說的也是,多一個人總能多一個幫手。」 赫連城頭疼,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走了什麼運,惹上這麼個……甩不掉的尾巴。 爬山那段山路,山洞便出現在三人的眼前。 顧青辭將裡面的情況和赫連城說了一遍,「要小心,這裡頭遍布了毒草,潭水也是有問題的。」 赫連城突然看向顧青辭,「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在這東泉村會出現這樣一個山洞?」 顧青辭卡了一下,「啊?什麼意思?」 赫連城緩緩說道:「世間萬物都是相生相剋的,這山洞裡遍布毒物,這便是一種失衡,只是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顧青辭一邊聽著赫連城的話,一邊走向洞口,沒想到她步子一頓。 「雞血!還有骨頭!」她立刻循著血跡找到了一點雞肉,「看這樣子不是今天就是昨天的。」 白鷺皺眉道:「一定是有人故意送來的,村子里可從沒有人說過少了雞鴨。」 顧青辭緩緩起身,「不管這裡頭到底有什麼,今天總要解開謎題。」 說著顧青辭起身拿出了自己配置好的煙霧彈,說是煙霧彈,實則是一對藥草渣子晒乾后混著油揉成的,易燃,且燒著后釋放大量毒煙,在密閉空間更是撐不住。 她非要把這東西熏出來不可! 三個藥渣糰子扔進去,裡面的動靜開始大了。 顧青辭拔出了劍,白鷺也握住了短笛,一旁的赫連城則是悠哉悠哉地踱著步。 嚎叫聲響起的瞬間,顧青辭眉頭一擰,「這裡面……居然是狼?!」 白鷺哆嗦了一下,不過還是堅定地站在顧青辭旁邊,緊張地喊道:「青辭姐!這……這裡面怎麼會有狼啊,小心!」 聲音越來越近,顧青辭擰緊了眉,「要衝出來了!」 由於煙霧還很大,顧青辭只能依稀看到有個影子在煙霧中亂竄。 她完全沒想到這裡頭居然有一隻狼! 不過這會兒也來不及再想其他了,顧青辭專心地盯緊了眼前的煙霧。 煙霧也因為裡頭的狼在亂竄而開始向外擴散。 白鷺被嗆得只咳嗽,「怪不得這狼都被熏出來了,這煙霧……咳咳……實在是嗆得慌!」 顧青辭捂著口鼻將白鷺往後拉了一把,「小心,這煙霧裡含有麻醉成分,吸多了會讓你頭暈。」 一聲狼嚎在洞口響起,隨即一個身影竄了出來。 然而讓顧青辭才詫異的是居然是一隻小狼! 由於吸入了不少厭惡,小狼衝出來后就趴在了地上,想掙扎也只能抽動著四肢,但怎麼都爬不起來了,只好在地上大喘氣。 隨即白鷺也看到了這隻小狼,她倒吸了一口氣,「天吶,這是個狼崽子!」 顧青辭放下了劍,卻沒有放入劍鞘,隨後走近了那隻小狼,「看上去還很小,可裡頭好像沒有母狼了。」 白鷺皺眉,「是啊,要是有母狼應該早就出來了,這是怎麼回事?」 「怪不得剛剛他的嚎叫聲就不太響亮,他還太小了。」 顧青辭說著有點無奈地看著地上大喘氣的小狼崽子,「這可怎麼處理?」 赫連城則是從樹枝上輕飄飄地跳了下來,「這可不是普通的狼崽,能在這山洞裡存活,他早已身中劇毒,看樣子可以說是百毒不侵了。」 顧青辭垂眸,「或許,懷清所中的毒,可以從他身上找一找線索。」 說著,顧青辭給他又來了一針,讓他徹底昏過去了。 檢查后,顧青辭開口道:「果然,就是他體內的毒。」 白鷺驚疑地說道:「難道東泉村死了那麼多人,都是這隻小狼崽身上的毒引起的?」 顧青辭搖頭,「不可能,這狼崽估計出生還沒半年。」 白鷺反應過來,「對啊,他這麼小,不可能的,那是怎麼回事?」 旋即,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母狼!」 只是山洞裡再也沒有活物出來。 白鷺心裡一揪,「看來是真的沒有可能活著了。」 顧青辭收回目光,低頭看著這小狼,說道:「他的血就是解藥,我不會多取,他不會有什麼事。」 … Read more

