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現在傅鴻澤說了喜歡她,她不想再去一直擔心傅鴻澤還會被搶走。

那若是這樣子的得到,跟失去又有什麼區別呢? 蘇蔓雪不知道,她簡單的一句話,此刻讓正在醫院走廊的傅鴻澤臉上變得一片愉悅。 「蔓雪,你知道嚒,不知道有多少男人,都渴望能得到自己心愛女人的這份信任。」半晌,他醇厚的嗓音才輕輕的道。 「那,你是不是特別感動啊?」得到傅鴻澤的回應,蘇蔓雪的心裡也好像開了一朵花。 「嗯。」傅鴻澤在那頭說道。 蘇蔓雪聽到傅鴻澤的認可,心裡也是甜甜的。 嗯吶,看來她的這個決定沒有錯呢。 而這邊,尹靜嫻醒過來之後,臉色一片雪白的躺在床上,對護士道,「鴻澤哥呢,他去哪了……」 「傅先生在外面呢。」護士回答說。 「我要見他。」尹靜嫻虛弱的道。 「好,那我這就去喊傅先生來。」護士連忙道。 傅鴻澤剛掛斷電話,看到護士來喊他,便隨著護士來到病房。 「你醒過來了?」他目光淡淡的瞥向尹靜嫻。 他的眸子裡面有一抹憐憫,然而卻只是憐憫而已。 「鴻澤,你剛才去哪了,我醒過來看不到你,好害怕。」尹靜嫻喃喃道。 「我剛才在外面打電話。」傅鴻澤道。 「難道又是跟那個女人嚒?」尹靜嫻楚楚可憐的問道。 「這是我的事情……」傅鴻澤皺眉。 尹靜嫻傷害自己,傅鴻澤會覺得這個女人傻,覺得憐憫她,但是僅此而已。 「鴻澤,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尹靜嫻想也不想的道。 現在對於她而言,只想把傅鴻澤留住,這是她最後一個辦法了。 然而傅鴻澤卻很冷淡,「尹靜嫻,我已經說過了,我對你已經沒有任何感情。」 「可是,我們曾經明明很美好的。」尹靜嫻忍不住低泣起來。 「夠了,尹靜嫻,你這樣子做,難道只是想跟我說這些嚒?」傅鴻澤皺眉。 對於一個不愛的女人,男人的心裡是無法喚回柔情的。 尹靜嫻這麼做,只能讓他覺得打擾到了他。 雖然說尹靜嫻曾經救過他,可是除了那份恩情,他沒有辦法再對她產生別的好感。 尹靜嫻驚愕的目光下,傅鴻澤淡漠的道,「如果以前我給你的態度,讓你產生了錯覺,現在我只想告訴你,我一點都不愛你。」 尹靜嫻望著傅鴻澤,眼裡一點點蔓延開了絕望。 沒錯,這個男人看著她的眼神,除了憐憫之外,竟然別無其他。 尹靜嫻在他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狼狽的樣子。 此刻她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雙眸哀怨…… 心也一片片碎成了片,然而那又怎樣呢?這個男人說他一點都不愛她。 即便她曾經對他有過救命之恩也是如此。 「尹靜嫻,如果你心裡還有半點你自己,那就收手吧,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放棄蘇蔓雪,因為,在我的心裡只有她一個人。」傅鴻澤道。 尹靜嫻的沒受傷的手緊緊的握住床單,臉上一片絕望。 「夠了,鴻澤哥,你不要再說下去了,蘇蔓雪那個女人呢,就那麼好嚒?」 「在我的心裡,她就是最好的。」傅鴻澤道。 沒有因為尹靜嫻這麼絕望,而產生任何的變化。 因為他知道,如果想要尹靜嫻徹底死心,那他就必須要狠心。 「她到底哪裡比我好?我可以改。」尹靜嫻咬著嘴唇,仍舊不甘心。 「你可以改,但是,你永遠都不會成為她。」傅鴻澤繼續道。 尹靜嫻再也沒有什麼可以說的話。 她沒想到,傅鴻澤對蘇蔓雪竟然這麼深情。 深情到甚至不會被她的自殺影響。 「你割腕來到醫院,我會來看你,但是,就算你不自愛,割腕離開這個世界,尹靜雪,我的選擇都一樣,我心裡的女人永遠只有蘇蔓雪。」傅鴻澤道。 尹靜嫻終於不再抱有任何希望。 「我知道了……」 「好好的養傷口。」傅鴻澤只是這麼道。 幾天之後,尹靜嫻出院了。 這幾天,雖然傅鴻澤一直在醫院裡陪尹靜嫻,但是蘇蔓雪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她還是照常每天做自己的事業,白天充實的忙碌著,然後晚上就會回到家裡陪伴小彬和小宇兩個小傢伙,而傅鴻澤晚上則會偶爾去她那裡。 這幾天,蘇蔓雪依舊是很風光,事業上節節攀升,龍城的各大板報都相繼過來採訪她,然後新聞上對蘇蔓雪的評價是——最具商業能力的女星,相當的捧她。 那些喜歡蘇蔓雪的粉絲們也越來越多,大家都在微博上還有各種公眾號上祝福她。 尹靜嫻回到了尹家的時候,對尹母搖搖頭,紅著眼眶一下子就哭了出來。 「媽,我失敗了,這是我最後的辦法了……」 … Read more