青紫鈴抱病了,再也不管榮家的事情了,她每天都吃的很清淡也就正好給自己去去火了。 edublogs.org雖然青紫鈴吃的很清淡,可是她不知道整個榮家現在都吃的很清淡了,每天的生活費一百塊,這個已經是榮奶奶的硬性規定了。 飯桌上再也見不到好一點兒的菜品了,都是最普通的猪肉和素菜,吃的牟雅倩和榮錦繡等人都要哭了。 “錦繡,你這個奶奶是怎麼回事啊?我們家又不是沒有錢,吃的如此的窮酸,你那個媽也是的,真是從鄉下來的人,土包子!”牟雅倩吃的嘴巴裏都要淡出鳥了。 “倩倩,辛苦你了,我媽和我奶奶就是那樣的,以前我們去看他們的時候,從來都不在家裡吃飯的,乾脆這樣,以後我們晚上就出去吃,不在家裡吃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榮錦繡很是寵愛著牟雅倩,不過他也是不想在家裡吃了。 “我現在開始懷念青紫鈴了,她當家的時候,我們什麼時候不是吃的山珍海味的,你看看如今吃的是什麼啊?”最讓牟雅倩氣憤的事情,就是自己的零花錢還硬生生的給减了一萬。 “嗯,嗯,是他們不對,以後我們也不在家裡吃飯了,你老公請你在外面吃。”榮錦繡對牟雅倩保證道。 “還有,我的零花錢,本來三萬就不够,居然還給我少了一萬,還讓不讓人活了?”牟雅倩還要補貼家用,牟家破產之後,她爸經常都要讓她拿錢回家,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是破產了,家裡剩下的錢應該也是够生活的,加上牟雅倩以前還拿了那麼多的錢回去。 “老婆,我可以補貼給你的,不就是一萬塊錢嗎,我從公司裏給你就好了。”反正現在那個公司也是自己說了算,榮錦繡也是挪用了不少的資金了,也就不在乎一個月多一萬塊錢了。 “你補償給我?你的薪水卡都在我這裡,你拿什麼補償給我?”牟雅倩一聽榮錦繡還有其他的辦法弄錢,她就很興奮。 “我可以把公司的利潤少報一萬塊,就給你了啊,反正公司也是我們的,用點兒錢也不算什麼的。”榮錦繡對牟雅倩說。 “真的可以這樣啊?太好了,那你就每個月給我一萬塊,要不我還真的是活不了了。”牟雅倩太開心了,榮奶奶在家裡克扣了她的錢,還好她有一個能幹的老公,又可以補貼她了。 “老婆,我們是不是該做點兒什麼啊,你的肚子還沒有動靜,我可是都想當爸爸了。”榮錦繡抱著牟雅倩,貪婪的望著她。 “討厭,那也不能都怪我啊,萬一是你有什麼問題呢?”牟雅倩對榮錦繡說。 “我的身體這麼健康,這麼可能有什麼問題,來吧,寶貝,為了我們的孩子,加油!”榮錦繡說完了就撲了過去。 “什麼?可以接受孩子,卻不能接受我的女兒?怎麼可能,什麼好事都讓你們榮家給攤上了?我的女兒和外孫是不可能分開的。”還在床上躺著的張佳玉,一聽到榮昊說的話,她就跳了起來。 “錦天說了,他能做的退步就只有這樣了,如果你們實在是不願意的話,可以去告他,他隨時都可以奉陪的。”榮昊對張佳玉的態度也很是不喜,自己大大小小的也是鴻達集團的董事長,這個張佳玉對自己是呼來喝去的,以前都沒有發現她是這樣的人。 “你們,你們。”聽到了榮昊的話,張佳玉也就蔫了,這個榮錦天還真的對那個米小戀情深義重啊,好啊,你米小戀,居然敢把榮錦天迷惑的六親不認,那就讓你嘗嘗老娘的厲害。 “好了,我把錦天的意思也帶到了,你們自己考慮一下吧,這些東西就是我的一點兒心意,亞華,你就好好的照顧你媽媽,我先告辭了。”榮昊說完了話,他就走了。 “亞華,把東西都給我扔出去。”已經患病的張佳玉這個時候是誰都不怕了,她都要死了,還怕誰啊。 “媽,我覺得榮叔叔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人家榮錦天是有妻子的人了,你們非讓他離婚娶妹妹,他肯定是不幹的,能承認孩子也不錯了。”其實方亞華是贊成妹妹把孩子給打掉的,那天的事情,方亞華迴響起來都是很奇怪的。 榮錦天的酒量他是知道的,根本不可能會喝醉的。他當時聽說妹妹被榮錦天給那啥了,是氣昏了頭了,後來仔細的想了想,再加上妹妹和媽媽的所作所為,他的心裡也是有點兒懷疑的,只是他不想說明了。 “亞華,那是你妹妹,你難道就想讓你妹妹這樣不明不白的被榮錦天給毀了?他有妻子為什麼還對你妹妹做那樣的事情?”張佳玉越看這個兒子越生氣,為什麼都不幫著自己說話。 “好了,媽,我要去公司了,你也不要太激動了,我有時間再來看你。”方亞華也知道自己不能說服媽媽,這個時候張佳玉很是激動,他也就只能選擇離開了。 “要不是我親自看著你生出來,還真的是以為是抱錯了,這孩子,就跟他爸一個樣,傻乎乎的。”張佳玉對著自己兒子的背影說道。 兒子從小就跟她不親,因為是很多的事情兒子都不贊同她的做法,老公也是,所以張佳玉就跟自己的女兒方叢倩關係最好了。 不過兒子也是她的心頭肉,雖然兒子跟自己不親,可是她一個當媽的,也就嘴上鬧騰一下,心裡還是很關心的。 兒子都已經要三十歲的人了,還沒有個女朋友,這是最讓她操心的了,自己的生命沒有多久了,她要把兒子和女兒的事情都處理好了,才能走的放心。 至於老公方大山,張佳玉是最放心的,無欲無求,只要有飯吃,有棋下,就什麼都可以不要。 “喂,小麗啊,你那天說你家的侄女還不錯,要不有空我們出來吃個飯,跟我兒子見見面?”張佳玉給自己的朋友打了個電話,想給兒子介紹個對象。 “那好吧,我們就定在週六的晚上吧,好的,好的,真是麻煩你了小麗,我們不見不散啊。”張佳玉吧事情給搞定了,她覺得自己也輕鬆的多了。 她肯定是活不到兒子和女兒結婚,不過能定下來她就放心了,米小戀,也只能怪你不走運了,誰讓你跟我的女兒搶男人呢?張佳玉陰狠的握緊了拳頭。 If you have any issues with regards to exactly where and 祁**一個暗示他們就知道咋辦 how to use 過了一會兒,任小魚才說道,“你有見過男生表白一直說自己的缺點的嗎?還一直否決自己,你真好笑!” – 摘仙令, you can contact us at … Read more

前往伊人閣的路上,夏天撥通了宋玉媚的電話。

“喂,幹嘛?”宋玉媚很快接了電話,語氣裏有着幾分撒嬌的味道。 “媚媚老婆,我準備回江海市去了,你什麼時候可以走?”夏天直接問道。 “我這邊的事情都已經安排好啦,隨時都可以走的。”宋玉媚回答道,然後又反問了一句,”你確定好回去的時間了嗎?確定好的話,我就去訂機票啦。” “那就明天回去吧,我今天還有點事情。”夏天想了想,馬上有了決定,”不過,媚媚老婆,我們不坐飛機,坐火車過去,我算算啊,一共有六個人,你買六張火車票就行了,買那種軟臥的車票。” “好吧,我等會就讓人去準備車票。”宋玉媚答應下來。 結束和宋玉媚之間的通話後,夏天又給趙雨姬打了電話,讓她轉告小妖精和薩瑪公主,明天就要去江海,之後,夏天還給楚瑤打了個電話,這楚門大小姐也該回江海了。 安排好這些,夏天也出現在伊人閣大門口,而就在這時,卻有一個人從裏面走了出來,這人不是伊筱音,也不是阿九,更不是暗組那兩個女特工十八妹和十九妹,而是一個夏天從未見過的年輕女人。 這個女人年紀大概在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一百六十公分左右的身高,身材適中,不胖不瘦,毫無疑問,不論容貌還是身材,她都遠遠比不上伊筱音,事實上,她就是跟阿九相比都有不少差距,不過,這個女人,卻給夏天一種很端莊的感覺。 雖然不算漂亮,但卻五官端正,而那股端莊的氣質,在普通人看來,這個女人很顯然適合做一個賢妻良母,也正因爲如此,即便是夏天,也多看了這女人幾眼。 不過,這個端莊女人似乎根本沒注意到夏天,她很快就從夏天身邊走了過去,上了一輛停在門口的林肯轎車。 林肯車很快啓動離去,夏天也終於收回視線,走進伊人閣,然後就一眼看到坐在亭子裏的伊筱音以及站在伊筱音身後的阿九。 而看到夏天出現,暗組那倆女特工又是識趣的離遠了一點,只是又在心裏腹誹了夏天幾句,這好色組長還帶着這漂亮道姑到處晃悠呢! “伊伊老婆,剛出去的那個女人是誰啊?感覺有點怪。”夏天來到亭子裏,開口問道。 “色狼,見到女人就關心!”阿九忿忿的罵了一句,還一臉鄙視的看着夏天,”真是一點品味都沒有,連那麼醜的女人都感興趣!” “喂,你別誹謗我,誰說我對那女人感興趣了?”夏天有點不滿的看着阿九,”你再胡說八道,我就讓我的丫鬟揍你了!” 說到這,夏天又補充了一句:”你是伊伊老婆的丫鬟,我打你有**份,不過我的丫鬟打你剛好合適,別人也不會說我欺負丫鬟了。” “無恥!”阿九又憤憤的罵了一句。 “你來做什麼?”伊筱音這時候終於開口,”你難道想告訴我,你已經找到那個想殺阿九的真正幕後兇手了嗎?” “這個啊,還沒找到呢。”夏天一時有點不好意思,他發現自己把這件事已經給忘記了,所以他馬上就轉移了話題,”伊伊老婆,其實我只是來告訴你,我要離開京城了,你要是捨不得我離開的話呢,可以跟我一起走的。” 伊筱音頓時就有拿起桌上的杯子砸到夏天臉上的念頭,這人怎麼就沒一點自知之明呢?她會捨不得他離開?她巴不得他走得遠遠的,越遠越好! “自作多情!”阿九也低聲嘀咕了一句。 夏天卻沒跟阿九計較,繼續說道:”伊伊老婆,你望港市的事情辦完了嗎?” “託你的福,我們事情沒辦完就提前回京城了!”伊筱音沒好氣的說道。 夏天覺得很無辜:”伊伊老婆,雖然我是很想你的,可我這次沒讓你回來啊!” “你別裝了,嶽之風爲什麼會死,你真以爲我不知道?”伊筱音冷哼一聲,”別人不知道你能催眠控制一個人,我可是很清楚!” 夏天卻是嘻嘻一笑:”伊伊老婆,你放心,我不會催眠你的,催眠得來的老婆,不是真正的老婆。” “你這是承認了?”伊筱音輕哼一聲。 “伊伊老婆,我好像什麼也沒承認啊。”夏天依然是一副無辜的表情,”不過呢,嶽之風那白癡死了,我還是很高興的,誰讓那白癡居然和我搶老婆呢?” 伊筱音盯着夏天,足足有幾十秒沒有說話,她很想確認嶽之風的死到底跟夏天有沒關係,只是,她發現,從夏天的臉上,她什麼也看不出來,所以儘管她懷疑嶽之風的死乃是夏天一手策劃,但她依然無法確定,正如京城其他人一樣,雖然都在懷疑,但卻沒人能百分百確定這件事。 “伊伊老婆,我是不是很帥?”夏天笑嘻嘻的問了一句。 伊筱音頓時差點吐血,這啥人啊? “我們還有事,要先走了,你要願意留在這裏,就一直留着吧!”伊筱音站起身來,一副準備離開的樣子。 “伊伊老婆,你要去哪裏呢?”夏天隨口問道。 “岳家,怎麼?你要去嗎?”伊筱音語氣裏帶着一絲嘲諷的味道。 “伊伊老婆,你去岳家做什麼呢?那個嶽之風跟你又沒什麼關係。”夏天有點不太高興。 “嶽老爺子是我的病人,他的身體不太好,需要我去給他調理一下。”伊筱音淡淡的說道。 “噢,剛纔那個女人,是岳家的人嗎?”夏天想了想問道。 “是不是岳家的人,跟你沒什麼關係吧?”伊筱音語氣裏帶着一絲不悅,”莫非你要趕盡殺絕?” “伊伊老婆,我只是好奇問問而已。”夏天懶洋洋的說道:”你要不想說,那就算了。” 伊筱音稍稍猶豫了一下,然後才開口說道:”她叫陸小瑩,現在她的身份是嶽夫人。” “嶽夫人?”夏天有點納悶,”那她是嶽之風那白癡的老婆呢,還是嶽之風的奶奶呢?” “廢話,當然是嶽之風的老婆!”伊筱音狠狠瞪了夏天一眼,”她之前的身份一直沒有公開,嶽之風死後,她才以嶽夫人的身份出面爲嶽之風辦理後事!” “奇怪,嶽之風那白癡不是沒老婆的嗎?”夏天自言自語,有些不解的樣子,”怎麼這會兒又冒出個老婆來了呢?” “你要不信就自己查去!”伊筱音沒好氣的說了一句,擡腳就走,阿九狠狠瞪了夏天一眼,然後也跟了上去。 伊筱音和阿九很快離開了伊人閣,十八妹和十九妹自然也跟了出去,於是這伊人閣就只剩下夏天和顧含霜了。 “沒聽說嶽之風有老婆啊,我還是讓金髮老婆去查查這件事吧。”夏天總覺得這件事有點詭異,考慮了一番之後,便還是給沐晗打了個電話。 ************ 第二天上午。 京城開往江海的列車上,軟臥車廂裏,夏天正枕着宋玉媚的**呼呼大睡。 宋玉媚買了六張高級軟臥的火車票,訂下了三個相鄰的包廂,每個包廂坐兩個人,這票價其實比飛機票還貴,不過確實比較享受,就跟一個流動中的高級酒店一樣。 夏天和宋玉媚坐在中間的包廂裏,而顧含霜和楚瑤住了一間,另一間則是夭夭和薩瑪公主坐一起,夭夭的所有家當是個筆記本電腦,當然她也不是沒行禮,不過她的行禮,據說另有專人給她送到江海,至於薩瑪公主,更是什麼行禮也沒帶,只是她其實更誇張,因爲她要在江海市留學的緣故,迪拜皇室那邊決定專門在江海市建立一個大使館,這樣就可以方便照顧薩瑪公主,據說現在大使館的位置已經確定,離江海大學只有不到兩公裏遠呢。 宋玉媚知道夏天之所以現在就決定回江海,雖然有他那些在江海市的老婆的原因,但主要還是爲了她,不然的話,他可能還會在京城待上一段時間,所以她也主動跟他坐在同一個包廂,準備在這舒適的火車上,讓這傢伙享受一下她的溫柔。 可惜的是,讓宋玉媚沒想到的是,這傢伙一上火車,就開始倒在她身上呼呼大睡,而從京城到江海市的路程並不算太長,火車也只需要十個多點小時,這傢伙居然就這麼睡了一路,直到晚上六點左右火車到站的時候,他才醒了過來,這一來,他除了享受到宋玉媚的大腿之外,是什麼也沒享受到了。 走出火車站,宋玉媚終於忍不住問了夏天一句:”喂,你昨晚幹嘛啦?怎麼困成那樣啊?” “媚媚老婆,其實我昨晚也沒做什麼啊,就是陪老婆睡覺而已。”夏天伸了個懶腰,然後感慨了一句,”終於回到江海市了!” … Read more

但是現在傅鴻澤說了喜歡她,她不想再去一直擔心傅鴻澤還會被搶走。

那若是這樣子的得到,跟失去又有什麼區別呢? 蘇蔓雪不知道,她簡單的一句話,此刻讓正在醫院走廊的傅鴻澤臉上變得一片愉悅。 「蔓雪,你知道嚒,不知道有多少男人,都渴望能得到自己心愛女人的這份信任。」半晌,他醇厚的嗓音才輕輕的道。 「那,你是不是特別感動啊?」得到傅鴻澤的回應,蘇蔓雪的心裡也好像開了一朵花。 「嗯。」傅鴻澤在那頭說道。 蘇蔓雪聽到傅鴻澤的認可,心裡也是甜甜的。 嗯吶,看來她的這個決定沒有錯呢。 而這邊,尹靜嫻醒過來之後,臉色一片雪白的躺在床上,對護士道,「鴻澤哥呢,他去哪了……」 「傅先生在外面呢。」護士回答說。 「我要見他。」尹靜嫻虛弱的道。 「好,那我這就去喊傅先生來。」護士連忙道。 傅鴻澤剛掛斷電話,看到護士來喊他,便隨著護士來到病房。 「你醒過來了?」他目光淡淡的瞥向尹靜嫻。 他的眸子裡面有一抹憐憫,然而卻只是憐憫而已。 「鴻澤,你剛才去哪了,我醒過來看不到你,好害怕。」尹靜嫻喃喃道。 「我剛才在外面打電話。」傅鴻澤道。 「難道又是跟那個女人嚒?」尹靜嫻楚楚可憐的問道。 「這是我的事情……」傅鴻澤皺眉。 尹靜嫻傷害自己,傅鴻澤會覺得這個女人傻,覺得憐憫她,但是僅此而已。 「鴻澤,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尹靜嫻想也不想的道。 現在對於她而言,只想把傅鴻澤留住,這是她最後一個辦法了。 然而傅鴻澤卻很冷淡,「尹靜嫻,我已經說過了,我對你已經沒有任何感情。」 「可是,我們曾經明明很美好的。」尹靜嫻忍不住低泣起來。 「夠了,尹靜嫻,你這樣子做,難道只是想跟我說這些嚒?」傅鴻澤皺眉。 對於一個不愛的女人,男人的心裡是無法喚回柔情的。 尹靜嫻這麼做,只能讓他覺得打擾到了他。 雖然說尹靜嫻曾經救過他,可是除了那份恩情,他沒有辦法再對她產生別的好感。 尹靜嫻驚愕的目光下,傅鴻澤淡漠的道,「如果以前我給你的態度,讓你產生了錯覺,現在我只想告訴你,我一點都不愛你。」 尹靜嫻望著傅鴻澤,眼裡一點點蔓延開了絕望。 沒錯,這個男人看著她的眼神,除了憐憫之外,竟然別無其他。 尹靜嫻在他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狼狽的樣子。 此刻她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雙眸哀怨…… 心也一片片碎成了片,然而那又怎樣呢?這個男人說他一點都不愛她。 即便她曾經對他有過救命之恩也是如此。 「尹靜嫻,如果你心裡還有半點你自己,那就收手吧,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放棄蘇蔓雪,因為,在我的心裡只有她一個人。」傅鴻澤道。 尹靜嫻的沒受傷的手緊緊的握住床單,臉上一片絕望。 「夠了,鴻澤哥,你不要再說下去了,蘇蔓雪那個女人呢,就那麼好嚒?」 「在我的心裡,她就是最好的。」傅鴻澤道。 沒有因為尹靜嫻這麼絕望,而產生任何的變化。 因為他知道,如果想要尹靜嫻徹底死心,那他就必須要狠心。 「她到底哪裡比我好?我可以改。」尹靜嫻咬著嘴唇,仍舊不甘心。 「你可以改,但是,你永遠都不會成為她。」傅鴻澤繼續道。 尹靜嫻再也沒有什麼可以說的話。 她沒想到,傅鴻澤對蘇蔓雪竟然這麼深情。 深情到甚至不會被她的自殺影響。 「你割腕來到醫院,我會來看你,但是,就算你不自愛,割腕離開這個世界,尹靜雪,我的選擇都一樣,我心裡的女人永遠只有蘇蔓雪。」傅鴻澤道。 尹靜嫻終於不再抱有任何希望。 「我知道了……」 「好好的養傷口。」傅鴻澤只是這麼道。 幾天之後,尹靜嫻出院了。 這幾天,雖然傅鴻澤一直在醫院裡陪尹靜嫻,但是蘇蔓雪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她還是照常每天做自己的事業,白天充實的忙碌著,然後晚上就會回到家裡陪伴小彬和小宇兩個小傢伙,而傅鴻澤晚上則會偶爾去她那裡。 這幾天,蘇蔓雪依舊是很風光,事業上節節攀升,龍城的各大板報都相繼過來採訪她,然後新聞上對蘇蔓雪的評價是——最具商業能力的女星,相當的捧她。 那些喜歡蘇蔓雪的粉絲們也越來越多,大家都在微博上還有各種公眾號上祝福她。 尹靜嫻回到了尹家的時候,對尹母搖搖頭,紅著眼眶一下子就哭了出來。 「媽,我失敗了,這是我最後的辦法了……」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